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shi

(圖片來源:http://www1.nhk.or.jp/kanbe/index.html

 

第一回/生き残りの掟(生存的法則)

謀は密なるをもってよしとす將謀欲密

  等待許久,終於看到《軍師官兵衛》。一開場,岡田准一所飾演的黑田孝高騎馬的模樣就足以震懾全場,奔騰在山林裡的意氣相當酷帥。在氣勢磅礡的開場後,就進入到了官兵衛幼少時代的生活。編劇對於其家世的敘述簡而有力,不拖泥帶水。

  官兵衛在幼即喪母,失去母親的他開始學會堅強與獨立。沒有媽媽陪在身旁的孩子,加上他未來是要承擔一家生計之長,萬吉(官兵衛乳名)下定決心要成為出色的男人。這段看來令人感動卻也鼻酸。是我在這一集中最喜歡的橋段之二。

  而萬吉的青梅竹馬おたつ,因陪同萬吉去摘草藥,向萬吉要了個獎賞那橋段也令我大感意外──她請求萬吉,讓她作他的妻子。要怎麼說呢?這是很大膽的吧?女子向男子求婚,或許搬到現在來看並不少見,卻也絕不會是見怪不怪之事。何況在幾乎是媒妁之言、指腹為婚的時代裡,請求少主娶自己的女人更為罕見。不禁佩服おたつ的勇氣,我腦中的小劇場也因此萌發起來。

  從萬吉少年時協助父親定亂、揪出內賊,就可看出其沉著、穩重(這其實也是因其母早逝所致)的性格;再看到,當他知道,「比起擒王者,為軍師參謀者地位更為不同、重要」時,眼神發亮閃爍的樣子,就已經知道他正走向自己的未來之道。路,果然還是沿著自己的性格與志向來走才好。

  以一篇好文章來說,要有起承轉合,而就算不讀承與轉,光是起與合就能頭尾呼應、讀出個頭緒來。《軍師官兵衛》的第一回〈生き残りの掟亦是如此,從黑田孝高壯年為序曲,而以孝高行元服之禮,十六歲為成人作終幕。

  《軍師官兵衛》的第一回故事在戰亂不斷之中發展、延續。黑田所處之世本為亂世,而亂世人才英雄輩出,足智多謀的官兵衛將會在這洪流裡扮演何等角色,令觀眾拭目以待。

  總之,第一回我沒什麼好挑剔的。頂多還是,三十三歲的准一演起十六歲的稚氣未脫男孩仍有些違和感。當年剛出道的他有點嬰兒肥,甚至比十六歲的孝高還小兩歲呢!進入而立之年的他,多了份成熟氣息,也比二十代時纖瘦美型的模樣結實、壯碩許多。看著看著,覺得由准一來飾演官兵衛實在太適合他了。一是媽媽從他年紀很小時就不常陪伴在身邊,使他習得如何自立自強;二為官兵衛沉著、腦袋裡藏了許多謀略的感覺,也與這個天蠍男有重疊之感。

  不過,看完第一回,我糾結的仍是おたつ向萬吉請求讓她當媳婦的那幕──好震驚啊!

 

第二回/忘れえぬ初恋(無法忘卻的初戀)

「半ば進み、半ば退くは誘也(半進半退者,誘也

  第二回的開場也是孝高騎馬。導演或編劇或許非常喜歡准一騎馬的神勇模樣吧。而長大後的おたつ感覺很能生(笑)。可是南澤奈央比較適合時裝。查了資料才知道,她竟然小准一十歲!這個……就……嗯……看得出她膚質很好,但的確看不出她年紀那麼小。

  第二回的主力場面還是血淋淋的戰爭亂鬥,也就是因為亂世,所以打打殺殺也是淪為自然。官兵衛被一個紈褲子弟嘲笑是賣眼藥的。在階級分明的武士社會裡,重視世家的血統,說是「士農工商」,商人屬於這四層之中最為低下的階級,當然「半路出家」的黑田家會被瞧不起。

  不過,成功者必定懂「忍」這個字怎麼寫。官兵衛面對嘲笑也不以為意,卻在與主公對弈時,忘記了一項重要法則──永遠不可以比上位者強(大家都要好好記住這點呀!真的很容易會被討厭的)。

  官兵衛第一次出陣,想必是又懼又喜。害怕的是,上場表示你爭我奪、你死我活;開心的是,可以好好表現立下大功。該說幸運如官兵衛嗎?但我想,成功也是需要幾分幸運的。他有足夠的智謀讓他不用舉刀殺敵,就能立下戰果。卻也在初戰讓他體會到戰爭的無情與殘酷,以及生命的無常與脆弱。

  上述提到嘲笑官兵衛的那傢伙,不僅沒能力還蠢得可以。要不是官兵衛發現敵方詭計,他早已成了刀下亡魂,幸運生還後卻敢向父親炫耀、邀功。這到底是哪裡來的傻子?

