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rina_lavieenrose.jpg

 

 

1954年,Audrey HepburnHumphrey BogartWilliam Holden聯合主演電影《龍鳳配》(Sabrina)。故事敘述一名家庭背景單薄的少女Sabrina,從小崇憬自家二少爺David。但David始終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少女暗自神傷只好聽從父親交代,到巴黎學習烹飪。沒想到彼時尚未展翅的醜小鴨,學成歸國後,竟成羽翼豐滿的天鵝,完全吸引住David的目光。二少爺為得佳人用盡心思,卻殺出程咬金,也就是他大哥Linus,進而展開一場愛情攻防戰。

 

  原本Sabrina對Linus是近而遠之的,覺得他們彼此之間距離太遠,沒有重疊的部分。Linus外表不如其親弟David帥氣英俊,個性也不比David風趣幽默,女人基本上不會偏好這樣的男人。當然,Sabrina亦然。

 

  可是Linus的優點就是這裡。他不會對所有美麗女子獻殷勤,想要嘗試各種不同的「露水姻緣」;他是那種只在遇上真命天女時,才會「火力全開」的專情男子。儘管Linus於商業上工於心計與策略,很有生意頭腦。但面對愛情時,這顆聰明的腦袋似乎不怎麼靈光。

 

  《龍鳳配》中的一幕,Linus搭載Sabrina,Sabrina凝望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唱起法國香頌《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傾訴鍾情。男人聽著,卻好像若有似無地迴避著Sabrina的情意,想傾耳專注地聽,卻又不太敢或說是不太能專注於女孩低柔的歌聲。為什麼?因為歌聲裡有太多Sabrina對Linus的愛了。

 

  赫本在此幕並沒有從頭至尾唱完整首,但光那一小段就足夠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我更是將這首歌與本片作了連結。聽到《玫瑰人生》,就想起《龍鳳配》;看到《龍鳳配》,就哼起《玫瑰人生》。

 

  《玫瑰人生》的原唱者名為Édith Piaf,被暱稱作「小鳥歌后」。而此曲亦是由她本人填詞。歌詞訴盡了一個女人狂情烈愛的感覺。

 

Des yeux qui font baisser les miens 他的雙眼吻著我的雙眼
  Un rire qui se perd sur sa bouche 一抹笑意掠過他的嘴角
  Voila le portrait sans retouche 這就是他最真切的形象
  De l'homme auquel j'appartiens 這個男人,我屬於他

  Quand il me prend dans ses bras, 當他輕擁我入懷
  Qu'il me parle tout bas 低聲對我說話
  Je vois la vie en rose, 我眼前浮現了玫瑰色的人生
  Il me dit des mots d'amour 他對我訴說情話綿綿
  Des mots de tous les jours, 只用一些平凡的字眼
  Et ça me fait quelque chose 卻讓我有所感觸
  Il est entre dans mon coeur, 有一種幸福
  Une part de bonheur 進入了我的心房
  Dont je connais la cause, 我知道是為什麼
  C'est lui(toi) pour moi,moi pour lui(toi) dans la vie 我們是為了對方存在的一對
  Il me l'a dit, l'a jure pour la vie. 他對我這樣說,以生命起誓
  Et des que je l'apercois 然後我一想到這些
  Alors je sens en moi 我就感覺到
  Mon coeur qui bat. 我的心一陣狂跳

  Des nuits d'amour a plus finir 愛情的夜晚不會結束
  Un grand bonheur qui prend sa place 幸福於是降臨
  Des ennuis, des chagrins s'effacent 沒有煩惱,沒有焦慮
  Heureux, heureux a en mourir 極樂,極樂至死

(歌詞引用來源:::.渣樂園.::: 小鳥歌后Edith Piaf的玫瑰人生

 

  我想,Linus應該不清楚Sabrina對他唱這首歌時的心情。Sabrina感受到了Linus的真心摯意,享受著與Linus共處之時光。在被幸福緊緊圈繞之下,Sabrina對Linus唱出《玫瑰人生》,藉由歌詞抒發己身之情。她對Linus的愛,是濃烈的。那感覺,她無法抗拒也不想抗拒。原因很簡單,Linus早就進入她的心房。Linus的身影揮之不去亦駐留不走,他深根於Sabrina的心田。

 

  但男人太遲鈍,還想把心愛往外推出去。看到這裡,總是令我為之氣結。心疼Sabrina,覺得Linus真是傻透了。當一切都浮出水面,形狀具體得可以描繪或感受,怎麼還會以為那女人愛的不是自己?男人不懂女人為何唱歌的心情;不懂只對他、只望著他唱歌的愛意;不懂她為何就唱那首歌給他聽。都不懂!雖然不懂,但總得要「感受」到才對呀!

 

「Why are you looking at me that way?」

 

  Linus這麼問Sabrina。Sabrina表面上說了一答案,但實際上、藏在心底的真正答案是什麼呢?一段對話後,Linus請Sabrina繼續唱《玫瑰人生》。透過聲調起伏及臉部表情,很明顯地,Sabrina唱歌的心情已經與之前不同了。從愉悅到失落,她移開了視線,似是「心兒陣陣痛」。

 

  為什麼刻意迴避呢?女人對他傾訴衷曲,早就告訴他──De l'homme auquel j'appartiens(這個男人,我屬於他)!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Édith Piaf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