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

 

 

  晚趁著假日的最後一天,看了Stanley Kubrick1962年推出的電影《羅莉塔》(Lolita),舊名是《一樹梨花壓海棠》。我想,以前的人為外國電影取名是比較有文學涵養的,現在則是走譁眾取寵、簡單易懂的路線,原因如下:一、現代人的素養不如過去充足(雖然可能較為豐富,但豐富在哪一層就有待商榷);二、嫌煩,片名這玩意兒就別讓人瞎猜或霧裡看花了吧。

 

  由於許多人在寫這部《羅莉塔》時,幾乎都會為「一樹梨花壓海棠」解釋一番,那我就不多贅述。提到此,我倒是先知道此句出處,而後才曉得有《羅莉塔》這部電影的存在。當看過故事梗概後,深覺其片名取得還真是好極──巧妙又精準吶!

 

  老少配、繼父女背德亂倫,以當今的眼光來看早已不稀奇,但仍是媒體追逐之焦點、觀眾們熱愛的茶餘飯後話題。然而,這部電影的可看性並非若此,而是導演呈現之手法,打從片頭開始就令人目不轉睛。

 

  最令我難以忘懷的畫面,不是羅莉塔的母親夏綠蒂因氣憤而狂奔出家門,狼狽被車撞死;也不是杭伯特看著夏綠蒂的告白情書哈哈大笑,讓人想從他臉上灌上好幾拳的嘴臉;更不是杭伯特初見羅莉塔,戴著華麗的帽子、穿著比基尼的小羅倒在花園裡看書的勾人模樣。而是開頭(請點這裡),杭伯特極度呵護地謹慎地幫羅莉塔的腳擦上指甲油,猶如在膜拜女神。不禁令我想到日本作家谷崎潤一郎

 

loli

 

  對我而言,谷崎潤一郎是個怪才,作為女人,我相當喜歡他的作品,他戀足並無限崇拜女性(當然是有條件式地崇拜)。Stanley Kubrick細細呈現了這一幕,十足是谷崎筆下的一段文章──美麗的少女足踝誘惑著年老的男人,這男人將足踝握在手上,動作輕柔地於腳趾之間塞入棉花以分開腳趾,然後再慢慢地慢慢地擦上指甲油,更襯托出其細緻的足部。

 

  這部電影出產於民風仍算保守的年份,一切「曖曖內含光」,小羅莉塔與繼父之間,用現在的標準來看,沒有任何稱得上「猥褻」的動作,但兩人之間的互動卻是煽情且露骨。尤其,由Sue Lyon飾演的羅莉塔,散發著惹火的誘惑與魅力,清純卻又飽含著邪惡,說她是天使與魔鬼的綜合體也不為過,令人著迷不已、無法自拔。

 

  該片的成功,Sue Lyon絕對是其一功臣。她當年不過二八年華,就生得一副可人兒卻帶著些不羈的模樣,詮釋出羅莉塔此角,恰如其分地拿捏出這個磨人的小壞東西,美得令人驚訝、震懾。我若是男人也會愛她一輩子,心甘情願被她利用,何況杭柏特是個追著豆蔻跑的傢伙呢?

 

  我愛,好愛好愛Sue LyonLolita。只有她了。沒有別人。

 

  而《羅莉塔》一片中,我最喜歡的,是羅莉塔與杭伯特好幾次的爭執戲碼。太好看了!杭伯特以為自己是「主人」可以「控制」他的金絲雀所有行動,卻不知道這隻雀兒的心思早就飛到十萬八千里遠了。這一老一少吵架,可笑又滑稽,我興味盎然地看他們無謂的爭執,就像個愛湊熱鬧的鄰居。

 

  觀影時很容易會將看點放在男主角杭伯特的戀童癖上,畢竟這是該故事的核心。但我認為,更值得注意的,是羅莉塔對於杭伯特的動機與感受。從電影版來看,Sue LyonLolita貌美風騷,懂得玩雙面手法、如何誘引男人上鉤,極盡欲擒故縱之能事──你想要?我不給或裝傻,當個小女孩討你歡心與溺愛。你以為就要得不到我了,我卻偏偏逗著你玩,親暱地勾手勒脖,再滴下幾顆珠淚,或以憂鬱恍惚的神情說:「答應我,你不會離開我!」

 

  同為女人,羅莉塔與母親夏綠蒂縱使一脈相連,仍有著競爭意識,彼此對立。而面對男人時,更是如此,暗暗地爭風吃醋。寂寞的寡母求的是男人的愛來澆灌其枯渴許久的荒地;青春飛揚的少女要的是若有似無的父愛,更多則是刺激與新鮮,畢竟這男人與她同齡的男孩太不相同了!

 

  有如天助似地,老男人如願得到少女相伴,卻怎麼都關不住她日漸成熟的心思,或說也無法滿足她的想望了。於是,少女開始往外探求,顛簸過後最後終願歸於平靜,找了個年紀相當的平凡男子嫁了,臨盆在即,沒錢養育便求助於她曾經的情人──她的繼父。

 

  看到後面,杭伯特之於羅莉塔很明顯是何等存在?肯定並非「真愛」。年幼時,是有趣的玩物;喪母時,是可供予她生活所需之避風港;成長後,是其追求自由與愛好的阻礙;婚後,是唯一能夠幫助她的金主。怪羅莉塔無情自私嗎?但杭伯特也始終迷戀她那充滿媚氣、極為蠱惑的嬌小身驅啊!

 

  原著小說有描述杭伯特為何特別鍾情少女的原因,但電影裡並無提到這段。但我想,這敘述有否不甚重要。忘記是在哪本書讀到的,在古代的西方,有老年男子求童女赤裸共眠,為求芳華以恢復其逝去的體力、滋養不可能再追回的容光。

 

  只要是人類對於「青春永駐」總無法抗拒,所以我們或哀嘆或懷想過去的年輕氣盛,或羨慕或嫉妒那些初昇者放肆揮霍自己的青春。羅莉塔之於杭伯特是什麼?是美好的舊時光、是未來的新能量,是慰藉、是激情,是一切!

 

  太愚蠢了。愚蠢得可悲,可悲到愚蠢的境界。可我沒資格批評,因為我也是人類,嫉妒剛萌發的嫩芽、驕傲地噘起紅唇的她,我想要佔有她那副模樣。

 

  話鋒帶回電影,假使該片能夠於現下翻拍第三次,我希望杭伯特由Colin Firth來擔任、羅莉塔則是Chloë Moretz。他們兩位都恰巧於詮釋角色的最佳年齡,一旦錯過了這時機,我實在想不到更好的人選。

 

  不過呢,我會認真考慮找原著來看,然後一邊閱讀一邊讓這兩位演員在我腦中好好演繹《一樹梨花壓海棠》,過過乾癮(而且這種方法還真的比較實際),心滿意足地讚嘆:「Beautiful Sick Incredibly!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