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去臺北戲棚看了國立臺灣戲曲學院京劇團主演的兩齣戲〈擋馬〉及〈虹橋贈珠〉,兩場武戲皆相當精彩。但因為〈虹橋贈珠〉的劇情設定相當耐人玩味,使我特別喜愛。

 

  先來說說演員方面,飾演凌波仙子的金孝萱扮相美艷妖嬈,而她的花槍功力更是了得。在後面堆積高潮的群戲,見到其精湛的演出,著實值回票價。散場後,與友人跑去找她拍照,是位非常具有親和力的藝術家,她甚至握著我的手說:「要常來看戲喔!」暖暖的體溫透過手部沁入心底,洋溢的是熱忱與對觀眾的心意。

 

  而擔任二郎神一角的是戴立吾。我前陣子才讀完關於他的專訪文章,壓根兒沒想到會看到他演戲。可惜這齣戲二郎神能夠發揮的部分不多,較沒能看到他施展身手。不過,若專要看他的戲,我尤其想看他扮美猴王。

 

  切入正題,來介紹〈虹橋贈珠〉的來龍去脈。居於水裡的凌波仙子早已欣羨書生白泳文才許久,而於某日因緣際會在虹橋相遇,一見鍾情,凌波仙子贈白泳寶珠為定情信物。兩人互訂終生,卻因到底殊途,震怒了天庭。以二郎神為首的眾天兵天將誓言要拆散這對愛侶。為此,凌波仙子率領手下與天兵天將大戰一場,終於贏得自己的幸福。

 

  細想想,莫論凌波仙子是否為仙為妖或為人。她與白泳之間的愛情不被允許的理由,是他們本就「不同」。何謂「相異」?我們可有許多解釋:是身分階級上的懸殊;是身處環境不同的因素;是文化上的分閡……只要是從根本上的差異就算。

 

  因為這樣的「差別」,使得凌波仙子與白泳的愛情受盡阻礙與磨難。但擅自決定他們不可結合者為誰?說穿了,即為與這對情侶毫無相干的神兵天將,他們實質上就是一群自以為背負正義與道德使命的人。甚至我說,是父權社會的統治者及信徒,他們認為凌波仙子是其附屬品;他們認為凌波仙子不該違背既定成俗的規條,私自與白泳約定終生,所以他們自以為有權利拆散這對鴛鴦。

 

  女人挺身捍衛自己的愛情,與勢力龐大的父權隊伍奮戰。愛情,是她個人的事;幸福則由她來定義,別人無權干涉介入。她願意承擔一切成果,只因這是她的──「私事」。

 

  寫到此,不由得想提及凌波仙子的丈夫,白泳。一介書生,他順承凌波仙子的愛意。但唱詞句句都在訴說其如何對仙子外表傾倒,甚恐得到如此出眾佳人。再看到故事開始,仙子因欣賞白氏翩翩文采,而願許訂終生。女人癡迷的是男人的才華;而令男人心醉的卻是女人的外表。好吧,號稱是「翻白眼天后」的我,對此忍不住眼睛翻了幾重山。

 

  當女子為愛而戰時,手無縛雞之力、空有才華的男人只能在一旁焦急不已。除了坐立難安,他也不能為剛新婚的髮妻做些什麼。不過,再深入想想,縱使他無能為力,在危難時出來作個模樣擋在妻子身前,難道不會讓其妻更感安心與擁有更多的勇氣來應付接下來的硬仗?但他,只會乾、著、急。

 

  我只道,這齣戲體現出女人為守護愛情而執著而勇敢,她奮戰是為了自身的幸福。可是,當事情發生時,只能也只會躲起來乾著急的男人可以帶給這麼一個堅忍強大的女子幸福嗎?想必,這又會成為另一齣戲了。

 

  看了幾場京劇下來,〈虹橋贈珠〉是我最愛的戲碼。如上述所言,由於該戲描寫了女人在傳統父權下,不受世俗及輿論侵擾,積極掌握愛的自主權,勇於追求並為愛奮戰。我喜歡這般剛烈的女子,卻還是覺得,談到了愛,女人終究犯傻。可若要是清醒,也不會墜入了愛河裡。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