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八點的課。因為昨晚看電影看到凌晨兩點而睡過頭,進教室時已是遲到了約五分鐘左右了。一推開教室門,我瞥了瞥老師幾眼後,便在一名女同學左旁的位子坐下。

  今天的老師很不一樣。

  可以說,是換了一張臉的他。剛剛我一踏進教室,便對我投以微笑。他一般都不會搭理遲到者,總是繼續講課。然而他今天卻對我微笑,著實有些令我嚇到。唯一不變的是,老師依舊很賣力上課,但聲線與語調,甚至用詞都與以往大不相同,變得非常輕柔且細緻。寫著黑板的右手,小拇指微微翹起,如京劇的旦角兒,既優雅又迷人。略為沙啞的嗓音似許許多多的小豆子滾動那樣,潤潤的,說話速度也不疾不徐。

  怪了,這不是我們的班導吧,但他的的確確是我們班導啊!

  除了外觀完全迥異、動作柔美甚多之外,授課內容和說過的話、口頭禪等等都是我之前所認識的老師沒錯。怎麼突然今天換了個軀殼來呢?我拍了下隔壁女同學的肩,「妳有沒有覺得老師今天很不一樣?」我問。「很不一樣?一樣啊!」女同學苦笑答道。她可能認為我又哪根筋搭錯了吧。明明就差很多!我撇過頭去,繼續抄筆記。但今天的老師讓我無心上課,只想好好看他。今天講台上的老師,不知怎地,格外有魅力啊!要是每天都是帶這軀殼來授課就好了。我衷心切盼。邊想著是否有人同我一樣想法,我轉過頭去,一望,睡的睡、或小聲交談地聊天。嘖!大家都傻了啊?沒人注意到老師今天換了個身體和臉來上課嗎?

  將注意力放回講台上努力解釋文法的老師。濃眉大眼,加上高挺的鼻子,雙唇紅潤且微微翹起。這、這真的是老師?「老師今天真的變了。妳沒注意到他的外表整個是另一個人嗎?」我皺眉向隔壁女同學說。女同學白了我一眼,搖搖頭,連句回應也沒有。

  突然,老師站到我面前,要我以某個文型來造句。我傻愣愣地直視著他,一種難以言喻的溫柔自他嘴角擴散再擴散,蔓延至他的身體,將他整個人包覆起來。「對、對不起……我不知道……」我低下頭。忽感下巴被不同於自身溫度的拇指與食指輕輕扣住,另一手也以相當輕柔的力量朝我的臉頰拍了兩下。「上課專心。我看得出來妳心不在課堂上。」他俯身向前,與我視線平行。天啊、好近的距離。那眼神確實是我初次看到,且足以令人神魂顛倒的。然而,也從那眼神,我確信,面前的這個人確實不是昨天為我們上課的班導。

  老師笑著拍拍我的腦袋,轉過身,回到講台繼續上課。我深呼吸,吐出了一口氣,低下頭,望著課本上密密麻麻的文字。時不時地抬起頭偷望老師教學的模樣。老師上課,學生坐在台下專心地注視老師本就天經地義,但不知為何,我就是……覺得這樣做會讓我很害羞吧。只限今天,我有這樣的感覺。時間分秒過去,我拿起隔壁同學的手腕,再差五分鐘就下課了。今天的課怎感覺過得特別快。

  「喂!妳!」

  老師突然手指著我,那張俊美異常的臉龐在他對我大聲斥責的當刻模糊了起來,甚至慢慢融化、融化……

  「就是妳!!」

  「啊?!」剛剛那個人怎麼不見了?老師什麼時候回來的?我四處張望著。

  「妳啊!妳這傢伙竟然給我睡了整節課?」老師將一隻手叉在他的大肚楠上,「罰寫全課課文三遍,明天交。」他昂起頭,宏亮的聲音向全班宣佈下課。我一臉茫然地望著前方,方才都不理會我的女同學對我說,從未看我睡得那麼誇張,甚至還說夢話。我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些。由於下堂課在別棟樓,我收拾了一下,正要闔上課本時,卻見到其上面竟有張照片,是幾分鐘前還在為我上課的那位老師。是我昨晚看的電影,飾演主角的那位演員。拿起他的照片,趁沒人注意時,我偷偷親了一下。

  看向窗外天氣,盛夏的陽光將樹葉照著晶瑩發亮。風一吹拂,照耀於葉上光點閃爍不停。我微微上揚嘴角。這是個舒服的早晨。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