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本書書影來源:博客來書籍館

 

 

最近看完了一本書,讀後不算感觸良多,但的確開啟了我對另一個未知領域的視野 。
這本書名為《性義工》(セックス ボランティア),作者是河合香織(かわい かおり)。
河合香織是名報導文學的作家,對於社會福利與兒童問題相當關切,也常以此為主題著書。
而《性義工》便是她的處女作,在日本的迴響不小,因為內容是普遍世人較不會去關心或是聯想到的身心障礙者之性愛問題

 

對一般正常人,能動能跑能跳,行動自如。不管談戀愛,或是作愛,只要兩情相悅之下,都可以很『正常』地進行。
但作愛這樣如飲食般平常的事情,之於身心障礙者而言,卻是更難以啟齒,甚至或許一生都不會或不能擁有的體驗。
在這本書中,閱讀者可以透過文字就能想見身心障礙者對性愛的追求,是不會少於也不會多於行動正常者。
如果還有人認為身心障礙者或是智能不足者沒有性欲,那就大錯特錯了。

 

身心障礙者也是人,他們當然擁有七情六慾。自然對於愛情、性方面也會有渴望與需求,甚至美麗的憧憬。
只是礙於身體上的不便,他們無法『想做就做』,或是『隨興所欲地做』。
對重度殘障者而言,『做愛』相當不便。但有時一股欲望充斥全身時,就連『手淫』都可能無法自理,必須由他人幫忙。
儘管如此,沒有人可以剝奪或要求,這樣帶有殘缺的身心障礙者或是智能不足者不能擁有性欲。
因為這是人類生與俱來的欲望與衝動。人之所以為何如此有這番欲望,內心中基於一種『』與『』的意念。


一開始,我對於描述關於身心障礙者對性方面也有所需求的觀感,的確是有些好奇與感到稍微不適。
但一直往下看後,我竟然難過得流下淚水。尤其是本書中,匿名為『竹田芳藏』這位老先生的故事。
由於竹田先生是先天性身體殘障,他的母親從小便教導他不可以也不可能擁有戀愛的經驗。因為他的身體,他不配擁有世俗中所謂正常人的七情六慾。
人人生而平等』怎麼會因為身體方面不夠完整,就宣判這群被上帝忘了關護的人喪失體驗情愛的資格呢?
竹田先生這一生不算轟轟烈烈,但也相當乖舛。他與他一生唯一的愛,沒有發生過一次關係,但對他而言,這卻不是重點。
雖然他自己也說,性是生活的根本。但他所指的性,並不完全算是肉體上的親密接觸,而是涵蓋更為廣泛的層面,也就是心與心真正的結合吧。

 

性,一直以來就是一種不太能公開,大談闊論的議題。
而身心障礙者與智能不足者性愛需求與問題,更被視為一種禁忌
不過,這些卻真正地需要被人們重視的。就像本書後記寫的,這並不是要探討或追尋身心障礙者與智能不足者在性愛方面,和普通人有什麼不同。
是要告訴大家,他們與行動正常、智力完好的『一般人』沒有不同。他們也有欲望,也對愛情抱持著一份想像。
他們也可以像正常人那樣擁有『』,可以生孩子、談戀愛等等。或許比『一般人』較有難度來進行這些事情,但他們仍是可以做得到吧。

 

在尚未拜讀過本書之前,我也從未思考過關於身心障礙者的性愛問題。
當然也不覺得他們會談戀愛,甚至生孩子。不過讀完這本書後,我才知道自己多麼的愚昧。
是啊﹗身心障礙者也是人啊!當然會談戀愛、會生孩子!
我也開始思考,台灣在這方面問題會是有何種的解決方法。
荷蘭那樣設有SAR(專為身心障礙者解決性需求的義工團體)?還是如日本有專門色情店提供此類服務?

 

我不知道在這本書之後,關於身心障礙者的性愛問題會有多少人真正地去重視、正視。
我不知道在這本書之後,這個社會裡會有多少人在乎身心障礙者對於這方面的追求與權利。

 

在我閱讀過後,產生了很多茫然,但這答案卻是難以尋找。這本書,帶我認識了一個我從不曾認識的世界,給了我不曾有過的想法。
沒有一個人可以保證自己是健健康康的過完一生。萬一突如其來的意外,自己也可能成為身障者。
在身體無法隨自我意願運作之下,卻仍擁有欲望,這是錯誤嗎?這不應該嗎?
會央求他人同情與自己做愛或是幫忙手淫?還是就此斷念,認為自己喪失這樣基本的資格呢?

 

或許在本書找不到答案,甚至產生了更多疑問。不過,內容的確反應了人性的真實與社會的殘酷。
身心障礙者面臨的世界,比起一般行動正常者還更為嚴苛險峻。也可以說,同樣是追求自我人生與生存意義,但身障者需要比行動健全的人拿出更多的勇氣與心力吧。

 

 

 

 

【作者簡介】

1226.jpg 

河合香織

1974年出生於日本歧阜縣。神戶市外國語大學外國語文學系俄文科畢業。報導文學作家。在2004年出版的《性義工》中,提出身心障礙者在性愛方面的議題,引起了討論。

*上述圖片與資料來源:http://www.shinchosha.co.jp/writer/1226/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