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說:生平無大志,只想寫自己喜歡的故事。
-請注意!!-
創用 CC 授權條款
十一月鄭十一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釋出。
閱讀文章時,請注意"紫色粗體"為連結
若要轉載或引用任何圖文都請先告知我,謝謝。

我很開心各位朋友們願意留言給我。
但若是廣告或垃圾留言就不用了。
自己的文章自己寫囉!(我講得很含蓄了)
抄襲實在下流,但抄得爛更可恥呀~

echo

 

 

  在前陣子就已經看完三毛的《撒哈拉歲月》(原名:《撒哈拉的故事》),卻不知要從何提起,加上這段期間對於寫作也心有餘而力不足,寫不出自己滿意的文章,讀書心得便故作罷。

 

  但老媽上星期和我說,懂些紫微斗數的小姨說我命格就是過於重情,要多加注意,別死心眼了。思考著小姨的話,我卻想起了三毛。

 

  在《撒哈拉歲月》,我除了見到那我未曾踏上的沙漠世界,一色金黃、風沙昂揚,繞著三毛對那個國度的漫漫思念。還見到了三毛的多情與熱情。不管對誰,三毛都不吝惜給予自己的善意,那是熱情。要知道,一個沒有廣大胸襟的人是無法熱情的。而能寫出這麼魔幻這麼瑰麗的文章的人,是不可能不多情的。一個無情又不熱情的人,是寫不出真摯且動人的作品,也無法交友廣闊並且深沉。

 

  於是,我問自己,我難道要為了不讓自己受傷,而掩蓋我生命裡最美好的本質嗎?不,我不會也不想。因為這就是我,對人多情並熱情,直到失望了或累了,那便到「限度」。

 

  讀完《撒哈拉歲月》後,我總會時不時想起三毛,她的模樣、她的聲音,還有她多情又熱情的文字。或許,三毛是有點脾氣、小任性,但也因此更顯出她是多麼美好啊!

 

  我聽過一個音頻,那是三毛述說她和荷西相愛的過往。三毛說起她們的相遇,那聲音聽來既熱切又甜蜜;而講起荷西離開時的聲線,則聽來深情卻沉重。

 

  憶起《撒哈拉歲月》的篇章,三毛寫他倆夫妻互動格外鮮活有趣。我好喜歡三毛的描寫,讀著讀著總會想:「這兩個人有多麼深愛著彼此?」

 

  荷西曾告訴三毛:「妳--今後就用我賺的薪水過日子,好歹都要過下去。」還說:「妳的父母等我們以後離開沙漠,安定下來了,都要接來。」這不是什麼浪漫的情話,或是抹了糖的甜言蜜語,更不適用於情人節,也算不上什麼打動女人心的宣言。但我卻在讀著這些話時,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找到一個愛妳的人不容易,一個愛妳又懂妳的人更難。而一個愛妳、懂妳,且愛護著妳家人如同愛妳般,更是世上罕少!

 

  我想,我僅能一點點瞭解三毛失去荷西時的痛、苦。太酸了,酸得生死不如。

 

  對於《撒哈拉歲月》,我是富滿情感的。因為這是我少女時期一本相當重要啟蒙的書籍,或許應該說是文章。那時高中,國文老師印了〈沙漠飯店〉給全班讀。鑒於先前我以說書的方式讀完《水滸傳》花和尚大鬧的課文,那次全班也要求我來唸文章給大家聽。

 

  三毛生動地描述沙漠裡的日子,逗得全班笑呵呵。而那流浪漂泊的靈魂,則觸動了當時因為升學壓力鎮日坐在教室裡、早就失去活力的我們。多麼美好、多麼浪漫呀!我相信,那時候的大家都隨著三毛的文字,進入了時光隧道、空間移動,到了撒哈拉、回到那個民風不甚開放的年代。

 

  從那時起,三毛這個名字、這個人、她所寫的作品就一直在我心上。直到今年,才真正拜讀其作,令我愛不釋手。然而,令我愛不釋手的,不僅是她的作品,更是她作品裡的她,熱情、奔放、多情、好客、善良、流浪,甚至有種「嘻皮」感,不受任何束縛,不拘泥任何規條,隨心所欲地自由自在地生活。她自己就自成了一個世界。

 

  常言道:「人生苦短」是啊!人生既然都已經既辛苦又短促了,為何我們還不能隨心所欲、自由自在地過活呢?只要不妨礙倫理道德、不觸犯法律、不傷害他人感受,為什麼不能夠照著自己的意思、順著自己的心而活呢?

 

  我抬頭望著夏季晚上七、八點的天空,仍是明亮。想起了三毛,她這一生都是好努力地生活著的吧?我終於瞭解,「好好過日子,無愧自己」是多麼重要且難得的事。所以,不管別人說什麼,我還是會照著自己的步調繼續在這個世界「生存」。縱使,是以一種「漂浪」的形式。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