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6-06-39-11_photo

 

 

  月十六日,清晨,帶著一夜未深睡的些許疲累,我乘上了車,準備前往桃園機場。一路上,難以掩飾興奮之情,就連原本看慣的街景都變得大不相同。一格一格的建築,因奔馳的車速消融於車窗裡。

 

  長到二十多歲,這是我第一次出國。第一次的海外旅行,選哪兒好?當初毫不猶豫地就選擇了北京。不為什麼,就為那三、四百年前的「感召」,想要一睹京城曾經美麗的風華。我選了像我這年紀的女生比較不會去選擇自助遊的──北京。原本擔心自己找不到旅伴,沒想到妹妹因看了不少清宮劇,也對紫禁城產生濃厚興趣。於是我倆便說好,要去北京闖蕩個六天五夜。卻沒想臨行前,關於北京氣候等新聞,使得父母頗為擔憂,希望我們改去別的地方。最後折衷,決定不在北京待那麼多天,剩下的三兩日轉去香港探索。

 

  沒出過國的我,當初擔心的反而不是「人生地不熟」,而是出入境、轉機、行李托運等問題。抵達桃園機場,循序Check-in、行李托運,我這才真放下心,等待班機的來臨。坐上飛機後,壓抑不住興奮,我向窗外觀望,那雲似柔軟的白色海,藍天縫隙裡透著金色光線,比之此刻的心情晴朗且鮮明。雖然去年去澎湖玩時,已坐過飛機,但畢竟小飛機坐起來就是不比大飛機穩貼、舒暢。

 

  從台北飛到香港轉機,抵達香港機場時,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原以為可在香港機場逛得盡興,卻沒想到轉機的漫長等待還挺無聊的。不過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倒蠻有趣。

 

  有戶人家等得不耐煩了,買的是經濟艙座位的他們急著要入艙,硬往頭等及商務艙的隊伍入口進去。空服員請他們往經濟艙的隊伍排,但那位先生卻大叫:「我們等很久了!為什麼不能進去!」碰到無理的人,就算有理也說不清。而為了盡速平息風波,工作人員也只好讓他們從頭等及商務艙的隊伍進入機艙。真是好個「唯我獨尊」!難道其他人的時間不比你的寶貴?我們同樣的時間在等待、排隊,沒有道理他們有何特別或緊急之處可比我們優先入艙,而且還是從不屬於他們的隊伍入口進去。

 

  在飛機上,也見識到了何謂「直接近於不禮貌」的狀態。似乎字典裡沒有「請、謝謝、對不起」等字彙,許是他們不習慣吧。雖然經濟高飛,但文明水平與直直攀升的經濟水準仍不處於平頭的位置。台灣的文化是有些空間待進步,但從香港飛往北京的路上,我認為他們欠缺更多。

 

  抵達北京,時候不早了。搭乘地鐵到飯店,幸好只是幾步之遙。Check-in時,飯店櫃台人員的服務態度普通。可見識過飛機上的乘客行為,我想,也頂多就是不造作、坦率的表現吧,無須什麼寒暄、客套。一打開房門,設備還算可以,但乾淨度有待加強,馬桶蓋上的污漬不知是墨水噴濺的痕跡還是什麼,應該是清理不掉吧。

 

  尚未享用晚餐的兩人,收拾了一會子便步行前往王府井大街。夜晚的北京,空氣沁涼,但空氣中自始至終有股淡淡如燒稻草的味道轉繞鼻息間。夜深了,店家也已打烊,我們飢腸轆轆地走在平坦大路上,聽到小販喊著:「冰糖葫蘆一元。」便想嚐鮮,買了根來吃。

 

  驚喜的是,口感和台灣的冰糖葫蘆相當不同。其實我不喜歡台灣的冰糖葫蘆,鳥梨硬且酸澀;外層裹覆的糖也黏膩。喜歡者很喜歡,但剛好我就是屬於不喜歡的那一類。而北京的冰糖葫蘆,一串大概六、七顆左右,外層糖滋味香脆,鳥梨則較小顆、果肉偏軟、籽多,甜蜜中泛著一絲淡酸,吃起來也不澀。這是我從小到大所吃過最好吃又便宜的冰糖葫蘆。

 

  走了一段路後,兩條腿又冰又乏,四處張望也找不到地道小吃。於是只好買M家速食回飯店果腹,這頓餐堪稱是本次旅行中花得最不值錢的一餐。

 

  吃著速食配電視,在北京的第一個夜晚就這麼度過了。整理好行李、洗完澡,坐在床上寫日記,回想剛剛走在北京的街道上,夜晚寧靜、環境寬敞,腦海裡直轉著一首《One Night in北京》……

 

2013-02-16-12-01-02_deco

SAM_3009

SAM_3012

SAM_3014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