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a

 

 

  去年金馬影展上,我看了一部「有趣異常」的電影,英文譯名比起中文譯名更吸引我──

 

  Turn Me On, Goddammit!

 

  Yeah, turn me on, goddammit.
  瞧!多麼有趣的電影名稱。就連故事,也是非常有趣的。如同英文譯名,挪威電影《艾瑪好色》(Få meg på, for faen!)所講述的,就是青春其女孩對性的強烈渴望與期盼。不同於純粹探討青少年思想問題的YA片,《艾瑪好色》獨樹一格──它描寫的主角不是大男孩,而是女孩急欲蛻變成女人之過程。

 

  對「性」充滿好奇,這件事情,相信不少人會聯想到進入青春期、尚未「登大人」的男孩開始看情色雜誌、上網瀏覽免費A片,盯著路上女人的胸部瞧等等之類的。但有沒有想過,青春期的女孩們呢?難道仍舊心如止水,視異性為無性,或只會紅著臉蛋來面對害羞的事?情況因人而異,但肯定也有如電影裡的艾瑪(Helene Bergsholm)那樣,打打色情電話(就算沒有打,也會看看文字煽情露骨的言情小說)、幻想和喜歡的男生親熱,隨時隨地腦內就自動產生些「愛愛奇想」。無任何不妥,I mean, why not?!因為沒有嘗試過,當然會對未知充滿想像與好奇。而無論男女,只要是人類,當本能開始燃燒時,誰能抵擋得住?「解放」,才是抵擋最深層的欲望之出口、好方法。何況「嗷嗷待哺」的Cherry boys或Cherry girls?

 

  「性」就像肚子餓那樣自然。不過,虛偽如人類,會覺得「想要」這件事有時候等於「SHAME」。如果,無時無刻「一直想要」更是不妥。雖然,《艾瑪好色》乍看為搞笑喜劇,但這僅僅是敘述手段罷了。其討論的核心,讓我感到沉重無比。為什麼?因為人人都好壓抑啊!是對性的壓抑。然而,為何壓抑?也許認為「喜歡」或「熱衷」性,是件很丟臉、可恥的事情。(人類演化至今,受了禮教與道德束縛,對「性」一直戴著有色眼鏡去觀看與論究)

 

  電影裡的每個人都渴望著「性」,卻都壓抑自己的慾望,或覺得不該展露那樣的「情緒」。而艾瑪,由於她的「直」,內外皆表現出對性事的企盼,反招惹了異樣眼光。大家覺得她奇怪、她不要臉,但每個人的腦內SEX劇場搞不好比艾瑪更火辣、更激烈吧。

 

  《艾瑪好色》的結局,不算給了個答案。就像上述提到,青春期少女對「性」的反應或觀想因人而異。只見少女稍微支唔地問向母親,男孩今晚可以睡她們家嗎?對於艾瑪的fantasy,我不覺得訝異、也並無感到什麼格外狂野之處,就是一名少女她很想很想嘗試、體驗,何謂「SEX」。但,較令人好奇的是,當艾瑪知道和男人肌膚相親的感覺後,她會認為「自己來」更優,且對男人失望,或覺得──哇!這真是太美好太美妙了!繼續,不要停啊!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十一 的頭像
十一

My Own Private Adoration.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