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o.jpg


  我記得小時候一部鑽戒廣告,我很喜歡很愛模仿,因為覺得頗傻氣──一對情侶看著月夜,女人說:「月亮好美……」男人看向女人自信滿滿地回答:「我摘給妳。」在女人還不明就裡時,男人跳進了池子裡,月影顫動。當男人再次出現於螢幕時,他捏著一只鑽戒。下一幕就切到黑畫面,畫面中間一顆閃耀的鑽石,旁白的聲音出現:「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


  為什麼會想起這部廣告,是因為上個週末一口氣看完的日劇《約會大作戰》(デート~恋とはどんなものかしら~),在今年夏季撥出的該劇SP中,出現的一橋段。這個橋段也讓我想起當年大學時聽過的逸事。


  「夏目漱石」,一個喜愛日本文學者絕對知曉的名字。他是日本現代文學的代表,其名作《少爺》(坊ちゃん)更堪稱是日本國民必讀小說。漱石擔任教師時,他曾問學生:「I LOVE YOU要怎麼翻譯比較好?」想當然耳,直覺就是:「我愛你」這麼簡單的句子誰不會呢?但漱石說,感情含蓄的日本人是不會這樣表達的,在他來看,「I love you」應該要翻作「月亮好美(月が綺麗ですね)」。將情感寄託於美的事物上,而這份美就如同彼此的愛情般動人。


  在《約會大作戰》的特輯裡,谷口與藪下受困於山中小屋,兩人表白了彼此的心意,谷口將上述的故事說給藪下聽,並對藪下說:「月亮好美,月亮非常美。」對戀愛再怎麼木頭,已經情竇初開的藪下聽了也已經明白谷口的心意。


  我個人非常喜歡這部日劇,很久沒看到令人如此爽快的故事了。兩個不懂情為何物、甚至棄之如敝屣的男女,竟因為想要結婚而湊在一起。或許你想,這樣的人怎麼還想結婚啊?為了不破壞觀賞興緻,我就不多描述。


  當觀眾明白谷口的結婚理由時,應該都會想唾棄他吧?然而,就像戲裡台詞所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我們其實沒有資格指謫別人的生存方式錯誤還是低劣。因為,「一樣米養百樣人」,自然就有百種的生存法。谷口並沒有妨礙到他人,請問批評者干卿何事呢?


  谷口與藪下的鬥嘴不單是本劇主線,更是可看點。女二與男二只是證明他倆已陷入情網的存在。我特別喜歡最後一集,谷口央求鷲尾千萬不要收回與藪下的婚約;而藪下則要佳織繼續留在谷口身邊,兩個人竟為此急哭了。


  當局者清,旁觀者迷,從未戀上誰也不識愛之味的兩人還搞不清楚「為對方的幸福著想,就是相愛」。在所有人都離去後,只剩谷口與藪下並坐著,共食一顆蘋果。由於蘋果的象徵意義實在明顯,因此也不多述了。


  《約會大作戰》讓常人無法理解的「怪咖」來解釋戀愛的意義,格外有趣,不僅跳脫出了原本固化的Love Story,而透過哲學與數學等邏輯交辯的台詞,也令觀眾(普通人)一起換個角度思考:「戀愛究竟是什麼呢?」


  失戀、苦戀還是相戀,或已經打算不戀,或認為自己毫無「情根」者,不妨來看這部日劇。十集加上特別篇,雖會有點鬼打牆的感覺;最後也有「命定論」的暗示,但總體而言,確實是愛情喜劇的上乘之作啊!





, , , , , , ,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