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9.jpg


  看完《朝5晚9》(5→9〜私に恋したお坊さん〜)的最終回,沒什麼特別感覺。因為這是一齣標準的愛情喜劇──男主角帥氣純情又多金,女主角則是故事發展的重點,當然風靡眾人。這部戲裡沒有反派,志尊淳所飾演的天音是催化尾聲高潮的「麥高芬」(個人認為他的表現相當搶眼,甚至比過山下了);而加賀まりこ的奶奶角色也不過是加強高嶺與潤子的愛情強度罷了。


  觀劇之前,曾稍微翻了下原著漫畫,看完整部戲後,我認為原著對角色的心理刻畫更勝一籌。第一回到第十回,每集玩的梗大同小異:愛與不愛、捨棄或留下等等,如小家子氣的愛情拔河。


  但為什麼要看呢?因為光是演員陣容男俊女俏,看了賞心悅目,有何不可?與其看男女主角愛得死去活來的虐戀,現在的觀眾寧願選擇這種帶著淘氣意味的你追我跑,或是兩情相悅閃到你得戴眼鏡的劇碼。


  山下智久的星川高嶺集羅曼史的主角優點於一身,也就是說現實生活中並不會出現的男人──高富帥又專一。他起初如同打不死的蟑螂,硬要潤子(石原さとみ)與他結婚,終究也以比山高比海深、可滴水穿石的決心與毅力讓潤子非君不嫁。


  而編劇偏偏在第九集才要高嶺放棄潤子。嘖嘖,我只能說,綜觀整個故事,編劇實在把線放得快也收得快,無論是反派的鋪陳,還是最後的反轉,都還沒到那個「點」就讓情節告一段落了。


  說回星川高嶺,這個角色確實只在漫畫或戲劇裡才會出現。當我看到第三話,高嶺為潤子的付出甚是感動。但當清醒過來,就發現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和尚是:一、美男子;二、富家子;三、性篤定的客觀條件上。假若和尚是個:A、醜男子;B、窮酸哥;C、笨呆子,再怎麼性格篤定,潤子都會非去紐約圓夢不可。


  整齣戲我個人最喜歡第九集。為愛拋棄夢想的潤子看了令人心疼,不過這始終是她自己的選擇。女人要的很簡單,就是有一個可以讓她依靠、讓她感到心安,她愛的男人就行。所以潤子為了一生的幸福,忍痛辭別工作,並放下長年以來的美國夢。


  高嶺,是個男人,甚至可以說是擁有權勢的男人。很少男人為了愛而割捨江山。「不愛江山愛美人」的形象是被世人鄙視且不齒的。為了一個或多個女人,連錢、權、勢都不要了,還真是笑死人--是男人吶!


  但,是男人又怎樣呢?難道男人就不能像女人那樣,為愛跟隨對方,縱使浪跡天涯終不悔?


  亙古的相吸定律是撇不開的:男人若有資源,自然就會有女人。沒有一個女人會願意跟著一個沒有資源的男人。若有,是她蠢到無可救藥或中邪了。或者,她賭他是潛力股。而為了押這個潛力股,女人可以拋棄所有,因為她相信這個男人將能給予她足夠的資源依附。


  雖說世代變遷,女性的社經地位已經與男性不相上下了。但女人的擇偶條件之一仍是看對方有多少資源而定。不過,物質上的供給確實有不小部分轉移到了心靈供給上。


  故,當這個男人可以溫暖自己的心,當妳最脆弱無助時總是他陪在妳身邊,他總是適時適地知道妳需要什麼時,是的,妳的心被他擄獲,所以妳也願意「捨命陪君子」了。


  高嶺因為弟弟的當頭棒喝,才想到自己說要給潤子幸福,卻成了她前進夢想的絆腳石。所以他現身在潤子面前,故作冷酷地說討厭她,說要分手。


  潤子哭了。


  哭什麼呢?哭男人不懂。不懂什麼呢?當女人真的願意跟著你後,她會把愛人的喜好與夢想作為優先。此刻她寄託的所有就是你了。是呀,你的壓力肯定很大。但沒辦法,是你說要給她幸福的,怎麼現在又攆她走了呢?


  說穿了,不是自私嗎?自以為是地要人家愛上你,又自以為是地以為不要妨礙她追求夢想,而要跟她分手,並且是用狠毒的言語來告別。


  為什麼會痛呢?是因為你也不夠坦誠面對自己的恐懼罷了,而她的那份痛你也自以為地承擔了。


  第九集的結尾讓我想到我跟他分手的那天。在一個風很冷的夜晚,當他說:「我們結束了」我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只喃喃地唸著:「我們結束了」。


  順著第九集最後的高潮,其實我挺期待最終回。但看完其實有點失望,說穿了就是第一集到最後的回顧,梗重玩──愛與不愛、分與不分→不管!就是要你/妳→阻礙除去,配角同心協力撮合男女主角→他們再度相愛,狠狠放閃→皆大歡喜,然後「聖誕快樂」!


  原著的情節設定可能還比連續劇「現實」一點,戀愛也可能更貼近「大人」一些。《朝5晚9》的收視群以女性觀眾為主,身旁有在看的朋友們也有不少人喜歡這部日劇。總結來說,獲得女性觀眾喜愛的原因不乏就是承上所提,高嶺高富帥又專情;可愛的潤子在劇裡的衣服、包包與高跟鞋都很好看,想要全部買下來穿;其他配角也真的好帥好美之類的吧。還有……


  主題曲很好聽?!


  我投演員長相與主題曲各一票。



*以下附上翻唱版本《クリスマスソング》(聖誕歌曲)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