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umaeromae

 

 

  些日子看了阿部寬(あべひろし)和上戶彩(うえとあや)主演的羅馬浴場》(テルマエ・ロマエ),覺得頗有意思,要是日本電影都這樣包裝的話,或許會吸引更多台灣觀眾的眼球。說到底,《羅馬浴場》與其他日片還是一樣,只是它穿的外衣是羅馬袍子,而非和服;然而,它的骨子仍是日本人,說的仍是日本精神。但選擇了誇張且搞笑的方式去包裝,不是傳統的冷調慢行去運作整部電影,讓不習慣日片慢或沉步調的觀眾接受度變高,隨之也提升了喜愛度。這是呈現手法的成功。

 

  對於《羅馬浴場》,以一言蔽之──羅馬外衣,日本內裡

 

  文化面來剖析,有三大日本風情元素:一、泡澡文化,此為本片的主幹。從羅馬人的澡堂文化,談到日人熱愛泡澡,並將泡澡提升至一種文化體現,讓生活裡的作息不只是維持生活的運作,更是能表達其文化精神之物;二、衛浴文化,從路西斯(阿部寬)穿越到現代日本衛浴公司,見識到扁臉族偉大的衛浴設備之橋段,可見日本人對衛浴環境之要求已近完美的地步──解放時有音樂流瀉,讓上廁所的人可以完全放鬆,不用在意別人聽到自己解放的聲音,一則免去尷尬,二則能真正達到徹底的解放。這就是日本人極為重視的衛浴文化;三、食文化。從泡澡到衛浴,突然談到食物,雖有些突兀或稍嫌不妥。但有趣的是,本片中,眾人在泡澡時或泡澡後享用的「燒酒」、「溫泉蛋」,甚至「香蕉」的戲分都不少,適合泡澡時吃的食物或日人熱愛的食物,在澡堂裡出現了!從澡堂文化延伸到食文化,自然不為過。而這些食物,也給日本人予外界的印象做了強烈的連結。

 

  再從精神面來看,在《羅馬浴場》中,我們可以看到新日影與舊日片的精神──傳統日本戲劇最常訴求二大元素:「忠義」與「名譽」;新時代的日本戲劇則會主打「熱血」與「夢想」這兩點。主角路西斯對哈德良皇帝的忠誠,以及山越、還有她老爸及歐吉桑朋友們對路西斯協助的義氣,其所追求的名譽,並非個人的聲望,而是整體集團的利益,這是日本的傳統精神、武士道的體現;角色個個充滿熱血鬥志,對於某物的堅持永不放棄。路西斯視浴場為畢生心血,對工作充滿了熱血;不甚順遂的漫畫家山越,縱然被環境逼回老家,但最後仍重拾夢想,繼續前進。「原以為要放棄的東西,但它卻一直縈繞心頭不肯離去,表示自己還是無法放棄。」是的,不要放棄夢想,一生都要很熱血地進行下去!

 

  構成《羅馬浴場》的故事元素中,有個這陣子在戲劇方面十分火紅的Point,那就是──穿越。我最近看的戲,幾乎都有玩「穿越」梗。穿越梗好玩的點,不在現代人與古人的相逢,或是擦出了什麼火花還省思,而是「命定悖論」。改變歷史方向?亦或朝歷史脈絡前進?才是穿越劇最有趣的地方。山越穿越時空到了古羅馬,扭轉了事情的發展方向,才讓歷史能夠安然前進。但換個方面想,或許他們是改變歷史的那群人!但其實應該說,現代人穿越時空想要改變歷史,歷史卻不會因此而改變;而是,歷史本就朝著它該走的那方向走,改變的唯有事物進行的速度,人則是被捲入其中,我們沒有力量能夠「真正地」扭轉、變造歷史。就如同陸劇《步步驚心》,女主角若曦欲改變事物的發展,但最後才意會到自己無能為力,只能被這場歷史風雲捲入並深陷其中,難能自拔。有趣的是,《羅馬浴場》與《步步驚心》裡,影響歷史的角色都是女人,不禁令我聯想到一句話:「女人統治世界。

 

  是啊,潛移默化中,這句話得到了印證。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