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說:生平無大志,只想寫自己喜歡的故事。
-請注意!!-
創用 CC 授權條款
十一月鄭十一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釋出。
閱讀文章時,請注意"紫色粗體"為連結
若要轉載或引用任何圖文都請先告知我,謝謝。

我很開心各位朋友們願意留言給我。
但若是廣告或垃圾留言就不用了。
自己的文章自己寫囉!(我講得很含蓄了)
抄襲實在下流,但抄得爛更可恥呀~

 

 

-The Miniskirt-

 

 

  坐在地鐵上,妮姬從《One Day》的書堆裡抬起臉,她細細想著,很多年前,在費傑之前,她曾經迷戀過一個男人,他的頭很亮-因為他頂著一顆大光頭-他的眼睛很藍,比基恩的藍眼睛更深邃,臉蛋是標準的北歐人種,但身高卻意外地矮小,只比自己高三到五公分吧。忘了說,妮姬是五呎六吋,在女性裡不算矮了。妮姬讀到達斯寫給小艾的信,達斯告訴小艾,她其實是很具吸引力的,只是她自己不知道。這讓妮姬想到那個光頭男,他似乎也告訴過妮姬類似的話。妮姬微微嘆了口氣,畢竟已是陳年往事,縱然那時她曾為了他甩了她大哭一夜。現在回想起來,也不算傷悲,就只是……就像把心臟泡在檸檬水裡,感到一點點酸乏。

 

  妮姬不由自主地將視線鎖定在三個高中女孩身上,她們三人圍成一個小圈子,距離車門不遠,高聲闊論今晚要去某人的派對,聽說某個帥男孩也會參加之類的校園話題。站在中間的黑人女孩意會到妮姬的眼神,她用下巴指向妮姬,旁邊的兩個女孩也看了妮姬一眼,不屑地甩甩長髮。

 

  金髮女孩對著她的同伴說道:「看她的穿著,T-Shirt搭配迷你裙,穿得卻是毛料短靴,真是有夠詭異的。」

 

  紮著一條辮子、戴著紅色細髮帶的褐髮女孩笑了笑,「是因為她沒有考量到她的年紀啦!要是我們這樣穿當然很正常。」

 

  三人不禁大笑,又瞧向妮姬,看她一臉不自在的模樣,她們挺樂的。「妳們猜她幾歲?」黑人女孩問。

 

  妮姬厭煩地踏著腳,她雙手握拳,試圖壓抑怒火。二十九歲就不能打扮得像高中女生了嗎?憲法有規定嗎?在第幾條?還是二十九歲打扮成高中女生妨礙到她們了?搶了本該屬於她們的目光和「生意」嗎?

 

  三個女孩們竊竊私語,突然某個大聲地說道:「三十二了吧!某些女人看起來是比較年輕,但她們往往想讓自己看起來更年輕點就『刻意』打扮得像大學生或高中女孩那樣,妳知道的,反而暴露年齡了嘛!」

 

  就在妮姬忍無可忍起身準備走向她們三人咆嘯時,車門也打開了。

 

  「老娘我二十九歲!臭小鬼們!」妮姬吼得非常大聲,音量大到全車廂的乘客都知道她已經二十九歲。當然,她向她們吼叫時,噴了幾滴口沫出來。

 

***

 

  妮姬低著頭,拾階而上,凝視著迷你裙,她有點悲從中來,她很喜歡穿迷你裙,因為那讓她覺得自己性感誘人。如果可以,她即使到了老奶奶的年紀,她都還想穿著迷你裙逛大街。注目她的人肯定比現在多,大家從沒看過一位七老八十的婆婆穿迷你裙逛街,還自以為性感,可能眼光裡多半帶有藐視、嘲諷或感到不適吧。女人都怕年華老去,但妮姬覺得自己尤其怕老,她很難接受也很難想像自己總有一日會像她今年八十歲的房東太太那般白髮蒼蒼、走路駝背的模樣。

 

  「嘿!妮姬!」

 

  妮姬站定在樓梯中間,她往上看著半身赤裸的健壯男子。這男人是她的對面鄰居,叫作艾德,不確定他是什麼行業,但能確定他幾乎每晚都帶不同類型的美麗女子回家過夜。偶爾,太過激情,妮姬在撰稿時,總會聽見撞擊聲、彈簧床受到擠壓的咿呀聲,或是女人喘息聲。說到女人的喘息聲,或許是門大學問,可以做成一本書來分析也未嘗不可。有:低低輕喘、高亢尖銳、粗暴嘶吼、甜美嘆息,或動物類──豬隻被宰殺時的慘叫、小狗似的吠叫。真的不騙人,非常多元,各式各樣的呻吟都有。

 

  「嘿!艾仔!」

 

  突然,左邊爆出了兩個女性的聲音。妮姬立刻就認出來,那是她母親依蘭和小她七歲的妹妹賽琳娜的聲音。「妳們怎麼突然來了?」

 

  依蘭翻了翻白眼,「我寫電子郵件、打電話都沒人回應。明明上個月早給了妳好幾通電話留言!」她一把將女兒拉上來,對艾德抱歉地笑一笑。

 

  賽琳娜見到妮姬,便上前擁抱她。「姊,妳知道我考上紐約大學電影系了嗎?」

 

