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jpg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大塊失落,那是心理上的陰影。除非遇到一些特定事情,才會觸發那塊失落的陰影。而在歷劫重生後,也才會意識到,原來那塊失落的陰影竟是力量的來源。

 

  我有點意外,《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Wild)會如此觸動我心。女主角Cheryl的失落,我不能說我可以完全理解,但也與母親連結相當深刻的我,似乎能感受到那股痛。而我也才明白,藉由那股恐懼與疼痛,縱使其致人於死地,當它無法殺死你,就確實能夠使你更堅強。

 

  媽媽前兩年檢查發現肺部有結節,乍聽消息的我只是微笑地告訴她不要擔心,一切都會很好。當下我對自己的反應有點驚訝,我竟然還能笑笑地告訴媽不要怕。然而,在那段期間裡,我總是在做惡夢。有一個夢,我到現在都還印象深刻。場景是在我家客廳,五歲的我與二歲的弟弟,家裡只有我們,不見媽媽。我在等待我媽的歸來,卻等到一通電話,是媽媽的聲音。我拿起話筒就問:「媽媽你不回來嗎?」我媽卻說:「誰是你媽媽?」我開始有點難過:「你就是我媽媽啊!我跟弟弟都在家裡等你耶!」我媽卻堅決否認,說我們才不是她的孩子。但我已經心急了,邊哭著邊說,我們是你的孩子!你是我們的媽媽啊!還叫弟跟媽講電話。最後,我是被淚水嗆醒的,枕頭濕了一大片,儘管明白那只是夢,我仍止不住淚水。潛意識裡的我非常害怕失去母親。而當看到Cheryl的媽媽知道檢查結果,開始住院,直到離世那段,差點要失去母親的恐懼再度向我襲來,那種害怕失去的苦楚是很深層的。但我很慶幸的是,我的媽媽還活著……

 

  人必須要受到極大的分離痛苦,才會從母胎來到世上。嬰兒從產道出來的那刻,嚎啕大哭的原因就是與母親的分離吧?然而,面對自己的母親離世,與母親連結深刻的Cheryl來說,是很難走出傷痛的。於是,她放縱自己,活得像塵土那樣。但已歸塵土的母親確是一直在冥冥之中,守護著女兒。

 

  Cheryl從小就默默自己承擔許多事。當父母感情不和睦,最年長或最敏感的孩子總會承擔許多情緒,不管是來自於自身或是他人的,而且這複雜情緒之中,還有很多是自己無法理解的。而這樣的孩子,其實人格中的陰影相當大。有時候,陰影可能是化作力量的助力;但有時候,若讓陰影的力量過剩,則有可能走向歧路,用毀滅來終結一切。

 

  各方面皆能維持完整機能的家庭,不管是爸爸或媽媽都非常不容易。看著Cheryl的母親帶著她與弟弟離家出走,我也不禁想到,在我兒時,常常用酒澆愁、消除鬱悶的父親,喝完酒就愛罵人,罵媽又罵我。媽媽那時候也年輕,跟老爸大吵,吵著要離婚,說:「大的跟你,小的跟我!」聽在耳裡,我覺得不是滋味,一是受不了大人的爭吵,二是有種被母親拋棄的感覺。所以,我討厭看到他們吵架。在他們冷戰時,我會想方設法串聯我弟讓爸媽和好。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我忍受不了一絲不和諧或是假和諧的環境之故吧。

 

  當巨大的沉痛襲來,軟弱凡人非聖者,第一個反應不會是「面對」,well,至少我並非如此。我會選擇放縱,沉淪於慾海或孽海。因為我沉淪過。唯有沉淪過的人才知道原來復原之路如此漫長,才知道你必須去面對自己犯下過的所有錯誤,才明白很多事情不是由人或環境逼迫自己如此田地,而是出於自身的選擇。墮落之後,幸運的人會清醒,然後開始學習面對與負責,那些排山倒海的罪惡感、愧疚與憎恨久久不散,但必須去直視那些醜陋與不堪,才有可能原諒自己,擁抱那個其實脆弱且無能為力的自己──錯了,知錯了,原諒自己的過錯,以得到真正的救贖。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電影安排,前面的蒙太奇畫面不斷,短暫、錯落又破碎,就如女主角的前半人生。而隨著故事推進,蒙太奇仍然出現,但節奏相對上比前半段順且穩多了,也暗喻著女主角的思路慢慢整理出一條脈絡。

 

  忘記在哪裡讀過的,還是編輯過的,寫說:「不要相信你在坐著(靜態)時所想到的答案。通常,好的靈感與解答都是我們在行走(動態)或運動時浮現的。」我相信這個理論,人動心靜,而人靜心燥。什麼都不做時,亂七八糟的想法反倒會冒出來干擾我們;活動身體時,由於把心念放在當下,注意步伐、留意呼吸與肌肉,一閃而過的靈感卻相當鮮明,如暗夜天空裡的一道閃電那樣,清晰得令人驚嘆。

 

  或許很多人不懂,為什麼心靈受創就要去做些好像是挑戰自己、如苦行僧般的體能修練?有些人是想藉此知道,自己是否還有能力與氣力繼續活下去;有些人則是已經一無所有,既然失去全部,何不就再次任性去探看自身的韌性?有些人則想要知道……是否真的有神的存在。

 

  當感覺自己的身體已達極限,還對著上帝幹幹叫,筋疲力竭之後,經過瀕臨死亡般沉眠,會有如重生般輕盈。

 

  人類大多小看自己,所以每天把自己困在柴米油鹽醬醋茶之中,偶爾做個白日大夢就已經偷笑。而現在,越來越多人都是如此的原因是,我們讓身外之事占滿自己的心與腦袋,無暇自顧,也怠惰鍛鍊自己的身體。當身體做不到,心也不可能認為自己做得到;但當身體做到了,心也會因此受到鼓舞,進而產生勇氣,有動力繼續往前。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英文書名與電影名同是「Wild」,我沒看過原書,也許有說明相關訊息,但我猜想,為何是這個名字的原因,除了她將自己身置荒野,更是因為這片廣袤的wild讓有著wild靈魂的Cheryl重新找到了希望吧。

 

  我經手過的《我跑步,所以我存在》(Running & BeingThe Total Experience),是一本告訴讀者「要活就真的不要放棄動」的書。在這本書中,不僅會看到作者席翰醫生對跑步的熱愛,重要的是,他還傳達了一點--運動是人類生存下去的必須技能之一。因為行動,才能使腦袋清晰。就如日劇《陸王》所講的,人類與生俱來有著其他動物所沒有的能力,那就是長時間地跑,也就是如此才能夠於生存競爭中活下來(題外話,看完這部日劇真的超想跑的啦!)。

 

  所以,當思緒阻塞時,動吧!當情感凝滯時,跑吧!當人生遇到瓶頸時,停下來,然後試著走一條長到看似永無止境且可能令你絕望的路吧!反正,你也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不是嗎?

 

  也許,能夠走完那條路的你,就能夠繼續走著自己的人生路,無論明日太陽是否依舊升起,都有辦法繼續走下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十一 的頭像
十一

My Own Private Adoration.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