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時許,已轉醒,明明是週六,卻還比上班日提前早了將近三十分鐘左右。用完早餐後,從書櫃裡取出《春光乍洩》(Happy Together)的DVD。好久沒看哥哥主演的作品,突然心情一來就抽出了這片。

 

  這竟是我初次看《春光乍洩》,而看完後確信不會僅此一次。我對王家衛並無偏好,縱使看了《阿飛正傳》後也沒有。王的電影,在《春光乍洩》之前,我只看過《阿》片。當初看完《阿》時,沒能提起興緻去看王其他作品,卻在今天繼本片之後,才開始有了要把別部片也找出來看的念頭。

 

  《春光乍洩》的故事背景主要發生在阿根廷首都Buenos Aires,兩個男人重新開始他們的戀情,到了這座美麗城市。透過王家衛的敘事手法,佐以熱情奔放的探戈,將愛情的錯綜複雜詮釋得如該片的顏色,斑駁中泛著如鮮紅的熱情、如血紅的破壞;猶如夜色裡的黃皮衣外套,黑暗中一抹亮麗驚詫動人。

 

  許是由於場景多在阿根廷、亦許是音樂以探戈曲風為主,我想,何寶榮(張國榮)與黎耀輝(梁朝偉)之間糾葛的關係就是一場漫長的探戈。根據維基百科所示,探戈原是情人之間的祕密舞蹈,舞者跳舞時得神情嚴肅,舞姿也要俐落乾脆。而何與黎不也是踩著探戈的步伐,談著戀愛?

 

  何寶榮總愛將「從頭來過」掛在嘴邊,他認為,此舞步踏錯了或者踏出時感覺不對了,他收回腳再踩一次不就得了。但他老是忘記這麼做會踩到且踩疼他情人的腳,還是阻礙情人前進的方向。何寶榮習慣索取與獲得,因為黎耀輝也慣於付出與等待。這樣的愛情是彼此傷害,可不忍分離、重蹈覆轍的原因也是愛。這份愛,糾結得教他倆難捨難分,但卻是他們的相處之道,看似不公平,實則早已取得了平衡,端看某一方忍受的極限到哪兒罷。

 

  分離後,他們各自精采卻也各自寂寞。何寶榮繼續選擇當「受」的那方;黎耀輝沒了需要他給予的對象。當他本以為只是普通同事的小張,幫他覆上被子的那刻,他的心已經動搖。默默無語只留哭聲對著錄音機,你問,他是為誰而泣?為自己,「怎麼走到這步?」的心酸;為何寶榮,對他的記憶,愛與恨的界線早模糊不分;為小張,這份悄悄萌芽的情意,將隨著他的遠行而默默綻放了……

 

  留白,是該片最美的地方,而這也是為了讓文學或電影有更多的詮釋。我不想參透村上春樹或王家衛到底為何目的而創作,也許他們什麼都沒想,單純僅是想寫想拍,我們旁觀者何必去追求其真意?憑自己親眼所看與感受到的,化成文字做個紀錄寫下就夠吧。

 

  我特別喜歡小張此角,他有村上筆下人物的味道,看似飄渺浮游於世間,仍有自己可稱衡的分寸拿捏。一般在談論這部電影時,較會把焦點放在何及黎身上。但小張這個角色其實相當吸引人,他純真傻憨,想要尋找自己的定位、尋找答案。而在感受某個情境或事物後,突然打開那個結。張震詮釋得很好,比起黎耀輝或何寶榮這些看過世故冷暖者,小張不僅為這部片注入了清新且充滿希望的氣息。泛起淡淡微笑的臉龐之於耀輝的疲憊、寶榮的迷濛,更令我難忘。

 

  以前初看《臥虎藏龍》,覺得張震演技不佳,多年後再看,竟發現是「聲音」使然。他的聲音裡有種淡漠,不全然是貼合所詮釋的角色一起走。但其演技確實是好,當然,臉蛋亦如此。

 

  尾聲,在一片異鄉景色之後,接上了熟習的台北街景,讓我微微訝異。耀輝無意似有意地去了夜市,看到小張的父母,帶走一幀他的照片。之後,夜景充斥畫面飛快跑著,何寶榮與黎耀輝的故事可能結束了,但黎也許會與小張起另外一段戀曲。

 

  多年來,類似的故事仍在這個世界的大小角落持續上演,每個人踩著自己的探戈舞步。在每段愛情,我們都能是何寶榮,也曾是黎耀輝,或說來有點天真無邪的小張吧。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