十一說:生平無大志,只想寫自己喜歡的故事。
-請注意!!-
創用 CC 授權條款
十一月鄭十一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釋出。
閱讀文章時,請注意"紫色粗體"為連結
若要轉載或引用任何圖文都請先告知我,謝謝。

我很開心各位朋友們願意留言給我。
但若是廣告或垃圾留言就不用了。
自己的文章自己寫囉!(我講得很含蓄了)
抄襲實在下流,但抄得爛更可恥呀~

chineseopera

*圖片來源:http://ppt.cc/wA62

 

 

  沏了壺東方美人茶,正好作為我早餐的句點。卻因為要辦事,茶還來不及喝完,就被爸載去銀行。車上,我望著家鄉街景,二十多年來幾乎沒什麼改變。說好聽是這裡的人的根性是「念舊」,但我們都明白這裡難能有所發展。

 

  這片街景有著十年前的況味,我心裡不由得響起一句:「比起來,台北還是個有夢想的地方。」然而,下一秒我對正在開車的老爸脫口出的卻是:「我討厭台北。」也不知道老爸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他只答:「台北比較熱鬧啊。」我說:「我討厭台北。我覺得,除了台北之外的地方我都喜歡。小時候跟大學時代都很喜歡台北,但現在我討厭台北。台北擁有很多夢想,但能不能在那裡找到自己的夢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老爸無語,我猜他根本是沒在聽我說話。

 

  而在這乾澀凝滯的台北生活,我唯一能讓自己的日子有所變化的,便是透過「學習」以及「戲劇」來讓豐富、繽紛自我的世界。

 

  打端午節那日起,親眼見到京劇之美,我便迷上這塊對我而言既有些熟悉卻又相當陌生的領域。早在小時候、當老三台還盛行的時候,每天起床會轉到中視看京劇。小小如我連幾個大字都不識哪裡懂呢?但卻被那旦角華麗的頭飾、精美的服裝、聽來令人飄飄然的唱腔給吸引住了。許是那時就埋下了一顆種子,直到大學迷上哥哥張國榮,最愛他的《霸王別姬》,才開始找書、找影片來研究了會兒京劇。某次,同學嚷嚷著說要去看崑曲還京劇等表演,但到最後又不了了之。我總是想親眼看看,卻都沒適切的時機與空檔。終於,今年端午節於台北戲棚的活動看到了生平以來的第一次京劇,所受到的感動與震撼難以用筆墨盡意形容。

 

  那天演的折子是〈金山寺〉,取自《白蛇傳》的一節。旦角如我記憶中的模樣,如此亮麗、耀眼;武生的身段俐落、精彩,令人目不轉睛、擊掌稱好。俗語說:「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我自是看熱鬧那款,但透過這些演員的演出,確實有些「什麼」如黑暗中閃爍飄散的亮塵飛進了我的心底。

 

  戲散後,觀眾紛紛搶與演員拍照。放眼望去,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外國人,而最該懂最該看的台灣人卻是少數啊!傳統戲曲是該被保存、被珍視的一環藝術,可民間與政府的漠視,卻令守護「傳統」的工作者陷入一種尷尬、困窘的狀態。

 

  我本崇尚歐美流行,舉凡電影或文學等都吸取西方者為多。但當我見到傳統工藝、傳統戲曲,和「傳統」相關者的沒落與凋零,心中不禁喟嘆,更欽佩這些努力為「傳統」盡上心力的推廣者。於是,我告訴自己,真愛這片土地的方式,是要更瞭解我們本來所擁有的一切。

 

  所以,我真的開始去看戲了。

 

  第二次看的劇目是〈八仙過海〉,一開場演員們就先站定位子,待絲竹聲落下,燈光閃起,照亮原本漆黑靜止的舞台,呂洞賓話音一響,鏗鏘有力,帥氣極了!

 

  很難想像,舞台上的演員是和我歲數相近的年齡,他們擁有一身好身手、好嗓子。而細想想,這需要多少年的時間才能培育成一個出色的角兒,站在舞台上盡情揮灑自己、投入到戲裡,並使觀眾融入戲中?

