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說:生平無大志,只想寫自己喜歡的故事。
-請注意!!-
創用 CC 授權條款
十一月鄭十一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釋出。
閱讀文章時,請注意"紫色粗體"為連結
若要轉載或引用任何圖文都請先告知我,謝謝。

我很開心各位朋友們願意留言給我。
但若是廣告或垃圾留言就不用了。
自己的文章自己寫囉!(我講得很含蓄了)
抄襲實在下流,但抄得爛更可恥呀~

 

 

  沒想過北京的冬天竟是這樣冷。沈歡將沒有套著手套的手收進口袋裡。這是她第一年在北京的冬季。南方的爹媽現在在做什麼呢?她望著天空,這天空無藍無白,只有黑黃灰,顏色髒的。
  想起那日離開了村子,他牽著牛來送她。她穿著媽媽給打的紅毛衣,髮辮上紮了他送的藍色髮帶。他望著她,沉默無語。但那雙眼,乾涸得卻透出了水。她雙眼直直瞪著他,咋啥都不說呢?她摸挲著右手邊的髮帶,鼻頭泛了點兒酸。
  「咋地不說話?成啞巴了?」總是如此,都她先開口。
  男孩仍是直愣愣地瞅著沈歡,牽牛的那條繩沒見過揪那麼緊的。「妳娘說不讓妳嫁,說妳要嫁的不會是我這樣的窮乞丐。」他說,眼神卻偏了,停在那條繩子上。那水牛被揪得疼了緊了,不適地甩甩頭。
  她聽完,也沒答腔。拾起了包,便往前走。去北京讀書也不是她願意的,只是恰好她能她行,就給考上北大。北京離家可是上百里路遠,在北方的。對本就屬於南方的她而言,這不好適應的。
  她默默地走,走,再走。他沉沉地跟,跟,再跟。而老牛,步步地隨,隨,再隨。突然,她停下腳步,往回頭看,媽說是窮乞丐的人才是最在乎自己的吧。要不,他又怎麼會穿著那雙底都破了大洞的布鞋陪自己走下山呢?
  「乏了?要麼歇著?」男孩問。
  沈歡搖搖頭,問:「你要送到什麼時候?到城裡麼?然後再牽著這傻牛上火車?」
  男孩看著她的一雙眼,乾涸得出水。
  「沒有。」那聲音卑微地讓人都聽不見了。
  沈歡的雙眼,直愣愣地望著他,也乾涸得出水。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喬小夫
  • 哇嗚...寫故事了!
  • 故事都有在寫啊。

    十一 於 2013/06/07 23:17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