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9593_904103276276541_4513141421320452520_n  

 

我不知道這是否只是自己的錯覺,怎麼二十五歲過後日子過得跟跑馬一樣,眨眼瞬間,一年過了。還沒能反省過去一年到底做了哪些事、有沒有遇到個好男人談場很棒的戀愛,或是去了哪裡玩值得作為記憶標本之一,又得迎接新來的一年,卻在看著新年新希望的清單項目之中度過了三百六十五天,驚覺──怎麼會?

 

 

  經過了渾渾噩噩的一週,心情莫名地沮喪不已,直到快要週末才好轉起來。像現在,能靜靜地聽自己十四年前買的專輯,喝著爸爸泡的有點苦澀的茶,敲著鍵盤記錄點滴,有種終於活過來的感覺。

 

  日子本該靜好,卻因為我無法調適壓力而翻起了一波波洶湧的心浪,令周遭的親友們擔憂。決定好要去看心理諮商,避免情緒反覆無常。

 

  早上,想起了曾經看過的一部電影《初戀紅豆冰》而搔起想要去檳城的念頭,去看看〈純文藝戀愛〉裡所提到的,檳城的雨。下午,閱後文化快遞,見日頭稍微透出,跑去三樓想把衣服曬出,但天光不夠明晰,還是作罷。繞了個圈看到以前放在房裡的書櫃,擺著好久好久以前的書,有小時候讀的、也有青春期看的……

 

  抽出劉若英於二○○一年出版的散文集《一個人的KTV》,由尖端出版。書背早已被光線照得脫了色,書衣也不見當年的淡橘膚色,翻開內頁,以前讀不懂的文字透過歲月洗鍊,我能品得出一些味道了。走至客廳,從CD架上找出那個時期買的專輯,同樣是劉若英的,《年華》。

 

  二○○一年,我不過是個小學六年級的女孩,不懂愛情、不懂人情,只會對著電視上的偶像大吼大叫以表達自己的興奮與熱愛。那年我最喜歡五月天,甚至發瘋想要嫁給主唱的阿信。為什麼會購入劉若英的散文集跟專輯,也是由於阿信為她的散文集寫了序、專輯裡收錄有他作詞曲的歌。理由很單純,不是因為喜歡劉若英而是因為阿信。現在想起來,蠻好笑的。

 

  當年,劉若英的歌聲與文字對於十三歲的女孩來說,確實是個蒙昧的世界,聽不懂、看不懂,只能品味旋律,好聽就記起來,順口就唱起來。到現在我都還會唱裡面所收錄的〈成全〉、〈我曾愛過一個男孩〉,還有〈對面男生的房間〉,反而對阿信作詞曲的那首〈年華〉沒太多的喜愛。

 

  匆匆走過這些年頭,小孩子變成少女,少女又長成了女人,還可能是邁入初老症的輕熟女之齡。我總算能體悟其中歌詞的一些意涵,成全與放手、暗戀默語,天氣不好的日子想著曾經喜歡過的對象。

 

  而再度翻閱散文集,當時反覆讀也讀不懂的文字,至今也略能領悟了。這本散文集是時值而立的劉若英,將她的人生體悟化為文字所集結而成。看回自己,再過幾年,我也要達到劉若英當年寫下這些文字的歲數了。

 

  我不知道這是否只是自己的錯覺,怎麼二十五歲過後日子過得跟跑馬一樣,眨眼瞬間,一年過了。還沒能反省過去一年到底做了哪些事、有沒有遇到個好男人談場很棒的戀愛,或是去了哪裡玩值得作為記憶標本之一,又得迎接新來的一年,卻在看著新年新希望的清單項目之中度過了三百六十五天,驚覺──怎麼會?

 

  我會留下這本書,到三十一歲時再細讀一次。在平行時空裡,跟那時也三十一歲的劉若英相遇、對話。

 

  三十一歲的我會是什麼樣子呢?希望也是在一個閒適的午後,喝著爸爸泡的茶,聽著劉若英的專輯,翻讀她的散文集,一邊在腦海中搜尋從出生到那時所遇見的人事物,步步堆砌而成就那個時候的我。

 

  許多朋友無論男女都曾告訴我,三十歲前未能領悟到的、三十歲之後都看得懂了。三十歲,彷彿是另一個世界。在我才二十餘五時,我想寫出二十九歲女子的心情,寫得不盡不透,只是強說愁。眼看日子將近,我可以笑看過去的自己,不全然的急迫與焦躁,卻有種淡忘青春枷鎖的禪意。

 

  現在已經開始策畫及預想三十歲的我,以及邁入三十歲的生日。唯一能夠確認的是,要成為比現在更好的自己。

 

  更好的自己。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