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來自:娩娩工作室X劉陽《i台北》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

   鹿港的街道 鹿港的漁村 媽祖廟裡燒香的人們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

   鹿港的清晨 鹿港的黃昏 徘徊在文明裡的人們

   假如你先生回到鹿港小鎮 請問你是否告訴我的爹娘

   台北不是我想像的黃金天堂 都市裡沒有當初我的夢想

   在夢裡我再度回到鹿港小鎮 廟裡膜拜的人們依然虔誠

   歲月掩不住爹娘純樸的笑容 夢中的姑娘依然長髮迎空」

 

 

  曾經,我對台北充滿幻想;曾經,我痛恨自己長在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苗栗。曾經,我巴不得像小海女她娘春子一樣,一心只想飛奔大城市,離開那俗氣土到極點的家鄉。

 

  明明在台北出生,但緣分只到我三歲。從我懂事開始,我的家就在永遠不知道該歸類是北部還是中部的苗栗。

 

  上了大學,我又因此回到台北。畢業後也沒有回去,選擇在這個城市討生活。這個城市之於我的印象,原本繁華熱鬧方便;而現在,只剩擁擠吵鬧很多人像大便。

 

  上星期三,下班直衝牯嶺街小劇場,去捧睽違五年未見的好友場子。他是我慘綠少女國中時期的大親友。當年他就在舞台上光芒四射,很難得的是,他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他是我心中覺得內在外表都帥氣的人之一。

 

  這部戲名為《i@台北》,短短一小時,寫盡台北居的辛酸事,演員表現精采。許多場景不算抽象,台詞卻充滿意象。我很喜歡開頭,還有以使用了相同的台詞句型,卻換掉關鍵字的一場切換場。

 

  用訴說夢境來開場,暗示了每個人都有其心事、壓力,可能是忘不了已經離去的戀人、繁瑣工作壓迫著生活、陷入了有志難伸的死胡同……同樣,在生活裡,也是如夢人生。那個女孩,被五光十色的絢爛景象可能蒙蔽了心或真正的自我;這個女人,辛勤於工作裡,忙來忙去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消磨掉青春,不奢望愛情只求自己賺得到一棟房;大漢子當個保全人員,歲月就在時鐘裡一分一秒流過,他看著別人的一舉一動,忘了自己的夢;小男生這裡打工那裡打工,像無頭蒼蠅想賺點錢去壯遊,但他的自由仍是一點一滴幻逝在其中……

 

  還有,這個女人跟那個男人的對決,兩性關係好比電影《臥虎藏龍》,你追我跑,你攻我守,難分軒輊,到底是誰輸了誰贏了,鬥到最後都無法定奪。

 

  是人生,是台北的縮影,每個人都是渺小的社會齒輪,但其實少了他們這一塊,世界還是會好好地運作,只是他們正痛苦掙扎地生存在自己的人生裡。當然,這樣的人生不是他們要的,只是來到了台北,他們的人生變得如此──慌亂、慌忙與荒唐。

 

  說到底,還是選擇了來到台北。但到了台北,其實不如一切所想那樣順遂,可是也不會讓你慘到非死不可,最可怕的,是只能讓你吃得飽、穿得暖,維持了基本生活運作,然後你的心、你的夢、你的目標就這樣被最低層的安逸給消磨掉。

 

  戲結束了,大家的台北生活還是繼續著,有沒有改變多少不知道;你想改變多少不知道。來自中國的導演劉陽上了台,說了說自己的台北印象。老實說,我不記得太多,只記得戲還不錯,理念不錯,然後,菜很香、泡麵很香。演員,都挺棒。

 

  說說自己人,賴澔哲總是最亮的星,他彷彿是塊磁鐵,會把觀眾的目光吸引到他身上。演戲這種事,或多或少還是要有天分吧。

 

  我的思緒飄到十多年前,那個稚嫩在台上傻笑的少年。我們都在很土氣的苗栗長大,來到台北,各自過各自的日子,很難得再見,每次看他總在螢幕前、海報上、舞台上活躍。或許說出口有點害羞,但他的確是讓人能夠感到驕傲的朋友。

 

  回到戲本身,的確帶給了觀眾一些省思與激盪。

 

  我想起了,前些天跟一個朋友見面。大哥告訴了我他們家的喜事,其實我想對他說:「你是真男人。」對外地人而言,在台北生活、居住很辛苦,而在台北成家立業的他,一肩扛起了家。嘴上說很煩,但其實是心疼有孕在身的妻子賺那點微薄薪水,不如自己再兼一份工,寧願苦了自己,也不要苦了妻與子。

 

  辛苦嗎?辛苦啊!為了什麼呢?為了所愛的人啊!

 

  很簡單,為了一份來自父母的認同、一份在家鄉找不到在這裡卻能餬口的工作、一個愛你而你也愛他的人、一個讓自己更好還有日子更好的目標,所以來了台北,縱使它不如所想像的美、好,可能也沒有希望,但還是為了鍾愛,奮力一搏。

 

 

 

娩娩工作室:https://www.facebook.com/Childbirth.birth/

賴澔哲/比號:https://www.facebook.com/hellohaohao/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