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lie

 

 

  一月,一整年最該繽紛飛揚的日子。慶幸在十一月的第一天,我就邂逅了這麼好看、動人的電影──《艾蜜莉的異想世界》(Le Fabuleux Destin d'Amélie Poulain)。該片名聲不小,就算沒看過的人應該也聽過其名。於二○○一年上映,是十三年前的電影,已經不算新了。

 

  然而,經典為何是經典,即在於無論時間或價值觀如何改變,都摧毀不了其風華,永遠能夠帶給讀者或觀眾繆思與感動。《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絕對是夢想家的代表作。為什麼我敢打包票?因為,我就是那個每時每刻小劇場不斷衍生、上演的人。

 

  故事內容不作贅述,但我願分享其中一句印象深刻的台詞,不是從主角口中而出,是來自裡頭的一個落魄作家,他說:「生活充滿了失意,而這些失意表明:『人生一直在排練,卻從來不上演』。」或許我們永遠躲在自己的舒適圈裡、小劇場中,不敢跨出那一步去看外面的世界、去接觸自己真正喜愛的或不喜愛的人群。我們排演了這段台詞、那幾個橋段好多遍,卻總不讓自己登台亮相,走到最後才後悔:「為什麼我沒有一個跨步跑上台,只能一直在幕後練著自己的獨白、獨角戲?」

 

  艾蜜莉(Audrey Tautou)是個具有童心的角色,性格可愛,喜愛助人(雖然不見得真能幫上忙)。她心裡始終躲著一個小女孩,一個不敢真正面世,當愛情來敲門時,她想打開,卻只敢從門上小孔往外張望,而那個人一再離去後,她又費盡心思地遞給那個人邀請卡:「來吧!來找我吧!」她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裡;她亟欲尋找那位與她契合、愛作夢的同伴,因為她想讓一切變得更寬闊、美好且精彩。

 

  男人終於看見了門另外一端的艾蜜莉,他身體裡同樣住著一個小男孩,也早已尋她千百度,更明白自己不可錯過她。因為,他們同是難得一見的夢想家。我想,比起女人,男人更需要一個可以和自己一起造夢的伴侶吧。

 

  觀看《艾蜜莉的異想世界》讓我很有共鳴,許是我從小也總愛自言自語、胡鬧瞎混之故。我的興趣是仰望天空與散步,然後開始幻想一些不著邊際的景象,睡前也非得想個有的沒的才沉沉睡去;我也喜歡把手插入咖啡豆或一袋滿滿的乾貨之中;小時候曾經把十個手指頭插滿了小泡芙,接著一個一個吃掉、攀上自家陽台與鄰居家陽台之間的窄小連板,以為自己在走鋼索,被老爸訓斥下來。我無法停止想像,我也無法想像不再想像的我會是什麼模樣。

 

  對於愛情,我也如艾蜜莉般有著憧憬與幻想。而當他將離我或已離我而去,我會黯然神傷,自己默默掉淚,用看電影來治癒自己。所幸,我不如艾蜜莉那樣害羞,見到喜歡的男孩子我仍會勇敢地上前迎接他的到來,當然,我希望我們可以分享彼此繽紛的小世界,並且享受其中。

 

  電影最後一段,香甜如可口的葡萄蛋糕,艾蜜莉主動吻向尼諾(Mathieu Kassovitz)的兩頰後,指著自己的唇角,尼諾也輕輕地輕輕地靠近、啄吻艾蜜莉。不甚激情,卻充滿柔情蜜意,兩人都帶著羞怯,可愛極了。

 

  該片與轟轟烈烈如火燒燎原的《敢愛就來》(Jeux d'enfants)大相逕庭,卻都深刻描寫了法國人浪漫自由的愛情觀──戀上一個人就要表達出情意、當機會來臨時,莫讓它從指縫間溜走,「我不怕你不愛我,就怕你不敢愛」。

 

  寫到此,我又想了,可能我生性相當適合當法國人吧!啃著麵包、穿著綠色的貼身毛織短袖上衣,紮著一件靛藍色百褶A字短裙,踩著帶跟蜜黃涼鞋,然後享受著塞納河畔的晚風吹拂,在腦中告訴自己:「我要談一場很棒的戀愛!」轉過頭,看見笑容裡有著陽光的男孩,對他撇撇嘴角說聲──Salut

 

 

 

*整張原聲帶試聽,不聽會後悔喔~

 

 

 

 

,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