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說:生平無大志,只想寫自己喜歡的故事。
-請注意!!-
創用 CC 授權條款
十一月鄭十一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釋出。
閱讀文章時,請注意"紫色粗體"為連結
若要轉載或引用任何圖文都請先告知我,謝謝。

我很開心各位朋友們願意留言給我。
但若是廣告或垃圾留言就不用了。
自己的文章自己寫囉!(我講得很含蓄了)
抄襲實在下流,但抄得爛更可恥呀~

Leslie12.jpg

 

 

一個多月前,只是個尋常的念頭,卻沒想到造成了許久未有,甚至可以說,比以往更甚的癡狂。

 

那天的我一如往常,去學校圖書館還片借片。在非書資料室逛了好久,總沒有打算到底要借哪部電影回家欣賞才好。走過一區,《倩女幽魂》這四個字刷過我的眼眸。我停下腳步,往回退了幾步,站定,拿起它。我決定借這片回家重溫欣賞。

 

在我借DVD的習慣中,總以自己從未看過的電影為優先選擇。然而,《倩女幽魂》這部電影,在這之前我不可能沒有看過。那天為何一股衝動就是要借這部電影,我也不清楚。但我總覺得,確切來說,是那部電影在呼喚我,而不是我的心驅使我要看的。

 

就這樣,我愛上了飾演甯采臣的演員,他那流轉於眉宇間、能攝人心魄的翩翩風采。因此,我開始深入認識張國榮,而非停在一種模糊曖昧的狀態。

leslie1.jpg 

我是88年出生的。90年代是張國榮在影壇大鳴大放的時期,即使那是我懵懂的幼時歲月,我也知道這個人的存在。他是明星,耀眼奪目的紅星。

 

倩女幽魂》、《英雄本色》、《家有喜事》、《東成西就》、《霸王別姬》、《白髮魔女傳》、《花田囍事》等等,都是我腦海中有所存在,卻不夠清晰的影像。在我成長過程中,因為電視台重播,或學校老師撥放給我們欣賞,才使這些電影在我腦中有了更確切的具體片段。但整齣電影的模樣隨著歲月沖刷愈見斑駁。

 

對張國榮這個人,我說不上喜歡卻也絲毫不討厭。反而,有種很特別的感覺--有他出現的電影,更添了一種不一樣的顏色,是很美很亮的琉璃色

 

我始終記得,我特別喜歡《家有喜事》中的常騷
這個角色跳脫出了我所認定的、固有的男性形象,讓我感到沒有壓迫感。那時的我常想,如果能和這樣的人一起生活,一定很快樂吧。
而在《白髮魔女傳》中,張國榮與林青霞水中纏綿那段,對小時的我來說,是一種遙遠且略帶禁忌的景色。那時有股異樣卻讓我說不出原因的感覺於我心頭擺盪。慢慢長大後,我才知道那感覺若要用言語去形容的話,就是「性感」。
眉目如畫、仙般的癡狂,那名為程蝶衣的旦角是誰?小時候的我,根本沒有記住角色名字,只知道《霸王別姬》中有張國榮。而他飾演一名美到讓我稱羨的伶人,美到我想去學戲,只為了能像他一樣,畫著艷光四射的濃妝,粉墨登場,搖曳生姿。一回眸一扭身,千嬌百媚,顛倒眾生。

Leslie_霸王別姬.jpg 

就這樣,靠著腦中如水面波紋般輕盈卻又淡薄的影像,張國榮這個人在我的心裡並無存有多餘牽掛與惦念。我只想,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明星,我是個平凡路人的小女孩,所處的世界根本不同。

 

這麼多年來,僅此而已。

 

而就在我國中二年級的某天,我在網路上看到了一則消息。
和一般人當下的反應一樣,認為是愚人節的玩笑話,不當一回事。只覺得什麼玩笑不開,開這樣的可惡玩笑,太過分了!當晚看到新聞後,我才驚覺,這、這確實不是愚人節的天大玩笑。這是真的。
當下的我,忽感一陣失落難過。即使那時候我所喜愛的偶像並非張國榮。但張國榮這樣做,卻讓我覺得,他帶走我童年中的一大塊屬於他的部分的記憶。我忘了自己有沒有流淚,或許有吧。

 

我唯一記得的,只有媽媽面無表情地說著:「怎麼會這樣……」那臉,真的是沒有表情嗎?確切來形容,是一種複雜到不知該做何表情的臉吧。
但總覺得,那天特別安靜。全世界都特別安靜。

 

