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yupost

 

 

  陣子看了《一代茶聖千利休》(利休にたずねよ),直到現在才提筆書寫。這部電影要怎麼寫呢?要怎麼寫才能如利休所體現的茶道一般美麗雋永且純粹呢?我不知道,僅能以自己樸拙的文字盡力告訴讀者們這是值得一看、反覆回味的佳片。

 

  電影以倒敘法來描寫利休一生,寫他如何受到織田信長的賞識,而豐臣秀吉當初是如何為這一代茶道大師所言之美而傾倒於茶道世界裡,並漸漸對利休這個人從起初的敬愛到因他受眾人推崇而嫉妒生恨,最後命令利休切腹自殺。

 

  透過本片,可見到利休對於美的追求不僅是茶道,而是所有的事物。所謂的美,該如何定義,也是由利休──這個最懂得「美」的人來判斷。很抽象吧?其實不然。世人往往認為的表象之美,是華麗且完整的;而利休的美,卻是樸素且帶有缺憾的內質,殘缺之美才為美的最高境界、簡俐之美才是美的真魂,過多的裝飾不過是浮誇更還掩蓋了其本來的光芒。

 

  故事要角有四位,一個是利休,一個是利休之妻,另一個是秀吉,再來便是利休初戀的高麗女子。

 

  利休本為紈褲子弟,鎮日花天酒地,卻想拜當時的茶者武野紹鷗為師。某日,他見到一名被綁架至日本的高麗女子,對其堅毅且嫻靜的氣質動了真心。女子如木槿,透著淡淡香氣。儘管兩人語言不通,但在利休的柔情之下,女子也對他漸漸卸下心防。利休愛到情濃,決定解救這名高麗女子,願帶她回去高麗。但兩人逃不出天羅地網,最後逃到了一間位於海濱的漁夫小屋。

 

  女子將在逃走時所摘下之木槿藏在懷裡,再拿出時花兒已枯萎。她看著垂死木槿,輕輕嘆息。利休見狀升起了火,受寒的木槿才逐漸恢復生氣。高麗女孩對利休一笑,眼神漫著欣慰與感謝。

 

  包圍在小屋外的追拿者久久不散。他們若出去,這女孩將會面臨生不如死的命運;而現下他們也無處可逃。利休以紙筆寫下漢文,詢問女子若不願做奴做婢,是否寧死也不屈?女子點頭。利休拿出老鼠藥,混入茶粉裡,為女子泡了她人生的最後一杯茶。他說,他會在她之後追隨她而去。女子喝下茶前,細聲說了句遙遠的朝鮮語。利休點點頭,眼見女子喝下毒茶美麗地死去。

 

  在高麗女孩轉身之後,利休見識了最高境界之美。他因此視這份缺憾為最高的美感指導,開拓出「和敬清寂」(わび・さび)之道;在高麗女孩轉身之後,他腦海中最為鮮明的印象即是她在雨中奔跑的模樣──素靜卻動人,裸足踩在沙灘上,濺起打在沙灘的雨滴,飽含水氣的沙粒星星點點黏在裸足,是撥撩心弦的景色;在高麗女孩轉身後,利休並沒有馬上追尋她的腳步,而又活了數十年,過了起伏高迭的一生。

 

  當秀吉尚未成為「天下人」時,他崇敬利休。秀吉也是美的信徒,但對於美,他的定義卻與利休大相逕庭。漸漸,他嫉妒鋒芒四射的利休受眾人愛戴、他憎恨為何「美」是利休說了才算?明明他才是「天下人」吶!在利休面前,秀吉自卑、抬不起頭,但他由於站在權力的最高峰,自然不容許如此。於是,秀吉選擇轉身──朝向他宏偉壯麗的「美」。

 

  在秀吉轉身後,風光的利休開始走得步步驚心。他或許未曾想過要奪走秀吉的天下,但他太受到眾人的愛戴與推崇,而他所認定的美亦被視為主流,自然令同樣熱愛藝術的秀吉眼紅,是另一種形式的「功高震主」,使得秀吉對利休產生殺意。在秀吉轉身後,利休以不變應萬變,他繼續追求美的最高境界、他繼續於斗室裡鑽研茶道;在秀吉轉身後,他也算到了自己已離大去之期不遠矣。

 

  宗恩是利休之妻,一生伴隨利休左右,是最懂利休的人與最棒的助手。她知道丈夫帶只綠色香盒時時刻刻不離身;她曾問利休自己是否適合作為他的妻子,利休輕輕地說,除了宗恩沒人更適合了。

 

  電影中,由中谷美紀飾演此角。原本看不出宗恩對利休的深情,但從她陪利休走到人生的最後一刻,不離不棄,默默支持,就能看出宗恩對利休用情至深;而利休死後,宗恩拿著丈夫的寶貝香盒就要往外砸,卻在擲出時,懸崖勒馬停住了手。這時,兩行清淚才奔流出眼眶,可見其用情至真。

 

  在利休轉身之後,宗恩不把香盒交給秀吉的使者,是她對丈夫的守護之愛;在利休轉身之後,她因作為一個女人應該有的嫉妒而打算將香盒毀棄,但畢竟愛屋及烏,既然深愛的丈夫如此珍愛,她也就只能將此香盒保存。在利休轉身後,宗恩終於流下淚水,淚水飽含著愛與恨,也有悲痛、遺憾及不捨。

 

  在《一代茶聖千利休》中,「轉身之後」,蘊含了死亡與背棄。一個轉身,有著那麼多那麼遠的意涵;一轉身,再也無法回頭。人生百態,竟然可在一斗室一茶碗中。一個人為了極致的美,就連生命也不當一回事,美得極致。

 

  不得不說,在製作團隊的打造下也令此片成就了「美」。無論畫面構圖、演員詮釋、服裝造型到背景配樂在在皆為美學,獨一無二的日式美意識,向觀眾宣告他們大和底蘊是素靜質溫性醇厚。

 

  唐朝詩人白居易的〈放言〉之一首:「泰山不要欺毫末,顏子無心羨老彭。松樹千年終是朽,槿花一日自為榮。何須戀世常憂死,亦莫嫌身漫厭生。生去死來都是幻,幻人哀樂系何情?」片中引述了其中美句──「槿花一日自為榮。何須戀世常憂死?」

 

  利休的辭世之句:「人生七十,力圖命拙。吾這寶劍,祖佛共殺,提我得具足一大刀,今日此時才拋給上蒼。(人生七十 力囲希咄 吾這寶剣 祖佛共殺 提ル我得具足の一ッ太刀 今此時ぞ天に抛/參照頁面《維基百科》)」或許,一生凜然大無畏的利休告訴了世人,一世如幻生,縱使一日也要盡情綻放,堅持自身所好所美吧。

 

以下圖片來源網址

rikyu

 

【延伸閱讀】【延伸悅讀】日本茶聖千利休

 

 

 

 

  

, , , , ,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