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yblue2

 

 

  日,或許該煮一整鍋辣椒消暑,看著或讀著《巴黎野玫瑰》(37°2 le matin)一起痛哭。

 

  BettyBéatrice Dalle)與ZorgJean-Hugues Anglade)之間是怎麼搭上的,不太清楚也不重要,只知道他們是愛得熱烈、狂放的情侶,不停地做愛、揮灑時光,在愛裡發燒,兩條熾熱的胴體交纏得難分難捨。

 

  Zorg的個性無爭,但他卻戀上了靠本能活著的BettyBetty充滿野性,她就像頭未被馴服的獸,情緒一上來,她抓不住自己,也不在乎任何人。

 

  這樣的Betty深深吸引著Zorg,她所擁有Zorg未曾擁有也無法擁有的一切。殘缺的吸引遠比相似的契合更致命,更疼痛卻也更深刻。與其說,Betty是個男人理想的尤物──神經質的神祕、浪蕩的性感,永遠無法捉摸的心思,倒不如說她是欲望與情緒的化身。

 

  Betty一角是欲望與情緒的具象,相對於Zorg,她的確是,不屬於這個肉體人間。Zorg代表著被社會馴化完成的人,而Betty則是馴化完成的人們心底的那頭獸。我們為何對Betty感到欣羨、談不上討厭她,甚至喜歡這樣的她?那是因為,她體現出了我們內心的渴望,對於愛欲、對於憤怒、對這世間一切可笑的不公與自以為是的正義。

 

  BettyZorg是一體的,一個內一個外,他們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內面與外顯。Zorg在尚未遇到Betty以前,曾經以為人生就這樣了,平靜的心拒絕再有浪潮,他臣服也沉浮在這個待他不甚寬厚的紅塵裡,親手寫的文章like shit,無人聞問欣賞,只是他在孤單星球上的悶哼長句罷了,他願意守著「永遠不可能平等」的這條規則裡,縱使他不滿、不甘,也得認輸,因為這社會就是那麼殘忍。然而,在他遇見Betty後,他對人生重燃了希望,或許該說「奢望」──他的作家夢。

 

  Betty看似毀壞了Zorg原本風平浪靜的小確幸,在他生命裡掀起了壯闊波瀾,鬧得Zorg天翻地覆,但卻也逼出Zorg那沉睡已久的、之於生命的熱情與盼求。

 

  不幸的是,Betty最後卻陷入了真正的癲狂。若套用上述邏輯,Betty是欲望與情緒的具象,好比意味著我們如果這樣放縱心之所念,不去在乎世俗限制或是是非非,是否會步入一個無邊際且永遠搆不著岸的空間裡?而進入那空間後,就成為了「一般人」所形容的瘋子?

 

  Zorg選擇扼殺Betty,但這份愛仍持續著,甚至更為濃烈了。就劇情脈絡看下來,Zorg絞殺Betty情有可原,一是靈魂奔騰的Betty成為這般狀態,已無法再隨心所欲;二是Betty所求之,這世界難能給予;三是Zorg不忍Betty繼續痛苦下去。但他畢竟不是Betty,怎知她不想活了?不過,這又是另一番討論。以下,只就「Betty為欲望與情緒的具象」這點來撰寫。

 

  Zorg扼殺了Betty,卻是他們真正能夠和平共處的開始。其實,這暗示這個男人可以開始好好地、收放自如地與自己內心的憤怒、不安與欲望相處,而非只是一味壓抑或釋放。

 

  雖然Béatrice Dalle在這部電影的演技不算突出,但由她飾演 Betty一角著實恰如其分,她的外表賦予其角色的能量與形象,相當強烈,令人難忘。青春、性感、浪蕩得真實不造作,她完美呈現了Betty,她就是Betty,像是早晨的微熱體溫依附在神經底下,一絲嬌甜嗓音、一首薩克斯風奏成的曲子、一種抑鬱之藍,會令你想起蕩漾的熱度,名喚「Betty」。

 

bettyblue1

 

 

 

 

 

 

 

 

, , , , , , , ,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