高中的時候,國文老師領我們看《霸王別姬》。
在欣賞電影前,老師稍微介紹了這部電影的主要演員。當我聽到「張國榮」這三個字時,有種濃烈的寂寞與失落感反覆且迅速奔跑在我的腦袋裡。而因為重看了《霸王別姬》,程蝶衣這名字從我心底最深處竄升而出。
看完電影後,大家都討厭張豐毅的段小樓,心疼張國榮的程蝶衣。但我卻不討厭段小樓,而我照舊心疼程蝶衣。不知道為什麼,對鞏俐的菊仙,所有女孩好似都無感想可說。

 

這幾年中,透過電視台重播,偶爾見到張國榮的身影,備感唏噓。
有時和媽媽聊到一些話題,談到了張國榮,只有「可惜」二字從口中迸出。媽媽說過,像張國榮這麼帥的男人,是同性戀太可惜了;媽媽說過,像張國榮這麼優秀傑出的演員,自殺太可惜了。我說,是同性戀又怎麼樣;我說,或許他有很多不為人知的苦衷。就這麼地,又過了好多年。

 

直到最近這一個多月,因為重翻出《倩女幽魂》,我瘋也似地愛上張國榮。

 

對張國榮的熱情與愛慕,就連我自己也感到意外,更遑論家人及身旁朋友。
我已經好久沒有這樣收集自己所喜愛的演員或歌手的影音專輯了。我從不買電影DVD,但張國榮的電影作品我卻想一一收集收齊;即使我在之前也非常欣賞甄子丹,也不會想因此去學習粵語

 

但愛上張國榮後,我卻對粵語、香港產生了興趣;在這之前,我不可能稱呼張國榮為「哥哥」,因為我憑什麼這樣親暱地稱呼他?但現在,透過這樣的稱呼,讓我覺得自己與他更為接近靠近了,反而不怎麼喊他張國榮。喊著哥哥,左一聲哥哥、右一句哥哥,是種不同的體會與感受。有種,「我懂你也懂」的感覺,難以言喻的微妙。是快樂,沒有寂寞。甚至認為,他從不曾離去,他在你我左右。

 

看越多哥哥的電影,聽越多哥哥的歌曲,收集越多哥哥的圖片,討論越多哥哥的話題,我推翻了之前的想法──他明明還在,我們為什麼要說他離開了?他到底還是在我們四周,他不曾離去。他一直存在著、呼吸著,只是以另一種不同於我們的型態。

 

有時候我不清楚我流淚的理由。有時候我怨恨自己的眼淚,因為那代表我屈服了人們說他離開的事實。我也恨我自己怎麼那麼不懂,他曾經受過的苦與痛。無形的「自我厭惡」強烈地朝我壓上來,所以我哭。無法用言語去形容,找不到任何適切的字。真的,一個也沒有。當排山倒海般的思念侵襲著我時,唯一宣洩的出口只有眼眶,那不斷湧出瘋狂湧出的是我無止無盡的思念。然而,我討厭這樣的自己。我總想要以微笑、開心大笑來面對哥哥。但眼淚這種東西太過誠實,我無法欺瞞自己,我還是任由我的思念決堤。

 

哥哥讓我著迷的是他的所有,舉凡歌聲、演技、為人等等。而關於他的隱私或愛情,我不如以前那樣只要喜歡一位演員,就會想知曉這些私人領域。
當看到一些報導浮現這些字眼時,我也沒有去探究。因為他吸引我,讓我愛上的,不是基於此,而是他在電影中所展現出來的爆發力,在到他在歌曲中所擁有的獨特氣質,然後是他的為人處事、他的性格、他的思考。

 

很奇特的,當別人知道我最喜愛的演員是哥哥時,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問了我一個問題:「張國榮真的是同性戀嗎?」我總是微笑地說,「確切而言,他是雙性戀。」
為什麼?就算是或不是有那麼重要嗎?為什麼你們不是問我,「張國榮的電影中,妳最推薦哪一部?」、「張國榮的歌好不好聽呀?」

 Leslie3.jpg 

人們所注目的焦點總是將別人的背後隱私給挖掘出,來尋找最大的快樂。

 

愛上哥哥後,非常喜歡觀看影視八卦抑或小道風聲的我,漸漸揮別那些流言蜚語、未經證實的錯誤報導。甚至,不怎麼看影視新聞了。除非那是充滿正面且經證實過的消息。

 

這一個多月間,我的思想模式改變了許多,甚至以前對於不大了解自己為何這樣做或這樣認為的部分也有所釐清。
以前的我,很怕「」,恐懼至極。但現在我只認為,那是另一種「重生」。不是毀滅、並非消逝,而是去了另一個時空過生活。

 

戀愛,無關乎性別,而是這個人是否值得讓你愛、讓你想一直和他在一起。以前的我總害怕,若說出我青春期很喜歡女孩子,而非男孩,別人可能會因此對我避而遠之。但現在我已不會拘泥這樣不必要的煩惱。因為我真的清楚,是男也好是女也罷,這不是愛情定律或準則。只要兩人真心相愛,同性異性都應該被給予尊重與支持。

