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潘金蓮之前世今生

作者:李碧華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1989年08月30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3300214
裝訂:平裝

 

昨天也是花了一整晚的時間看完李碧華的《潘金蓮之前世今生》。
因為突然對這部電影有興趣,便先找了原著小說來讀。如同書名,這部小說是描寫被冠上千古第一淫婦潘金蓮,輪迴轉世後的故事。

 

我個人對於『輪迴轉世』基本上是抱持不太相信的態度,就算真的有,那又怎樣?今生是今生的緣分,前世是前世的債。
說什麼上輩子種的因,下輩子積成了果,而前世的錯誤竟要用今生來修補。太荒謬且不公平!
就像『今日事,今日畢』那樣,所有的恩怨愛恨是非早該要當世就盤算結清,牽拖到下輩子豈不煩人?

 

為什麼我不太相信也不怎麼願意相信『輪迴轉世』這個觀念呢?
其來有自,曾經聽說為什麼有些人這輩子會被無辜殺害,而加害者為何會下此毒手的原因便是,在上一世加害者為被害者,而被害者曾經對加害者作出不可理喻的傷害與脅迫此等之事,所以這輩子會成這樣都是加害者來討債的。

 

莫名其妙!

 

如果真套用這樣的理論,那麼每個作出傷天害理的罪犯都能說是由於『因果關係』,那人欠他的,而他不過就只是復仇罷了。
聽在受害者或受害者家屬耳裡情何以堪?既然要用這種因果論來定案,那也不需要法律約束吧。
人人都可以說:『那是因為我上輩子沒有得到我應得的!』、『他上輩子毀了我的家,我這輩子毀了她!』、『我上輩子沒有滿足過,所以這一世我要盡情……』全部鳥事都推到上輩子、推給因果論,那我們過得這一世,其實沒有必要也失去意義了。

 

然而,到底是怎樣的執著才造就了單玉蓮的一生?

 

這部小說其實挺有警世意味的,倘若潘金蓮肯為自己從私欲中解脫,這一世或許不會走得那麼顛簸、那麼令她感到不順心。就是因為她冥冥中的執著,讓她仍擺脫不了這樣流離乖舛的命運。

 

如書中孟婆所說的,沒喝完孟婆湯就去投胎的潘金蓮最後一定會後悔。強烈的執著與怨恨,換來這世猶然於癡迷愛慾中浮沉。
今世的單玉蓮最終成了傻呆,如同張白紙,未經世事的小女孩般天真單純,心無旁騖的她此時才擁有真正的快樂。
上輩子就讓它歸上輩子的帳吧!沒還完的、欠下的,就該放掉讓他走吧。這才是小說欲傳達的意念。

 

國中的時候,我只知道《金瓶梅》是中國四大奇書之一;高中的時候,知道了這部小說大略的內容與其作者創作此書背景,但我始終沒讀過這部小說,因此對於小說中詳細的內容我也不清楚。
而以《金瓶梅》此書為雛型的風月片雖有看過,但電影總是會加以改編渲染,不可能全照小說原本設定的情節走。所以,以下的單就由《潘金蓮之前世今生》這本小說來討論。

 

一般而言,武松給人的感覺是剛正不阿的,但在印象中,似乎有看過某部電影(還是電視劇),略為暗示其實武松與嫂子有曖昧之情。而我也一直認為武松殺了潘金蓮與西門慶這對狗男女,只是單純為大哥報仇、為所謂倫理道德來殺雞儆猴作範本。
但為何不轉念想想,武松殺死潘金蓮乃是恨她投入了西門慶的懷抱;對於西門慶,他則將他視為情敵,是嫉妒也是不平。礙於兄友弟恭,他不會和武大爭,但對個毫無血親關係之人,他見金蓮與西門慶相好自是怒火中燒。表面上說潘金蓮背叛了武大,其實他覺得被背叛的是自己,所以才造成那麼濃的恨、那麼深的怨。
基於一種不滿足,他沒有放過潘金蓮與西門慶。

 

小說中,轉到這世的武松(此世名為武龍),對於單玉蓮仍有思慕之情,但如同上世那樣,武龍錯過了玉蓮一次後,再相逢她已為兄長之人妻。而他猶舊不會和大哥爭女人,只能心底掙扎。但最後,他總算真正有勇氣面對自己的心意,不過只嘆為時已晚。

 

再說到西門慶這個男子,縱情恣欲是他人生最至高無上之守則。
我想,潘金蓮為何如此被西門慶吸引,是因為他們是相像的。他們都順從於自己的欲及念,他們共同享受彼此,從對方身上得到歡愉與慰藉。在書中,西門慶在此世化身為作風洋派的設計師SIMON,他說他不怕死,怕老。(頁192)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是他所奉的金科玉律。有樂就要享、有愛就要作。

 

而小說將要接近尾聲的部分,玉蓮與武龍的爭論中,玉蓮說:「我有說過跟你一世嗎?以後是以後,我不相信那麼長遠的東西。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鐘……」又說自己是敢愛敢恨的。(頁197)
就這幾句話,其實可以見得這個女子不相信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她要把握當下,想做就去行動。
而西門慶亦是如此,他不會也不願去回憶過去或想像未來,只要現在。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不管之前或之後。

 

其實,用『淫蕩』二字來形容西門慶與潘金蓮是說不盡說不透說不準的。
換個角度思考,他們所追求的不過就是快樂,只是他們是透過肉體交合來得到最大的快樂。次次碰擊與陣陣快感,令他們彼此忘憂消愁。縱使那是短暫的,歡愉過後又得回到現實,但也情願。而這樣的方式卻被人們所不齒,才對他倆冠上了負面字眼。

 

小說之中,我最喜歡Simon與玉蓮在藏書房(翰文閣)偷歡那段。
一排又一排密麻整齊的書成了一個個有才德的智者,面面書牆作了肅穆公堂,與他倆形成『道德與邪淫』之對比。快感交替的玉蓮將身後所有的書全抓落在地,對此刻的他們來說,何謂溫儒謙恭,何謂禮義廉恥早就不重要,潰散地如同地上的書頁。之後,玉蓮發現在這看似全佈教化人心、要人知禮達義的書籍之後竟藏了一本以淫書謂之的《金瓶梅》。
這也不就說,其實人們都是道貌岸然的,表面上裝著一付不屑,甚至厭惡,實則背地裡的心思是多麼荒唐無道!倘若坦蕩正然,又何必『躲躲藏藏』?人們此種心態從古至今都不曾改變吧!這般借喻暗諷,也就是我為何最喜歡這段的原因。

 

到目前看了李碧華的兩本小說《胭脂扣》與《潘金蓮之前世今生》,筆下的女主角『如花』及『單玉蓮』,皆對所愛具有強烈的執著與瘋狂的占有,願為戀人犧牲一切亦不覺可惜。
說她們瘋也好癡也罷笨也可,但真正有錯嗎?當然無對錯之分,只是她們的愛都承受不起她們所給的愛罷了。對他們的男人來說,那樣的愛,太沉也太重了。

 

總之,第二次看李碧華的小說,也還是很喜愛。推薦給各位。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