  不免俗地,延續第一回,官兵衛也是在關鍵時刻講了一句從中國兵法研讀而來的謀則。真沒想到,兵法內容竟還是從日本大河劇而得知的。以前國文課、歷史課都沒教。蘇軾的〈教戰守策〉算嗎?而《孫子兵法》,也只知道孫子是中國偉大的軍事家,所撰之書為將士必讀本,讀了功力會增強好幾百倍之類的。總之,就像則傳說似的。

  這次藉由《軍師官兵衛》,倒也真的對兵法謀略開了眼界。這個男人似乎可以冠上「日本的孫子」之美譽的感覺。

  戲劇總像人生要有喜怒哀樂、酸苦鹹甜才有觀眾喜歡看。比起第一回,第二回更多了些曖昧情愫。當官兵衛與おたつ的戀情才真正要開始萌芽之時,命運卻開了個玩笑。

  說實話,只要喜歡,女孩子主動去追求所愛又有何錯之有呢?若我是おたつ,也會一輩子想要與官兵衛相守。而おたつ為什麼會答應下嫁給別人?我想,官兵衛可能怎麼想也想不透吧。男人與女人之間,隔了一條河,永遠觸不可及的銀河,繞呀望呀盼呀,難懂的。因此,在這世間要尋找一個可以彼此理解相愛的另一半是有多麼困難!

  おたつ所求不多,卻希望官兵衛一生都幸福。她不願他因為自己而被他人指指點點、成為笑柄;她也深知,官兵衛值得更好的。所以,她願意屈居下來,應從父輩之言。這名女子,是具有勇氣的。儘管她萬分掙扎、痛苦,她最終仍存有「捨」的勇氣。

  人說:「得不到的,最令人難忘。」我想,おたつ之於官兵衛亦是如此。於是乎,她成為官兵衛到死都無法忘懷的女人;官兵衛永遠在心裡留了個位置給她。「初戀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份愛情就如同這句話,隨風消逝在紅塵裡了。

  另外,還有個好深也好痛的感想,那就是──女人呀,自古至今都是利益上的一顆棋,身不由己。

  《軍師官兵衛》的第二條故事主線,是織田與藤吉郎的主從關係之建立。江口洋介所飾演的信長英氣勃發,酷勁十足。其眉宇間透散著狂野,我還蠻喜歡的。而竹中直人的藤吉郎也是好有趣好有趣,應該說我本來就覺得他好有趣,無論飾演什麼吧。

  不知道第三回會如何進行呢?畢竟第二回是在正要精彩的時刻結束。唉呀,好期待呢!

 

第三回/命の使い道(命之所途)

「怒りはまた喜ぶべく、憤りはまた悦ぶべきも。亡国はまた存すべからず、死者はまた生くべからず(怒可以復喜,慍可以復悅;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

  難得在今晚終於追上了NHK熱播的《軍師官兵衛》。自己在追的進度則是到第四回。先來說說隔得有些久的第三回感想。由於失去了おたつ,官兵衛成了一個悲憤填膺的男子。幸虧父親和祖父給予提點,他也出外散散心(?),漸漸將那份永不得消化之恨給放下。

  第三回的主題是「命の使い道。個人的翻譯是「生命的用途」。是的,翻譯得很直白,一點都不美。但這樣子卻真正讓我覺得,它是與官兵衛的一生有所聯繫的。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才會誕生到這個世界上。來到這個世界,為的不只是「學習」己所不能。生命真正是為了讓自己明白,自己的「使い道」。我可以做出什麼?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這不是學習,而是「尋找」。一邊生存著,一邊探尋著自我。這便是第三回的中心主旨吧。

  有一幕讓我反覆看了好多次──就是官兵衛一行人到堺去買槍砲的橋段。因為准一舉槍動作實在俐落帥氣,使我看了大約十次有。

  目前為止,我比較少說到另外一條線,織田信長與木下藤吉郎之間的互動。江口洋介的織田確實非常霸氣,炯炯發亮的眼神令人印象深刻。再說到竹中直人,他的藤吉郎也好有趣。不知道為什麼,當竹中被江口直喊猴子時,我心中都會洋溢著一股興奮感。

