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machina.jpg



  曾聞一話:「人是萬物之靈」,但已是萬物之靈的人類卻想以神的姿態造「人」。所謂「人工智慧」到底是科學家美其言要讓世界更美好的存在,還是不過為了滿足自我妄想之證明?


  機械,本是提高速度與便利而誕生的器具。然而人們卻更進一步希望,機械也能如他們一樣行動、思考,甚至成為「擁有智慧的靈魂」。不過,仔細想想,聰明者居多,真正有智慧的人卻少之又少。聰明的人要製作出有智慧的「人」,並擁有最珍貴的「靈魂」,實屬不可能。


  一類探討人工智慧的電影,大部分給予觀眾的反思就是,人與機械之間的「分寸」,人類永遠不可能當「造物主」。假若違反自然常軌,跨越了那條線就會引起萬劫不復的危機。《機械姬》(Ex Machina)的宗旨也不脫這條,但若看過《普羅米修斯》與《模仿遊戲》的話,對於本片重要元素「圖靈測試」(Turing test)與「起源」這兩點將有更深層的理解。


  雖說《機械姬》屬科幻驚悚片,但故事結構與角色設定令我不禁聯想到,小時候最愛的一則童話〈藍鬍子〉(Barbe-Bleue)。不清楚內容的讀者,建議找來閱讀,肯定會帶給您樂趣,在此就不贅述,直接切入正題。Oscar Isaac所飾演的Nathan當然是藍鬍子此角;Domhnall Gleeson的Caleb則是藍鬍子的新婚妻子,是第幾個妻子並不清楚,可絕對是故事的核心人物。


  當Caleb踏進Nathan房子的第一天,Nathan給了他一張門卡,並告知他,想開哪扇門就開哪扇門,有些不能開者即為禁區。亦如藍鬍子給了嬌妻一大串鑰匙後,告訴她:「妳可以任意查看每個房間,但就是不能開某間房。」


  好奇心殺死貓,同樣也足以令人類致命。Caleb接受了Nathan的圖靈測試,一方面也出於自我優秀的心理,他對神祕的Nathan充滿好奇,且暗自比拚。


  機器人AVA(Alicia Vikander)在該片裡的定位為「誘惑者」。先說回〈藍鬍子〉,有文章論述故事裡的鑰匙實為陽具的象徵。而妻子禁不住好奇用了那支鑰匙打開禁忌之門,則表示其出軌不忠。


  「誘惑者」在〈藍鬍子〉裡並無出現,也不妨說,就如同公爵前妻們的芳魂那般,令妻子(Caleb)探求未知,縱使違反禁令(合約)也在所不惜。


  〈藍鬍子〉的最後,是妻子翻轉了一切,她的命運不如其他前妻那樣命喪藍鬍子之手,相反地,她得到救援,甚至繼承藍鬍子龐大財產。至此,已與《機械姬》的角色設定相異。但基於同為「女性的勝利」這點,讓我們再看回本片。


  AVA成功誘惑Caleb,不僅逃出了小房間,還取得人造皮膚,將自己變成了「人」。她巧妙運用女性專屬的花言巧語與肢體魅惑Caleb,以達到目的。完成目的後,卻也無婦人之仁,倒有蛇蠍之念,斬斷Caleb逃脫生天的機會。理由是,她得確保自身安全無虞。唯二知道她是機械人祕密者,一個死透,另一個她也不打算留活口。


  男女角力,也呈現在Nathan與Kyoko(Sonoya Mizuno)之間。長期以來被壓榨的Kyoko對Nathan痛下毒手,猶如「殺夫」。原本張狂的父權色彩,在後段瞬間反轉。女性(就算她們是機械人,設定的形象仍為不折不扣的女性)終究在這場兩性戰爭獲得了徹底的勝利。


  該作近尾聲之處讓我覺得似乎少了點「什麼」來使結局更趨完整,但作為一個故事,它不消趣味。一句話總結:「慾望造就了女人,女人成就了慾望。(Women are made from desire, but women achieve desire.)」那這慾望的始作俑者是誰呢?就不言而喻了。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