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張曼玉與徐克)

  

  和阿九約在咖啡廳等,我已經喝完了一杯咖啡,他才姍姍來遲,可真夠大牌。瞥了一眼正推開玻璃門的阿九,今天也是精心打扮過來的,他總是對穿著還有那顆頭下足了工夫,我還真不懂他,不過就那付軀殼,只要有穿衣服不就好了唄?不過這就是他說我沒有男人的原因。呿!他有男人就比我了不起多了?

  

  阿九優雅地拉開椅子,坐定之後,服務生馬上就湊了上來詢問:「先生喝點什麼?」阿九連頭都沒有轉,看著我回答:「沒有上等的紅酒,我只喝白開水。」我不禁嘆了口氣,又來了,總是那麼跩,擺著一付巨星架式。服務生應聲「好的」之後,就速速離開。

  

  「阿九啊,你也太難為人了,在這樣簡樸的店,你要討紅酒喝?」我喝了一口咖啡,順帶一提,這是第二杯。阿九白了我一眼,「小姐,我沒有和他要紅酒,我只說我喝白開水。」

 

  「是是是。」見他從他那名貴到我不知道牌子的包包拿出一本雜誌,丟到我眼前說:「學學人家!多有魅力!」一看,V開頭的時尚雜誌封面,是我的「徐嬌嬌」,不禁心喜──我的徐嬌嬌!

 

  這樣一大叫,自然又討了阿九白眼:「人家當徐嬌嬌已經是二十六年前的事情了,現在是時尚女王Maggie Cheung!是Ma-ggie -Cheung──!」

   

  「但我還是很愛徐嬌嬌。」

  

  此時,服務生送來了一杯白開水,阿九直接從小男孩手上接過那杯,立馬就喝下一半:「老娘我渴死了。」他暗叫。「我也是蠻喜歡Maggie以前的徐嬌嬌,好嬌豔欲滴、好可愛喔!」他也興奮起來,沒辦法,誰叫徐嬌嬌是我們兩個人的菜。

 

3

 

  一九八六年,鼎鼎大名的《開心鬼》系列上映至第三集《開心鬼撞鬼》,前陣子電影台有重播幾天的樣子,我每轉到必看。張曼玉飾演的徐嬌嬌真夠可愛的,打從我幼時第一次看到這部電影,就深深為徐嬌嬌傾心不已。與現在的熟女路線大相逕庭,徐嬌嬌比楊丞琳還可愛青春(是說楊丞琳也慢慢載轉型,走輕熟女風格了),嬌憨模樣惹人憐愛,在我的心目中,青春少女時期就該像嬌嬌那般可愛。

 

  阿九打了我的頭一下,嫌棄地說:「妳的青春期肥得像頭豬!還徐嬌嬌?我呸。」這傢伙是我從國一就認識的死黨,他知道我的慘綠時期是多麼地慘多麼地綠。阿九笑了笑,講起前些天也在電影台看到了嬌嬌,轉到的時候,是嬌嬌和傻傻的康森貴一起去吃大排檔的那段,兩個人還很開心地跳著舞。我邊聽邊瘋狂點頭,是啊!嬌嬌真的超級可愛。不過,說到《開心鬼》系列,我印象最深的還是第一集,一九八四年的那部,「李麗珍甜到會擠出好多好多水似的!」我說。

 

  阿九笑噴出口水來,「妹子妳這句話真的超鹹濕!是說,這女人到後期也越走越鹹濕就是了,嗯,『甜到會擠出好多好多水』可能挺適合她的,因為是蜜桃咩!」他抬起了手,故作嬌羞遮嘴笑著。

 

  「你都不用臉書,我之前貼《開心鬼》國語版的主題曲都沒有人理我,沒有人按讚耶!」我皺起眉頭。阿九伸出他那纖指戳了一下我的太陽穴:「我懂,就是沒有人『共鳴』的意思。」

 

 

 

  「是啊!」我開始哼起了《開心鬼》的曲調,「匆匆的光陰你能活多少歲。 」

 

  老九眼睛一轉,有默契地接著唱道:「青春轉眼消退。」我不禁鼻頭一酸(我說真的),我倆一起合唱道:「就算你有煩惱憂愁一大堆,你管他誰是誰!

 

  「這詞是陶叔寫的。」我用力吸吸鼻。阿九的臉也沉了下來,問我有沒有看前陣子的金鐘獎典禮,我說當然有,曹啟泰那段讓我哭慘了,阿九拍了拍我的肩,總是這樣的,我講什麼他都懂。「你哪天走了,我會哭得比曹啟泰還轟轟烈烈。」阿九一聽,瞪圓了眼睛對我咒罵:「呸!妳這小賤蹄子烏鴉嘴!」

 

  我笑了笑,「唱這首歌的感覺真好,還記得這歌就是搭配校園舞會那段咩!」阿九點點頭,喝了一口水:「之後甜到會擠出好多好多水的蜜桃就被眼鏡哥搞大肚子了。」他表情鎮靜地說完這句話。可知道這段對小時候我的來說,衝擊有多大!那時候超替她擔心,有了BB該怎麼辦呀!眼鏡哥這個爛人啊!

 

  阿九拍了下我的頭,「老十一,原來妳小劇場是從那麼小就開始『構築』的啊?」我聽完哈哈大笑,忽有個眼鏡仔闖入眼簾,朝著我們這桌走來。

 

  5

 

  「不好意思,再過三十分鐘我們就要打烊了,要先和兩位買個單,一共是五百二十元。」原來眼鏡仔是老闆。我低頭看了一下錶,阿九問我幾點了,我說九點半,他驚呼:「So soon?」我給他一記白眼,也不想想某人幾點才到!

 

  Oh,my god,my baby will miss me so much!」阿九慌張地擺著兩隻手,拿起提包,丟下一句話:「妹子,錢妳先幫我墊,下次請妳吃忠孝東路一段那家的下午茶!I promise!」便趕忙離去。

 

  「小姐,請問是找妳收嗎?」

 

  翻找著皮包的我點點頭,好不容易在最底層撈到我的小皮包,抬起臉對上老闆的眼,朱秀才?喔,不,是黃百鳴?太像了!不禁噗哧笑了出來。

 

  眼鏡仔老闆一臉困惑地看著我:「我的臉上有沾到東西嗎?」我忙著擺手,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沒有,一面拿出千元大鈔:「不好意思,要麻煩您找給我了。」老闆接過千元大鈔,笑嘻嘻引領我到櫃台,接過找錢,我對老闆說:「老闆,你長得好像開心鬼喔!」老闆推了推眼鏡,「開心鬼?」我點點頭,老闆肯定不知道誰是「開心鬼」,我轉了個話題,稱讚咖啡很好喝後,拿了一張放在旁邊的名片,就拿起傘桶裡的雨傘,推開玻璃門,和「百鳴」說Bye bye──開心鬼,我小聲地說。

 

7

(*可愛的朱秀才)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