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jpg

 

 

  天終於把《心之谷》(耳をすませば)看完。之前只在電視上看過前段、中段,後段如何發展總是因為被老爸搶走遙控器而看不到。

 

 而看完的第一個感覺是,真可怕,我都活到這把年紀了卻還是像個國中女生那樣癡癡地、漫無目標地生活著。如果人的壽命有到一百歲,那麼已經走到四分之一的我,回首這二十五年來,自己到底在幹什麼呢?

 

  國三時期的我,和很像,平常喜歡寫寫東寫寫西。但那時候,因為迷戀日本偶像,早早就下定決心之後大學要念日文系。不過,我沒有像她一樣有個帥氣還會拉小提琴、立志當個小提琴工匠的男朋友,可以談段互相勉勵、共同前進的純愛。

 

  說回電影,注意到聖司,聖司吸引了的前段劇情,不禁令我聯想到,我最喜愛的日本電影之一《情書》。

 

  借書證往往被貼在書本的最後方,上面往往留有借書者的名字,明明是相當具有個人隱私感的,卻成為表露愛意的信物。那感覺要怎麼形容才好呢?像沾了紅糖的檸檬吧,酸酸的,卻也甜甜的。青澀的初戀,想讓對方知道卻又不敢讓她或他明白;喜歡卻不敢開口,若即若離、若有似無。

 

  暗戀,或許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年少時最不可或缺的生活重心。少了「暗戀」,那慘綠時光會變得多麼多麼黯淡?

 

  而知道聖司早已有了目標,自己卻還像個浮游般飄盪在這個世上,才真正開始茫然、失措。我想,其實並非不願意面對現實,只是喜好自由、討厭束縛的她面對龐大的升學壓力、找不到目標而選擇了逃避,逃到字裡行間裡、逃去浩瀚書海中。因為,唯有在書籍間、在自己的思緒裡,她才能獲得釋放。

 

  雫想要與喜歡的人一起同行,想要追趕上聖司的腳步,這份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就像《惡作劇之吻》中,琴子努力追上直樹,也是同樣的狀況。女孩子遇上了一個她覺得比自己還要優秀的男孩,不是產生羨慕或嫉妒的心理(說到這,我就很不懂費茲傑羅的妻子潔妲在想什麼?如果是我,有這麼會寫故事的作家丈夫會感到相當驕傲。而當他完成一部小說時,我會靠在他書桌旁邊,搶當第一位讀者。然後,繼續好好鍛鍊自己的文筆,還有充實內在),而是想要更努力提升自己的質感,也樹立目標,好讓自己成長,讓自己成為能夠與他並肩同行的人。

 

  當聽到聖司他外公所說到的「原石論」時,也令我心有戚戚焉而幾度紅了眼眶。我認為,沒有一個人起初就是一顆寶石,每個人都是縮在石子裡的美麗結晶,但經過磨練後,呈現出來的是否依然美麗卻又是別話了。

 

  雫所做的夢,我懂;她歷經的心境轉變與掙扎,我也懂。因為我也曾是個愛作夢的少女,把考試與升學當作例行公事,無聊透頂,直到現在也不懂為什麼人人都非要升學,將考上好學校當作出世之唯一途徑。

 

  然而,現實是必然殘酷的,的姐姐說的不無道理,只有國中畢業到底能做什麼?其實,完成這「常規」的學業,不完全是為了上好學校,畢業後覓得一份好工作,而是要將自身才華再提升發亮、擴大自己的眼界,才能夠開創出自己的另一片天地吧。至少,對來說如此;對我來說,也是完成當初目標的一個步驟。

 

  片尾,兩小無猜共乘腳踏車去迎接朝霞,一片雲海淹沒了城市。不久,日光終於探頭,他們欣賞美景的同時也許下承諾,很是純情。年輕的心意氣蓬勃,猶如初昇的太陽。未來的事情,沒有人會知道。卻也映襯著聖司曾說過的:「不做就不會知道(やらないとわかってない)。」還有,一句為自己打氣的話──「做就對了(やればいい)!」

 

  青春如此,人生應當如是!

 

 

【延伸閱讀】

[影評]心之谷──少年少女的神話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