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rise

 

 

  著《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我突然想起好久之前看的《月昇冒險王國》(Moonrise Kingdom)。當下看完,只覺得故事好、配樂佳,想提筆寫些什麼卻也寫不出來。

 

  故事裡的孩子談著山盟海誓般的愛情,一起私奔,說要一生一世不離不棄,非君不嫁非卿不娶。大人們說他們荒唐可笑,才小孩子就要廝守終生,這到底是哪一招?

 

  不知怎地,今天的我好像懂了一點那部電影的意義。小孩子的世界其實很單純,說一就一,說二就二,沒像大人那般「不純粹」,考量太多因素,反而一切成空。因此,當他們對彼此說:「我愛你(妳)」時,大人總會取笑:「這麼小,哪懂得什麼叫『愛』?」錯了,真的錯了。就是因為孩子純粹而單一,所以說是愛就是愛。經過了深思熟慮,何嘗不也是種處心積慮、盤算心機?而這樣消化過的東西,稱得上「純粹」嗎?

 

  《月昇冒險王國》給人的感覺如童話,無論是故事設定還是影片的整體感,都如童話般輕巧純澈,帶點頑皮淘氣。故事主軸是由孩子們開始,也是由孩子們結束。想要的東西,真的有那麼複雜嗎?故事裡的兩個小主人翁,很明顯地,是需要純粹的愛。一個是孤兒,一個是父母不和睦的怪怪美少女,沒有人愛他們,所以他們愛上彼此,給對方純粹的愛。沒有心計、沒有說謊,我們的世界裡就只有我和妳、你和我。到底大人們憑什麼阻攔他們?憑自己的世道經驗與三思而行?

 

  我時常在想,人長大了,智慧也有跟著成長嗎?還是因為隨著經驗累積,或是靠常理判斷,而錯過或誤判了許多機會與事情?

 

  幼稚園時期的我,立志當考古學家,想要在埃及騎著駱駝迎向金字塔,或到祕魯的馬丘比丘,或到曾為樓蘭女的故鄉遙想當年盛況。但我已經忘記是什麼東西把我這樣的夢想給消磨掉了。可能……接觸的外物多了吧?一步一步,離自己想要的東西越來越遠;一聲一聲,告訴自己「不可能」。今年冬天去了紫禁城,我貼著廂房的窗戶看裡面的佈景,心想:「羨慕考古研究人員可以如此靠近這些古物(但寶貝其實都在台灣)。」

 

  不是因為小孩子無知才做夢,而是他們純粹且專一才有辦法做夢,甚至──圓夢。前幾天翻了本書,一篇標題寫「夢想中毒者」,太多夢想導致什麼事情都做不好,因此一事無成。看看現在的我,說實話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若要我想像十年後的我,只覺得外型就是個胖子,事業或愛情什麼的完全想像不出來會是什麼樣子。

 

  我羨慕孩子的純粹,他們純粹地愛人、純粹地做事、純粹地往前走。回想起《月昇冒險王國》,我發現自己的不純粹,發現自己早就用大人的角度來審視曾經是孩子的自己──恥笑他們哪懂得愛?笑他們不知道天高地厚。但話說回來,不懂的那一方,竟是已經稱不上也無法是「純澈」的大人了。

 

  希望,我可以回到很純澈的自己,然後找出答案。讓自己的心,像孩童一樣,單純,說一就一,說二就二,簡單地說出「我喜歡」、「我愛」、「我可以」、「我能」。讓自己簡化到零,重新開始,就像才正要開始的孩子那樣,執著地往前走,奮不顧身地愛,不去多想也不作多問,就是那樣「筆直地」走。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