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ge

 

 

  日午寐後,隨心重看了《胭脂扣》一遍,然後接著看特別收錄的導演講述,又再回去讀自己以前寫的心得,沒能絲絲入扣,總感覺還少很多東西。

 

  電影《胭脂扣》暗藏太多記號,比小說更捉迷藏的感覺。當年看這部片,愛情之於我仍在幻想階段,說直白點,就是根本不懂情為何物,但透過該片知道這玩意兒確要人死生相許。然而,「死生相許」是否值得就由各人評斷了。

 

  提到《胭脂扣》,最關鍵且深刻的角色就是梅姑所飾演的如花。如花此女,對於愛情的執念沉重得讓任何男人都背負不起,就連愛上她的十二少也是如此。十二少於追求時送給她的對聯:「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是寫他尚未看清的如花。那時的十二少,怎麼也想不到這個柔情似水、帶點冷漠的女人,一旦被打開心門,點燃她那渴愛已久的荒原,就熱熱烈烈地願雙手奉獻上自己的性命,縱使萬劫不復也無所畏懼。

 

  對比下來,我們可以說,十二少懦弱、違背了誓言、不夠愛如花;我們可以講,如花太過激烈、惡毒如她想害死十二少,算哪門子的「愛」?

 

  但我認為,女人心如深海般暗湧波波,難以消解與穿徹。如花,到底該怎麼解讀這個女人的心思呢?要知道,從頭至尾地去瞭解一個女人不是件簡單的事兒。何況,她還是個外表看似溫順、內心卻複雜細膩的如千萬根彩線交纏的女子?不過我卻在洗澡哼歌時,尋找到了答案。

 

  蘇芮,我所鍾愛的女歌手之一。她的歌聲聽起來很酷,具有爆發力不說,在我耳裡聽來,有種如冰的冷淒。她著名的台語歌曲〈花若離枝〉,是由蔡振南作詞,歌詞如下:「花若離枝隨蓮去,擱開已經無同時;葉若落土隨黃去,擱發已經無同位。恨你不知阮心意,為著新櫻等春天。不願青春空枉費,白白屈守變枯枝。紅花無香味,香花亦無紅豔時,一肩擔雞雙頭啼。望你知影阮心意,願將魂魄交給你。世間冷暖情為貴,寒冬亦會變春天。

 

  這,是女子離開愛人時的心情,不也是情癡如花的心思嗎?花開花謝落土若輪迴,但百年身早非當年人。心心念念的,猶舊是他,無法遂願長相思首的那個男人。如花在十二少落魄時是他的依靠;而如花所求,不過是她所深愛的他可以成為她的「解語草」。可惜,期望太高終究落空,因此亦跌得更傷更重。她最後告訴年邁狼狽的愛人,她不再等了,轉身後才落下了一行淚,離開得義無反顧,永不回頭。然,鏡頭最後卻鎖在如花前往來世路上的淺淺笑容。她不是不愛了,而是願意讓自己和十二少從這愛的枷鎖中解放,再獲自由。

 

  許是我入戲太深,這部電影看了多遍,結局如何我都知道,但總在尾聲時或大哭或啜泣,鼻頭酸澀不已。其實我搞不清楚自己到底為何而流淚,但確定的是,它肯定某部分觸到了我心中那塊難以言說的缺憾或共鳴之類的東西。

 

  「情癡總被多情誤,再顧聚首已惘然」試想,如果我為如花,自是想與十二少天長地久。以當時局勢來看,或許「死亡」對如花而言,才能夠真正「獲得」。她萬般溫柔卻也倔強至極,她想要一輩子擁有十二少,卻出此下下策。但這般決絕的選擇,真能說因「愛」使然嗎?

 

  《胭脂扣》是我的愛片,主演的張國榮與梅艷芳更是我鍾愛的演員,十二少與如花此二角也是他們演員生涯中的代表作之一。這等經典與風華,後世絕不可能再有。多年後再看,仍有感動與嶄新的體悟,我想,這就是老電影令人鍾愛的原因吧。

 

  週六夜,距今將近二十七年的港片《胭脂扣》,推薦給你和妳。

 

 

 

 

 

,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