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 dream

(*Pic from:http://kfa.kcg.gov.tw/n/news/news_detail.php?catid=1008

 

 

  編自同名小說的《大亨小傳》是我近日最期待的電影,宣傳打得不少,似乎也已有多人前往或即將前往觀賞。但比起電影票房,我更希望大家能由於電影的關係,對費茲傑羅這位偉大的作家感到興趣,進而去閱讀其作品。

 

  若問我,為何費茲傑羅偉大?他偉大之處為何?說真的,我無法言擬,因為這是需要結合個人親身的感受、體驗,產生了共鳴,而明白他的偉大。人生,就是如此,在他的筆下是這樣、在他的生活是如此,在我的世界也是這樣運行。我僅能用一個詞彙去衍生他的偉大之處,那就是「錯落」,不是錯落其中的那個「錯落」,而是「令人傷感的錯誤」與「悵然失落」結合之詞。沒讀過費茲傑羅作品的讀者很難領會這意思,所以在此鄭重推薦大家,請去閱讀這個近代最偉大的作家的小說。

 

  我對他的愛,僅能化為一篇一篇的文字來祝禱並悼念那些在他筆下鮮活的小小眾生。

 

  今日要推薦的,是由「逗點文創」和「一人出版」共同打造的出版品之一,費茲傑羅短篇傑作選《冬之夢》。本書收錄了五篇費茲傑羅的小說,分別是<冬之夢>、<班傑明.巴頓奇妙的一生>、<殘火>、<最後的吻>、<崩潰三部曲>,還有很珍貴的<譯後記>(這是一人出版的創立者劉霽所寫的,裡面分享了他的翻譯心得)。

 

  出於對這幾篇故事的喜愛,以下會各別敘述。

 

<冬之夢> Winter Dreams

這篇小說與《大亨小傳》有些許雷同之感,男主角一樣是個情癡,女主角仍然是可周旋於男人手腕胸膛間的美女小瘋癲。男人對女人是一見傾情,女人對男人則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她或許不是那種傾國傾城到甚至可以毀滅世界的美人,但必須要說,她絕對是個徹底活用自己為女人作利器者,簡而言之,便是:「手段高明」。讓不少男人為之瘋狂、神顛魂倒。

但,故事最後,讓我覺得「男人像酒,越陳越香,歲月擊不倒他,越磨越亮;女人似花,只在剎那芳華綻放其香,風華過後,盡散於風裡,風中無香無光芒」。女人曾是好美的,卻在嫁人之後,在丈夫與孩子之間,消逝了那迷人得可融化鐵漢心腸的風采。而後,別人看她,僅說她還算漂亮,那雙眼還算令人不忘。「還算」,這算什麼?不上不下的詞彙,最令人憎惡,那代表著「其實什麼都不算,算不上好,更算不上差」。

男人聽聞曾經的摯愛消息,落下了眼淚,某樣東西消逝了,但那是什麼?確切來說,不知道。難以言喻的「錯落」,散在人生裡,是冬日的一場美麗又純潔的夢。

 

<班傑明.巴頓奇妙的一生> 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有看過電影《班傑明的奇幻旅程》嗎?電影就是改編自此文本。因此,也不贅述故事情節。在閱讀時,我會想若是人類真照此生理時鐘走,會不會過得更好?但看完故事後,我抹去了那個念頭。真要是如此,一切的回憶將會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被抹滅,所有愛過的、恨過的、悲傷的、快樂的、憤怒的,全數化為烏有,皆為空。我不願自己成為這樣一個沒有「故事」的人,我寧願背負著滿身疤痕與傷痛,與所有的記憶散為塵土。也不願自己忘了誰、又遺棄了他或她。那是屬於我的「故事」,是生命裡深邃的刻痕,要到最後一刻都清晰、絕不可模糊得如初生似的「無憶」。

 

<殘火> The Lees of Happiness

英文小說名意為,「幸福的餘渣」,中文譯名則是「殘火」,挺有趣的。對我而言,這是一個帶著透明的白色故事。裡頭寫盡了生命的遺憾,我們無法阻擋未知的到來,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每個人都會遇到自己的難題,而那個難題有可能會是生命裡的轉捩點,或許會得到解決,也或許不會。

然而,不管如何,它會留下淡淡的餅乾香味。

 

<最後的吻> Last Kiss

這是短篇傑作選裡,我最喜愛的故事。有些片段,它令我想起了一個男人。我想故事中的女孩只是迷失了,而她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強力地、決絕地拉她一把,將她從生命的低谷給徹底拉出來看見外頭的陽光。她是個傻瓜,攀附著那些就要熄滅的微弱光線,以為那些光線可以指引她方向。當然,我會說她不夠勇敢、不夠堅強。

女孩曾說:「給我一個晚安之吻。我喜歡睡前的吻。我會睡得更香。」,或許這句話是她綻放其生命力最旺盛的一刻,而此後,她似殞落之星辰,黯然無光。

我想,或許我當初也該和那個男人要求:「給我一個告別之吻。我喜歡告別的吻。我會了無牽掛。」

 

<崩潰三部曲> The Crack-Up

這篇是親愛的費茲傑羅後期之作,讀者可以感受到他泰半寫的是自我心境。在閱讀這篇時,我告訴我自己:「盡情感受作者的痛苦、無助與掙扎吧!」我感受了,但無法確切,因為再怎麼樣,我都不是本人。我僅能依稀拼湊,然後再套上自己的感受。用最最溫柔的聲音告訴他:「辛苦你了。」

 

  寫完了對於小說的心得,不免俗地,也要來記錄本書譯筆、書封外觀及版面。關於譯筆方面,用字遣詞相當優美,看得出有字字斟酌,就如費茲傑羅在寫原本時一樣謹慎。然而,感覺過於溢美,有時候讀起來感受不到筆鋒之情感。比之汪芃翻譯的《大亨小傳》,個人較喜歡汪芃的譯筆,可以感受到原作者那豐沛卻也有疏離的筆調。

 

  書本外觀方面,我很是喜愛,深藍色泛著些許紫,鐵灰色穿著風衣、戴著帽子的男人模樣似是背對,卻是迎著如墨的無盡黑夜,沉浸於點點白雪之中。而那白雪,又像是一點又一點、散在各處的「靈」,是星星的「靈」,美得如幻夢,卻是人生。

 

  再來是版面,章名頁似霧、灰淡模糊,亦如朦朧記憶,會閃爍的那種。進入正文的版面很乾淨,字體大小與字距適中,閱讀起來很舒服。

 

  寫到最後,我想說,寫了這篇讀書心得,不是為了我自己,是為了每個有接觸過費茲傑羅的人。他所寫的故事,我們不一定都要一一拜讀過,也不一定非讀過《大亨小傳》不可,但就那麼一次也好,請用「心」去閱讀這位偉大作家的「文字」,那叫作嘔心瀝血堆砌出來的「人生劇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