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30547

  

  天剛從盛夏中的台南返回台北。一下車,從空氣便能感受出不同。今天下班後,坐在電腦前泡了杯藍莓冰茶給自己,靜靜回想起上週五才剛抵台南的那夜。

 

  那晚的台南空氣也悶,但一坐上了摩托車,沁涼夜風撲面襲來。我望著甚是黑濃的天空,少光害,就連夜也可以這麼黑。我好久沒看到那麼黑的夜了。載我的人是朋友表妹,她車飆得奇快,慣坐快車的我倒也開心享受。

 

  高鐵站到朋友表妹家需一些時間。而當我凝視這黑色夜空時,我突然想起羅大佑的《鹿港小鎮》。說起這首歌,我最愛的兩句就是:「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鼻頭不禁泛起一陣酸。

 

  打高中畢業後來到這裡,我是喜愛它的便利。小時候我怨老爸為何要從台北搬到鄉下?老爸都僅淡淡回一句:「苗栗很好啊!我討厭台北。」

 

  「台北很方便啊,什麼都有。」

 

  老爸這時便狠狠瞪我:「苗栗有什麼不好?好山好水好空氣。」

 

  的確沒說錯,但橫批就是,你知道的,那句嘛──「好無聊。」

 

  然而,我已在台北生活了七年,打混這樣不長也不短的時間,卻也開始生膩厭煩。或許可以說,這也是為何我居在離台北市有段路程的淡水原因之一吧。

 

  這次是我第三次去台南,卻是初次真正愛上台南。台南人似乎對自己的家鄉有份驕傲感,他們好像都能夠抬頭挺胸地說:「我是台南人」或「我從台南來的」如此介紹自己。

 

  也許和台南的機緣到了,所以我愛上這座古城。人們有著不輸日頭般的熱情與親切,可以說是「台」,也是一種樸拙的美麗。

 

  我們抵達台南的第一夜,光夜空就刺激了我許多思懷與想像。空氣裡散著一口香甜,清風攪在妳耳邊喃喃唱著自己的悠長歲月──漫呀漫、慢呀慢、搖呀搖,語言可能為荷蘭語或古台語亦或日本話,但所有意思都只請妳將自己擺盪無能停靠的心停泊在這座曾有一片內海的古城。

 

  車行至大東夜市。人多,但還算能過。我曾經差點在士林夜市被人海滅頂,難得還可在大東夜市呼吸。聽朋友表妹說,這人潮不算多。

 

  夜市,果然還是要露天才逛得過癮!大東夜市攤販之間不算擁擠,有吃有喝有穿有得玩,不會令人失望,卻讓人陷入迷惘的狀態。要吃什麼?東西太多了,沒有目標的話著實難以取捨。想喝什麼?飲料?又或吃個冰解渴嘛?難!因為都挺吸引人的。

 

  於是乎,第一道就來了支現做的「旗魚黑輪」。小小一支十元不貴,魚漿有勁且香,還包著蛋黃,真夠讓我驚艷。再來尋覓卻是有些普通的小吃──滷味。但這滷味聽說是上海口味,便有些好奇地點了些菜來吃。這攤華慈堂滷味滋味倒是不錯,尤其沾其辣醬更顯滷味之香,辣醬好適合來拌麵。吃到最後真的很想來碗白麵,把滷味及辣醬全倒下去拌在一起大快朵頤!

 

  可想而知,吃飽就得要喝足。一夥人就開始尋覓哪兒有好喝的。同樣是在朋友表妹的推薦下,我選擇了古早味冬瓜檸檬來解渴。好喝是好喝,但有股……薑味的感覺。我喝不大出來,可以確定的是那味道帶著些許香氣,使得冬瓜檸檬喝來頗微妙。

 

  本就是個胃口不大的胖子,飽了也不敢多吃。便跟著眾人腳步走走繞繞,再度跨上朋友表妹的車,一路狂飆回他們家。我一直幻想有攝影師在跟拍,因為我們正在錄製《來去鄉下住一晚》之類的,然後後製畫面上中央會有一句或兩句白色日文字幕。

 

  每次坐在後座,尤其夜晚,我總愛尖叫,看是要大叫還是唱歌好。縱使心裡回響著的是《鹿港小鎮》,我卻想唱吳奇隆的《追風少年》,而最後自己到底唱了什麼還是鬼叫了什麼,現卻也忘光光。

 

  那一夜我沒喝酒,但仍舊很high。或許是台南空氣魔幻,讓我像抽了大麻之類。然後,我想瘋狂聽老歌。

 

P1030549

P1030550

P1030551

P1030553

P1030554

P1030556

P1030557

P1030559

P1030560

 

 

 

 

 

, , ,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