  妮姬睜圓雙眼,大叫道:「喔,我的老天!妳說真的嗎?」賽琳娜點點頭,妮姬抓住依蘭的手,「媽,這件天大的喜事妳怎麼沒和我說?」

 

  依蘭勾住妮姬的頸部,在她耳畔低聲說道:「拜託,我都有告訴妳。是妳都不回應我!」勾在妮姬頸部上的手又使了一點力,「有那麼帥的男朋友怎麼沒和我們說!妳瞧妳妹看他的模樣。」妮姬看著賽琳娜的臉,她的眼神散發出對艾德的渴望與崇拜。真是夠了!這男人根本就不是像賽琳娜這種初出茅廬的小女生碰得了的類型,要是碰上了只有心碎的份兒!妮姬掙脫依蘭的束縛,她將一手伸至賽琳娜身前,完全遮擋住她的雙眼,而拿著鑰匙的另一手正努力開門中。「給我轉過來!進屋去。媽,妳也先進去。」

 

  依蘭將賽琳娜推進妮姬家裡。進門前,賽琳娜仍依依不捨地回頭忘了艾德一眼。「媽,妳不覺得他長得很像葛雷哥萊畢克(Gregory Peck)嗎?」

 

  「拜託,妳又不是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想上演一齣《紐約假期》?」

 

  妮姬俐落地關上門,她現在要來收拾眼前這個花心劈腿男。「艾德,謝謝你……先招待了我媽和我妹。」她心想:「這句話實在他媽的超級詭異。好像他是我未婚夫,然後我們同居在一起什麼的。」

 

  艾德揮了下手,笑說:「不,不用客氣。小事情。」妮姬尷尬地扯扯嘴角,這傢伙的動作一直在告訴大家:「嘿,我是大情聖,大情聖是我。」非常地,非常自我感覺良好的男人。恰好是妮姬最討厭的類型,就算他長得有幾分相似葛雷哥,也還是討厭。因為她的菜是偏詹姆士狄恩(James Dean)那種浪蕩氣味濃厚的男子。但基恩和詹姆士之間,似乎抓不到什麼共同點,勉強算起應該有三。第一,他們都是人類;第二、他們都是男人;第三,他們都有一頭蓬鬆捲髮。她很想在床上揉著那一頭……妮姬搖搖頭,她詫異著。「妮姬布里特,妳在想什麼!真是見鬼了!」

 

  「對一個可能再也見不到的人,抱持著幾分愛戀的心情這算什麼。」妮姬失神地喃喃自語。

 

  「妳說什麼?」艾德身子稍稍往前傾,但妮姬只覺得他的胸肌大得駭人,或許騎乘體位時,將手撐在胸肌上還算舒服吧。妮姬在心裡白了自己一眼。「好的,葛雷哥,喔不,艾德,總之我謝謝你。但你能離我遠一些嗎?你的胸肌讓人……」

 

  艾德的右胸似乎抽動了幾下,但這使得妮姬作嘔。「這奶子比我的厲害……」她心想。

 

  他退回自己房門前,綠色的門與上身赤裸露出精壯肌肉的他十分不相稱。但在艾德的世界裡,他或許一點感覺都沒有。

 

  「那,我要進去了。謝謝,再見。」妮姬點點頭,見艾德邊微笑邊撩動著手指說再見,她打了個冷顫並迫不及待開門進房。

 

  依蘭坐在沙發上,她摸著沙發的皮質,滿意地笑說:「這沙發很棒。」她用屁股壓了壓坐墊,「很軟很好坐。」見到正在脫短靴的妮姬,依蘭微微皺眉,說道:「小妮,妳都老大不小了,還穿成這樣。」在依蘭的觀念裡,社會人士就該穿著套裝上下班。

 

  「拜託,媽,連在華爾街上班的女人都會穿迷你裙好嗎!」怎麼連她老媽也要挑剔她?二十九歲的迷你裙錯了嗎?她實在很想抱頭尖叫。

 

  「我今天在地鐵上才被三個高中女生羞辱,說我裝年輕,打扮成大學生還是高中生。真是嘔死我了!」妮姬將包包掛在衣架上,隨即把自己摔在沙發上。

 

  依蘭拍拍妮姬的臉頰,「什麼年紀穿什麼衣服。結婚後、四十歲時,或像妳媽現在五十六歲時,還穿個迷你裙在街上走,能看嗎?」

 

  妮姬斜眼看向依蘭,她母親年輕時是鎮上數一數二的美女,但生了孩子後,身材不但不如昔往,還變本加厲地橫向發展。

 

  「我身材沒變也是可以在五十六歲時穿迷你裙啊!」她閉上眼。

 

  「我告訴妳,小妮,才沒有那麼好的事情。我遇見妳爸爸時才……」

 

  妮姬覺得母親的聲音越來越遠、越來越小,直到聽不見;模模糊糊之間,她似乎聞到熟悉的家鄉料理味道,賽琳娜的手藝從小就她訓練的。因為媽要她做的事,她總會丟給賽琳娜做。紐約,賽琳娜是有辦法生存下去的,當個快快樂樂的電影系學生。前提是,她絕對好好保護賽琳娜免於艾德的摧花手。

 

  咻──

 

  妮姬在沙發上躺平了。

 

 

 

 

 

 

 

 To be continued... 

 

 

 

, , , ,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