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p.jpg

 

 

【寫於《蘿莉塔壞壞》之前】

  下班後,總是可以於捷運站看見來來往往的人群。人群裡,我總注意穿著高中制服的男孩與女孩,具青春活力的他們說起話來也特別肆無忌憚。或許,以「猖狂」二字形容也不為過。不確定是不是這一代的特色。只是,我會想,當年的我說話也是否如此「猖狂」。沒有什麼不好,這是青春的必經之路。等到多年後,這群高中的大孩子小大人,成為上班族後,可能也和我一樣,將注意力放於活力四射的青少年身上,回想當年的它們。

 

  東西文化不同,教育方針也天差地遠。升學主義至上的台灣,學生們自小學所受的訓練就是坐在課堂上聽老師講課,然後等待著段考來臨,考卷發下後戰戰兢兢地寫著問題;不會寫的,就直接趴下去睡覺。成績單發下來,大多數的學生是在意自己的分數多寡。重理論的填鴨教育,學校放學不是回家而是去補習班,講好聽是──繼續奮鬥。不過說真的,補習班真的是個氣氛很差的地方。至少我這麼認為。

 

  上大學之前,大家都很努力讀書。老師會告訴你:「目前的辛苦可以讓你之後輕輕鬆鬆大學玩四年!」我現在要和老師們說:「老師呀!您們千萬別這樣說!」大學,不是讓你輕鬆玩努力混的天堂,反而是讓你學習如何積極地自動學習與自我調節步調的殿堂。

 

  還記得,大三的時候,會話課老師發了篇文章,「東西教育大不同」,我就給它這個標題吧!那文章提到,不管台灣還是日本的學生,都是在上大學之前努力努力再努力地鑽研教科書內容。上了大學後,夜衝夜遊聯誼玩社團;報告啊?能PASS就好啦!但在美國,情況卻完全相反。上大學之前,青少年放輕鬆就對了!但上了大學,皮就得繃緊點。報告隨便作作就好?就算過了最低門檻,那張成績拿出去也實在不能看。沒有人想要被flunk掉。既然好不容易上了大學,就要努力念書。玩樂,適量即可;要是過量,不僅傷身還傷「財」!(美國大學院校收費高)

 

  那時,讀這篇文章沒什麼感覺。但不過才過了兩三年,我已開始悔恨自己在大學時期接觸得太少太少。雖然報告沒有隨便作作就交出,但總覺得自己在大學時代學得不夠多不夠精,接觸得不夠廣泛。真的!出了社會,遇到許多各色各樣的人,就會明白自己有多麼不足。

 

  台灣的教育到底給了孩子們什麼?我不是教育學家,不方便評論。但透過書籍雜誌介紹,或是他國電影所呈現的其教育文化之特色,我很清楚地了解到,很多事情為何東西方出發點及詮釋不同,根本就出於教育的方向。

 

lm1.jpg

 

【《蘿莉塔壞壞》少女不壞,只是要人愛】

   今年度的金馬影展,我看了七部電影左右。其中,令我最為激賞的,絕對是德語片《蘿莉塔壞壞》(The Official Site→Lollipop Monster)。整體表現雖稱不上無懈可擊,卻帶給了我一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從本片的原名《Lollipop Monster》來拆解,不難猜出電影主軸核心,就是有如棒棒糖般繽紛甜美的少女,體內卻蘊藏了一頭野獸。因此,她們時而可愛迷人,時而狂野不羈。

 

  還有,可以告訴你,「少女情懷總是詩」的時代已遠離。不要以為年紀輕、涉世未深的女孩容易騙上床,她們心理複雜的程度連她們自己都難以預測。年輕女孩,不好惹,當然,也惹不起的!

 

  青春期,蒙昧、曖昧。以顏色來形容,是灰與紅混雜一起的地帶。對於一切事物都處於似懂非懂的狀態。因此,少男少女是需要受到注意、關切及肯定。而當他們被忽略或是感到某部分不足,他們就會開始追尋自我定位與存在。雖然追尋自我定位與存在,實則是每個人誕生到這個世界的使命。然而這點,是在你/妳青春期時才會明顯地感受到,而且對此感到非常強烈且迫切的地步。「」,到底在哪裡?哪裡才容得「我」的存在?

 

  還有,會很亟欲地探索人類的「生殖」本能。有時,更分不清楚愛意還是愛液。《蘿莉塔壞壞》中,金髮碧眼的小妞Ariane(Jella Haase),她第一次性關係的對象並非完全是她喜歡的男人,只能說她不會討厭他。而男人拿走了她的童貞後,她白皙大腿內側的一抹抹鮮紅,是令她從女孩變女人的印記。不見她臉上有任何喜悅,但她意識到自己已經是女人。邁向另一階段的她,有能力可以做更多更多事情。好比說,勾引男人起來更有魅力……

 

  Ariane於愛情面上究竟還是一張白紙。當她遇見爛芭樂到極點,善甜言蜜語且可能上床功夫絕佳的Lukas,她就淪陷了。錯把愛液當愛意。

 

  如上述提到,本片絕不是在講「少女情懷總是詩」,男女主角大玩純愛遊戲,煙火燦爛一瞬間之後還說珍重再見,連個小嘴巴都沒碰到那種,言情小說家都已經不屑寫的內容。讓我告訴你,這是「黑玫瑰」的少女版。可恨的爛芭樂,欺負我又欺騙她,就等著付出代價吧!

 

  最後不得不提,結局令人莞爾的部分──兩名少女實行了「計畫」後,通知雙方家長前來現場。家長們第一時間所作的舉動並非是詢問這兩名女孩的動機為何,而是迅速地拿出「看家本領」,湮滅證據或是逃離不回頭。

 

  少女們手牽著手,步行於花瓣於風中紛飛的道路上。背景歌曲以德語唱著:「My Beloved Beast……

 

  我鍾愛的野獸,是妳也是我。我們是一體。只有同道中人才能了解同道中人。千萬別輕視蘿莉塔,少女心絕不簡單可愛嬌憨。要壞,她們可以比誰都壞。像頭獸,儘管甜美可人,還是能吃人!

 

lm3.jp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十一 的頭像
十一

My Own Private Adoration.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