 

  飾演呂洞賓的演員在唱戲時,坐在第一排的我不禁瞟到他握成拳頭的手,白皙得很,襯著白色鑲有金邊的戲服著實太美。也許是舞台燈光強烈使他的手看來細嫩吧。但當某次我上完課搭捷運回家時,身旁也站了個擁有和那位演員一樣白皙的手的男孩子。我能確定的,只有一點,捷運裡的那男孩的手,是沒受過苦、操勞過的透嫩;台上的演員是在幕後煎熬了十年功才能有那耀眼的十分鐘。

 

  週一、三、五的京劇戲長是一小時,但我看的這幾次都覺得時間怎地飛逝得如此迅速。每每看完都意猶未盡,可這場子不是觀眾喊「安可」,演員就會加場說:「我們再來一齣〈玉堂春〉!」之類的──它不是演唱會。所以,觀眾能叫好、喝采的時機是什麼時候呢?就是演員正在演戲的時候。在演員唱完一個精彩的段落、在翻筋斗翻到一個拔尖兒的時候,我們可以叫出如雷鳴般的好、擊出聽來如滂沱大雨般的掌聲。

 

  然而,許是風氣未養成、許是泰半觀眾還是外國人,他們不知該何時給予演員鼓勵稱讚,抑或有些害羞。我想觀眾忘了很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演員靠掌聲與喝采過活。

 

  昨晚翻到一篇八年前的新聞資料,寫著現已逝世的京劇演員李桐春先生為何踏進梨園,其最擅演的便是「關公」。當我讀到最後一段李先生所言,眼眶立刻紅了。他說:「戲,給我幸福,而觀眾的掌聲比錢更值錢。」這是演員,演員所需求的就是觀眾的掌聲。而我相信,我絕對相信,演員們會因為掌聲越烈、喝采聲越高感到欣悅,進而更為投入自己當下出演的劇碼中。

 

  初次看的〈八仙過海〉那一場,不知是觀眾害羞還是吝於給予掌聲。在當晚,第一陣掌聲響起,我感覺到台上的演員似是鬆了口氣。之後,眾演員的表演與動作也越來越流暢。他們肯定能夠感受到台下觀眾的情緒波動與目光呀!

 

  現下,京劇已不是最熱門的娛樂。應該說,有更多速成、炫目的選擇,何必非看京劇不可?而在我看過幾場戲後,我歸結出以下理由:一、它是重要的傳統之一。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孕育出多元的傳統。單就戲曲而言,有布袋戲、歌仔戲、客家採茶戲等,京劇也是之一。二、京劇所蘊含的,不完全是「戲」,它融合了舞蹈、功夫以及韻文之美。演員身段、唱詞配合著弦樂的節拍竟是如此巧妙且契合。三、如詩如畫。唱詞如詩,可品;角兒一張又一張畫了圖騰的臉蛋,訴說該角的性格與定位。臉譜,既是一門藝術。多麼有趣!

 

  我由衷欽佩這些演員,特別是傳統戲曲的演員。傳統,另一個意味是「夕陽」。這條路雖難走,卻還悠長。縱使黃昏,對他們而言仍沒有盡頭。這情操是真。我想,愛看戲者往往也是性情中人。看戲時,進入了別人的戲,也投射到自己的戲中。因為,人生若戲,戲如人生。

 

  有機會,歡迎來看戲!

 

 

【看戲資訊】

*當代傳奇劇場:http://www.twclt.com/

*台北新劇團:http://liyuan.koo.org.tw/index.html

*水牌子:http://shuipaizi.blogspot.tw/

*台北戲棚:http://www.taipeieye.com/index.html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想外國觀眾佔八九成以上這一點,與台北戲棚長期以來都是以「觀光劇場」做為定位比較有關,不論是宣傳或劇碼選定,甚至前台外語人員、四國語言字幕介紹等都與此密切相關。
    並不是台灣年輕人真的這麼少看戲,也不是外國觀眾就對我們的傳統藝術多有瞭解,純粹是台北戲棚本身就是觀光客取向罷了。
    傳統戲曲要爭取年輕觀眾的這個議題也是一代一代討論了幾十年了,近十幾年一直到近幾年開始漸漸有了轉變,但也是有利有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