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jpg

 

 

很久沒寫了,有點不知道該從何開始。

 

總之,當初我認識這部電影時,它是被歸類到喜劇片的。其實我不太知道為何如此,因為這部電影從頭到尾都挺認真,沒在噗攏共。

 

片頭一開始彷彿就像是少年的成年禮,單憑自己的力量狩獵,用獵物的血塗上自己的臉,意味著已經成人的他,沒有任何事能夠難倒他,他好比是個可以征服全世界的巨人模樣。

 

漸漸地,我們可以看到這家人生活的型態明顯與「一般人」不同,盡可能地不倚靠科技產物、不符合現代潮流。

 

套用現在人的觀點,追求賺大錢、追求業績、追求成功,來看這家人的生活的確是好比原始人那般。或許會令喘不過氣者心嚮往之,但你很明白這樣的日子你過不了多久就會開始嫌它不方便、恨它無趣枯燥了。

 

觀影前段,隨著劇情的描述頗為美好,我開始反問自己,如果讓我到一個完全無法使用網路、甚至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在幹什麼的地方居住,我會怎麼樣?很好啊,再怎麼樣無聊至少有無盡書海可以閱讀。但已經被現代設備與華麗的娛樂慣壞的我,又怎麼能夠長期忍受只有文字與家人、大自然的日子,與外界隔離,基本上是辦不到的。

 

中段的轉折是媽媽的死訊傳來,可以看出孩子與父親的互動開始產生了變化。我本來想用榮格心理學的角度來揣摩分析,但看完覺得這部電影比較偏向人文社會的思辨。

 

簡單說,我們每個人都被金錢與工作奴役。以為有了金錢才有自由,所以我們努力工作以獲取金錢,認為這樣就可以換取更多的自由。

 

事實上並非如此。相反地,我們被工作壓縮了時間,無法「自由」地調配時間,無法「自由」地去做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甚至達不到目的──無法「自由」地使用金錢。

 

我們努力的結果所換取到的不是成正比的金錢,而是成正比的壓力、世俗的眼光,這些種種掩沒了我們的思考能力,導致我們已經無力再去想「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而那些不成正比的金錢即使到了我們的戶頭也是短暫的,看似你的但實質上並非你所擁有,你很難掌控,因為多半又要流到他人戶頭。於是乎,我們腦內想要自由,不想工作;但由因為需要錢,以為自己在賺錢,其實是金錢的奴隸,永遠都不是主人。

 

身為金錢奴隸非自由身的我們,吃的食物並非真的食物。因為窮,因為就只有那麼些錢可以買東西吃,所以只能選擇危害身體的加工食品。「我當然知道那些東西不好啊!問題是,就比較便宜啊!」你說。

 

又,縱使我們看得懂文字,卻不懂思考,都在忙著如何汲汲營營地生存,哪來的空間與時間足夠思考。人生又不是在生活的,感覺好像每天都在耍廢,其實是什麼都做不了只能耍廢。被其他愚昧的聲光娛樂、嗜血媒體或垃圾新聞所麻痺,因為人生很痛苦,而思考是痛苦的,你不想再有多餘的痛苦。人的慣性就是會選擇走輕鬆的路,所以大多數的人選擇笨笨呆呆地過一生,且是庸庸碌碌的那種。

 

人生啊,到底是什麼呢?以當今的局面,我認為,不厭世就很厲害了。

 

《神奇大隊長》(Captain Fantastic)的結尾的確也還是浪漫滿溢,但也沒什麼不好啊!至少,以「生之欲」這個觀點來看,它給了我一些警醒吧──偶爾也可以當個野蠻人(才不是)!或者說,活得瘋一點,其實一點都不為過的,尤其在這麼瘋的世代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十一月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