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gaseishunnikuinashi

 

 

  於看了《KANO》。好慶幸,我進電影院第一次看國片是這部。先前有人對這部電影質疑、進行批判;也有人高呼叫好,大讚它又刷新了台灣電影的視野,突破了界線。

 

  對於運動無感的我,對棒球也沒有特別熱衷。但總想著要進一次球場好好感受那令人熱血沸騰的溫度與氣氛。託之前同事的福,我去了一次天母棒球場觀賞球賽。運動白癡如我,完完全全看不懂,只知道大家跟著歡呼時我要歡呼,大家站起來吶喊並舞動加油棒時我也要融入其中──感想是,很棒!雖然我看不懂,但卻能徹底感受到,不管是球場上的球員還是觀眾,大家擁有相同的目標,並朝著同個方向前進:「勝利」。

 

  說回電影《KANO》,描寫的不單是青春,更有那早就被人們遺忘的歷史。那個年代是什麼模樣,生於八年代的我一概不知。從小讀的教科書上,也不會書寫到那時候的人民也有單純美好的小幸福。爺爺奶奶稱呼自己的爸爸媽媽用日語,叫哥哥姐姐也用日語,從日本來的東西對他們來說就是上等舶來品,對日本人他們或許還懷有些敬意,對日本這塊土地更仍有所憧憬。親日嗎?媚日嗎?我想,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不可能只有兩種答案,歷史也是如此。

 

  歷史,肯定有其美好的一面,也絕對有它醜陋的地方。但我們能斷然說全部都是美好的或全部都是醜惡;又或,好的佔得多、壞的比率少,這多寡份量是能清楚判定的嗎?無法,不可能。

 

  《KANO》很明顯地選擇了美好的部分來敘述,因為這部電影要做的不是要挑起歷史仇恨;而是要提醒大家曾經有過那樣的光榮──不分族群、目標一致,球場上只需爭勝敗,而非其餘不重要且有失偏頗之事。

 

  看到電影裡的少男們為了甲子園的夢想努力前進,不由得想起好久好久以前看過的日劇《菜鳥總動員》(ROOKIES)。少男們的青春歲月,不是枯燥地準備升學考試,而是精一杯(日語:奮進努力之意)地為勝利拼搏,只願不讓自己後悔,不讓青春空白,讓人生添畫上更多的繽紛色彩。

 

  少年的夢想是絢麗的,但他們有勇氣及毅力去實踐,且不達到目標絕不放手,為什麼?因為,他們認為「我可以」!無須在乎過去與未來,最重要的是「現在」。

 

  聽說,日本小男孩的前三志願有一項就是「當上棒球選手」。棒球之於他們,從來就不是陌生的運動。小時候跟爸爸一起玩拋接球;上學校後開始跟同學組隊打棒球;中學進入社團,剃平頭,練跑、練丟球與接球、練揮棒,日復一日不以為苦。高中野球少年唯一的夢想即為「甲子園」。

 

  《KANO》中的孩子正值這樣的年輕歲月,他們還不用把家計一肩扛、看到異性也只是羞含淡淡情愫,將苦澀愛意深埋心底、對於前線戰場並非一無所知,只是那時局勢尚未如中後期般吃緊。他們還稚嫩,為何無權恣意揮灑熱血,把氣力盡數投注於他們最愛的棒球裡?

 

  從一場球賽都未曾贏過的球隊,突破無數風雨阻擋,終於進入甲子園甚至拿下亞軍,這是他們對自己青春努力寫下的輝煌一頁、為自己奮不顧身的熱愛打出的精采天地。

 

  然而世事難料、人生無常,在這場光榮戰役過後,隊員們也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不管如何,這段莽撞青春絕對是他們或長或短的人生中,最清晰、輕快卻也份量最重最滿的記憶。當然,也是一記最完美的全壘打。

 

  「青春無悔」(わが青春に悔なし),在這群少年身上已歷歷體現。

 

 

 

p.s.佐藤直紀在KANO》的配樂好精彩呀!近期看了他的配樂作品,發現其風格是走磅礡路線。

 

 

 

 

 

, ,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