 

哥哥真的教會了我很多事。我相信,喜歡哥哥的朋友們也會如此認為。他真是塊寶,價值無法衡量的treasure。

 

記得哥哥97年的演唱會、2000年的演唱會都造成了不少轟動。那時的我,覺得他的創舉新鮮且體現了我從小的困惑與想法。
小時候,大人總要我不能那樣不能這樣。我會問,為什麼不可以?大人就會回答:「因為妳是女生啊!」但我總在想,男生可以做的,為什麼女生不行?女生可以做的,為什麼男生不能?為什麼男生不可以穿裙子?不能穿高跟鞋?不可以擦口紅?
於是我偶爾會偷偷把弟弟扮成女孩,幫他用髮夾夾頭髮,讓他穿我的衣服,幫他用彩色筆當作指夾油來塗他指甲,幫他貼上貼紙耳環。而我自己也會把膠帶塗成黑黑的,黏在人中,假裝鬍子;拿著筆,假裝我自己在吸菸;偷拿爸爸的刮鬍刀在臉上比劃比劃。扮家家酒,我當爸爸,弟弟當媽媽。

 

為什麼?為什麼要侷限於自己的自然性別?

 

穿著高跟鞋的哥哥,戴著黑色長假髮的哥哥,蓄著鬍子的哥哥,肌肉線條優美的哥哥。在他身上,有著雌雄同體的元素。或許有不少人覺得哥哥氣質陰柔,但他們都忽略了哥哥也有其男子氣概的一面。他是很多面的,要他扮成柔情似水的女人他可以,要他做個頂天立地的陽剛男子根本不成問題。就是因為外界不夠清楚他,導致對他的印象總是柔多於剛,殊不知他是以柔克剛、外柔內剛。

 

忘記在哪看到的一句話,說哥哥的動作優雅輕柔,但絕對不是女性化,或所謂娘娘腔。他是心思細膩,待人熱情友好。他可不是時時刻刻都在蓮花指,坐時將兩隻腿兒夾得死緊。他可不會動不動哭泣耍賴說人家不依。他絕不,不是這樣的。

 

男女兩性的氣質他都有,這樣的他在這人世間確實不可多得啊!

Leslie5.jpg 

在我成長過程裡,曾經遇到了一些造成我心靈有所陰霾的事情,讓我對於「完全男性」的形象產生恐懼。我不大喜歡與男性接近,就連自己的父親,我都與他保持距離。回想起來,我喜歡過的男孩子都具有些較為細膩的特質。有些是外表不怎麼像男生,皮膚白皙或五官輪廓較為細柔;有些則是動作與心思方面較為謹慎,發言不如一般男人可能會交雜著粗話(但也不是說他不說粗話)。總之,整體看來就是不同於既定的男人形象,有著「輕柔細緻」的男人較容易吸引我。

 

我想,這也是我喜愛哥哥的原因之一吧。

 

其實從小到大我喜歡過的藝人不少,所喜歡的時間也大多不長,至多兩三年。我不敢說,我會愛哥哥長長久久。這我無法作確保。曾經有同學形容過我,說我的愛像一把火燒完就沒了。在燃燒時轟轟烈烈,燒完後卻如不曾見其蹤影那般了無痕跡。但最起碼我深深愛過啊!

 

或許這樣的觀念會讓人有所不齒或不屑。可是,當我在愛時,我願付出所有的一切心意,會很努力很瘋狂很盡情很使勁地去深愛著這個我所喜愛的人。我也不去問這個人將會帶給我多少,我只問自己能夠愛他多少。

 

當我心煩意亂時,很神奇地,只有哥哥的聲音能夠撫慰我的紊亂,幫我慢慢整理或重拾好心情與思緒。而聽哥哥所演唱的歌曲時,往往不知不覺會落下行行淚水。開心也好,沉痛也罷,藉著哥哥深情的歌聲,透過銘心的歌詞,卻令我認識或了解到這個我雖未經歷過的感受,是如此確切地。

 

以我喜愛哥哥的資歷來說,比起一大群從哥哥出道開始,或他大鳴大放時就開始追隨他的FANS,真是不足且沒那資格提哥哥的。但我想,我的愛意也不會少於其他喜愛哥哥的朋友。

 

為哥哥鍾情,傾我至誠。

--僅獻給Leslie Cheung

 

Leslie.jp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NA
  • 雖然我說過了,但我還是要再說一次XD
    謝謝如此深愛哥哥的你
  • 總感覺『謝謝』這兩個字我實在承受不起。
    因為大家都那麼愛著哥哥。
    我盡我的心去愛哥哥,NANA也是這樣的啊~ :D

    十一 於 2010/06/25 16: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