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說:生平無大志,只想寫自己喜歡的故事。
-請注意!!-
創用 CC 授權條款
十一月鄭十一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釋出。
閱讀文章時,請注意"紫色粗體"為連結
若要轉載或引用任何圖文都請先告知我,謝謝。

我很開心各位朋友們願意留言給我。
但若是廣告或垃圾留言就不用了。
自己的文章自己寫囉!(我講得很含蓄了)
抄襲實在下流,但抄得爛更可恥呀~

 

DSC04978.JPGDSC00037DSC00038DSC00040DSC00003DSC00059.JPG 

 

 

  氣微陰,沒有下雨。

 

  細想想,打做上這份工作以來也快一年了。今天老爸和我說,他原以為我只會做一、兩個月就拍拍屁股走人,撐不久。才知道老爸看我那麼輕。半年多了,我漸漸開始步上軌道,慢慢從中找出樂趣。從小,我就希望自己是個說書的,或靠文字維生的。目前這份工作,的確是需要我對文字的敏銳及文思才有辦法「精確」執行。我學到了很多,不僅是工作方面,還有待人處事。其實,我慶幸自己遇到的都是好人,要不然以我這樣的直腸子要是在險惡環境裡,耍不了心眼兒,怎麼死在職場上都不知道。我謝謝我身邊的人那麼用心地教我、帶我,在我出錯時,也訓我;在我耍脾氣時,也包容我(甚或不理我就讓我發瘋),真的,我很感謝。我明白自己還有好多好多要學,也會努力要為自己好好打算。

 

  最近讀了一些小說,總覺得和我小時候讀的不甚相同。應該也是隔了一條海峽,縱使同源同文,過了那麼多年,使用文字的感覺自然也就大不同了。但不覺得難讀,還算有趣。不過作者駕馭文字的功力,我不認為可以比擬我心中的幾位大師。可我卻很喜歡她們行文間的直白感,對於情節的鋪敘,引用的一些國學詩詞,這似乎是不少在寫小說的人也較難做到的。我尤喜愛詩詞的運用,中國文學的博大精深就是在於詩詞之間呀!因此,最近的我又開始重讀唐詩或宋詞了。想當年,唐詩宋詞我真背過不少,還在全校面前上台背誦學校自製的全宋詞(當然不是原本的全部,僅擷取精華)文本,全校的小朋友還有老師,甚至校長都在聽我背宋詞哩!結果呢,幾乎全部隨時間一點一斑地淡去。(刺)是時候,要好好地把她們一點一斑地拎拎拎回來腦袋裡面了。

 

  現在,我的娛樂除了閱讀之外,就是看戲。看戲是我從小就喜歡的,無論是好戲還是爛戲,我都看,而且不只看一次。就是喜歡看,看著看著也想要作戲,於是乎,我設想自己是個說書人,當然我不是用說的,我用寫的,寫著寫著自己倒也開心。而今,由於我目前的工作挺消耗腦力,我的戲也只能在我腦中上演,偶爾用自己的嘴巴說來笑笑樂樂,但我要自己總有一天我要讓它成形!看戲,愛戲,寫戲,是我真正想要的。故事呢,要細細寫,慢慢說。我作下紀錄,要自己別忘,要自己好好記住。

 

  好久沒有發文聊聊自己的近況,今天事情做完,感覺很悠閒,捻了幾篇文章看,讀不太下去,一開始我是看在那故事情節有趣的份上,但至第六還第七章開始,由於作者人稱一下使用第一人稱,一下使用第三人稱,跳來跳去的感覺,越來越加重我的不耐,也就擱著暫且擺著。兩三個小時後,我又想說再來看一下好了,才一打開網頁,發現自己還是讀不下去。我認為,以第一人稱撰寫的小說,缺點就是其他人物發生的事情只能藉著對話的方式帶出,較不能以敘述的觀點去詮釋,為什麼?因為是用當作出發點與立足點去發展故事,而沒看到的沒聽到的,怎麼可以出現在小說中呢?實在不喜歡,一會兒用第一人稱去寫,一下子又跳到第三人稱描述的小說。要嘛就第一人稱到底,要嘛就全都第三人稱。我自己以前寫的時候,也犯過這個毛病。

 

  抬頭看看日曆,明天又是星期一了。基本上,我對星期一不會過敏,但對星期二過敏。由於立志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女子,所以我還是打算要充滿勇氣地過著每一天,每件事情都要積極面對。可我心中還是有個罣礙。但尚未明朗前,還是得暫擱下那罣礙,盡我一切努力去做任何事情;而明朗之後,我要更努力地握緊拳頭往前衝。我知道,有片天空有塊地(我不敢說這是片非常遼闊的地)是屬於我的。

 

  前些天看稿子,看了遇到事情發生時,有三個小步驟能迅速幫助人們恢復心情:一事情發生了就接受它;二事情有好有壞,要往好的方面想;三、忘掉其他不好的。我想,這三點大家都知道,只是當事情真正發生時,多半是忘了這三點,或是在氣頭上、在哀傷裡你很難作到。不過,總得試試看吧!不試,又怎麼知道自己作不到或作不好呢?

 

  九月,入秋了。再過三個月,今年也就步入尾聲。希望大家都平安順利且吉祥如意!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夏天
  • 最近也開始想讀唐詩宋詞和其他的中國文學,妹子請推薦?
  • 我自己是蠻喜歡三民書局出的唐詩、宋詞還有詩經。
    因為我小時候家裡有買唐詩及詩經,現在偶爾回家時拿來翻翻,
    不過沒有註釋就對了。
    但我推薦給姊子的書有喔!蠻方便閱讀的~

    十一 於 2012/09/10 21:46 回覆

  • 夏天
  • 謝謝妹子,回台灣時馬上補貨。
    小時候老師要我們背論語和詩詞,之乎者也一個字也不能錯,當時恨透老師,現在卻覺得當年背書時的念念有詞很有趣,好像一種靜心的過程,可以沈澱俗世的繁瑣雜念。現在的火星文和短訊文學,越看越反感,越想讓人回頭看優美的中國文學。

    《梁祝》那篇我沒辦法留言,你寫的太美了,只能按“推”和“讚”,我深怕留言會玷污了她......。
  • 啊啊啊,
    我有背〈大學〉而且是全部,想當年我國小的記憶力驚人,
    我一直到高中記憶力很好,但現在不知道是年紀大了還怎樣,很容易忘事情。
    〈論語〉的話就是高中時才有專門的課在上,大學時也背了幾句日語版。

    我那篇是有沒有那麼誇張呀?
    承蒙姊姊厚愛。

    姊姊妳有興趣的話,倒也可以翻翻對岸的新新小說,從網路開始的。
    有趣呢!

    十一 於 2012/09/11 21:11 回覆

  • 小牙籤
  • 感覺好久沒有看到妳了,加油!
  • 好久沒看到我了?
    嗯?
    好,加油!

    十一 於 2012/09/27 22: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