  雖然此次主角是官兵衛,但他一路走來是與秀吉脫不了關係的。因此,信長與藤吉郎這條支線也是份量恰好地精彩發展中。

  谷田章介先生也終於登場。他就是好適合飾演聰明且善攻心計的人呀!以他的扮相,其實稱作美男子也不為過。相當期待他之後與准一的對手戲。

  整體來看,目前節奏進展得頗快。在第三回,官兵衛還深深地沉浸在失去おたつ的哀慟中;而在第四回他邂逅了漂亮小妞おてる之後,就頗開心地一起生活了。關於官兵衛與おてる之間有趣的二三事,容第四回心得再詳解。

 

第四回/新しき門出(嶄新的旅程)

  啊啦啊啦,我好像更新得很慢(的確是很慢)。今天又再看了一次第五回,因為我一直以為第四回的心得已經補上。

  第四回的故事即如該集中心主旨「嶄新的旅程」。黑田官兵衛開始了人生另一階段的旅程,他邂逅了阿光,兩人互相抱持好感。宴席上,主君想為官兵衛指婚,本打算指阿光之姐、櫛橋左京亮之女「阿力」(是在《木更津貓眼》裡纏著小淵不放的桃子啊!遙想十一年前的准一和酒井若菜……真是美好的年輕人啊~)。但桃子(誤)因為她老哥的關係超級不想「下嫁」給小淵的(再誤)。所以阿光挺身而出,既然姐姐不嫁,她便主動說要嫁給官兵衛。之後,兩家就開心地舉行婚禮,但阿光她哥左京進整個不爽到破表(小家子氣到我超想揍他)。

  新婚之夜,官兵衛很坦誠地告訴阿光自己心裡有一個人。我不禁想像,如果我丈夫在新婚之夜告訴我說:「阿一(金田一嗎?我丈夫又不是美雪!),其實我心裡一直有個人存在,今後也不會改變。但我從今而後只有妳……」我應該會很震驚吧,雖然會落寞,但能夠確定那個人她再也無法返回,也是因為那個人的離開自己才會嫁給這麼專情的丈夫,可能也會感謝那個人……她的「離世」,我才能擁有這個人(好饒舌)。

  另外一面,織田x木下的故事軸正再展開。攻下美濃的信長揭「天下布武」之旗舉兵上京。眾人齊聲吶喊「天下布武」,令我不由得也跟著唸起來。因為「天下布武」的響き實在很有趣,雖然我起初會唸成「天下武布」就是。據說,天下布武有兩個意思,一是以武力征服天下;另一則是以武家支配天下。網路上找得到不少資料,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蒐尋。

  第四集基本上洋溢著歡樂的粉紅氣氛,戰亂的部分由織田那條線擔當;官兵衛負責完成結婚大事,與阿光甜蜜地攜手人生下一局。

 

第五回/死闘の果て(生死之戰)

  這集看得我十分熱血,看了兩遍也都在同樣片段泛起鼻酸。有生有死,有喜有悲。日本人的「無常觀」在這集也有頗貼切的呈現。戰亂之世,無人能夠保證幸福之長久,安穩的生活不是「應該」,而是值得充滿感謝、慶幸之事。

  官兵衛與阿光的長子「松壽丸」誕生。而從小與官兵衛一同長大的家臣武兵衛婚事卻尚未有著落,其父勉叔(誤)小兵衛因此相當著急。剛好,阿光的侍女阿國似乎對武兵衛有情。官兵衛和阿光就把這兩個人湊在一起。但一直很好奇的是,怎麼武兵衛好像不是很情願娶阿國。原因我猜有二,武兵衛想要好好地侍奉官兵衛,其他的他不作多想;要不然就是他不夠喜歡阿國。永井大的演技就……為什麼好像很心不甘情不願而且一付想要「我要上廁所,快憋不住了!」的表情。我想我可以理解武兵衛的心情,卻無法理解永井大的表情。

  另一方面,猴子去拜託竹中半兵衛為織田家效力。原本竹中拒絕,卻仍被竹中(咦?)打動,結果他願意效力的那方是猴子而非織田家。再看回官兵衛那邊,陷入了與赤松一戰的膠著,更可怕的是,在這場戰役黑田家失去了三位重要家臣,即為母里父子小兵衛與武兵衛,還有官兵衛的叔叔。為了不負故鄉、不負母里父子二人及叔叔,官兵衛奮戰到底,終於打贏赤松,也報了長年以來的仇。

  回城後,阿國急忙尋找武兵衛的身影。透過官兵衛的眼神,她知道她這場婚禮是注定無法舉行了。硬是將姬路與御著給守護下來的黑田家,雖說此戰告捷卻是無數士兵以他們的鮮血換來的。最後,勝利的悲鳴響徹姬路城……

 

 

(待續)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