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說:生平無大志,只想寫自己喜歡的故事。
-請注意!!-
創用 CC 授權條款
十一月鄭十一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釋出。
閱讀文章時,請注意"紫色粗體"為連結
若要轉載或引用任何圖文都請先告知我,謝謝。

我很開心各位朋友們願意留言給我。
但若是廣告或垃圾留言就不用了。
自己的文章自己寫囉!(我講得很含蓄了)
抄襲實在下流,但抄得爛更可恥呀~

寂寞的公因數-正封

 

 

  陣子接到了愛米粒出版社的試讀活動(感謝貴社邀請),便利用上禮拜的連假將試讀本看完。這本書名為《寂寞的公因數》(Ulik au pays du désordre amoureux),作者是Francois Lelord,法國人。

 

  談到法國人,給予人們的刻板印象總是浪漫、愛情是其必需品。然而,這卻不算「誤解」,他們在電影、文學裡也會細膩地闡述「愛」這件事情。我特別喜歡法國人對於「愛」的詮釋。看到本書原書是法語書以及中文書名時,我很期待裡面到底發展了什麼樣的故事。也托譯筆流暢之福,這個故事讀來令人舒服。故事雖簡單,卻蘊含了深意,一個值得讓每個男男女女都要去思考的意涵。近日,我反覆回味著小說情節,我發覺,我真的相當鍾情於《寂寞的公因數》裡所要表達的「男女生態」。

 

  這本小說的內容大綱如下:年輕的因紐特人尤利克作客法國。在那裡,他見識到許多新奇的東西。而最讓他感到訝異的,是這偌大的城市裡竟有那麼多美麗卻寂寞的女子,她們一人住在家裡、獨自度過漫漫長夜,然後自己開車上班、下班,又回到家裡開始與寂寞共處。在遙遠的因紐特國度中,沒有一個人是落單的(除非他做錯了事被排擠、孤立),無論何時大家都會聚在一起。男人與女人成雙成對,並扮演好各自的角色──男人負責打獵、女人得要嚼皮毛縫製衣服,還有帶小孩,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內」家庭。就法國人眼裡看來,或許應該說,就現代人的眼裡看來,這是很「落伍」的觀念,已經不適用於我們現處的、日新月異的「摩登社會」。

 

  寫到這裡,若要真去探究為什麼社會為何演進至此肯定是相當龐大的學問。作者也聰明地以小說的形式呈現了目前社會的情況(否則他該會去寫本人類學之類那種厚實如百科大全的書)。但這本書並不是想告訴讀者:「我們要回到很久很久以前的狀態,男人在外打拼,女人乖乖在家相夫教子。這是父系社會,要重申父權!男女再怎麼樣就是不一樣,男人該肩負起保護女人的責任,而女人只需好好被男人保護就行。」NO!當然不是!如果你這樣解讀故事,那你絕對會超級討厭這本書!

 

  可我必須告訴你──錯了,完全不是這樣。作者設定了一個因紐特人為主角,由具傳統原始觀點的他來看當今這個先進的社會。透過這位因紐特人,得以讓我們審視了現在為何曠男怨女這麼多的種種因素。訴求兩性平等的社會是必要且需要的,但人們在追求「兩性平等」時,卻漸漸讓男女之間的關係失衡。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也可以做得到;而女人能勝任的工作,男人做起來也不會遜色。除了生理構造、思考方向之外,其實男女的外在條件已經沒有所謂的「分別」與「差別」。

 

  女人拒絕嬌弱、變得強壯,也不需要男人保護了。而由於男人認為女人已經相當強壯,保護女人的天性也隨著世代退化,就如同那條在好久好久以前曾經是尾巴,如今卻退化成脊骨那般──既然用不著,也就匿藏起到幾乎快消失的地步。

 

  但其實,女人心裡終究渴望一個真正懂自己、愛自己的男人來保護她;而男人亦然,他們也想好好忠誠地守護一個女人。不過,這對現在的環境(社會)而言,實在是太難了!誘惑多、除了繁衍子嗣之外可以做的事情也很多、煩惱更多!還有,我們在乎「個人的自由」,沒有人想要「犧牲自己」。目前是多工複雜化的社會,像原始時代那樣單純且簡樸已經是「回不去」的事。

 

  那作者到底想要藉由尤利克說什麼呢?說男性和女性之間的界線還是要清楚劃分開來,回到原始的型態,才能開開心心地作個伴就不會再孤單了嗎?我不這麼認為。我想,他想提醒我們,在人類悠長的社會歷史裡,曾經有過這樣的「男女生態」。不過,如今這種型態僅存在於原始部族內。由於他們和我們的生存條件與環境大不相同,這樣的型態是適合他們所屬的文化與生活,卻已不適用在我們身上。

 

  另外,在看這本小說時,有一點也非常有趣--當尤利克感到某人需要慰藉或同情時,他會用肉體來「陪伴」或請人用肉體「陪伴」那個對象。乍看很荒謬,甚至會認為是男人因小頭作怪想嚐鮮的藉口。但事實上這類的情節設計,不是如此表面、膚淺。

 

  「作愛」,譯文中使用了這個詞(原文應該也就是那樣)。「作愛」和「上床」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件事。「上床」不過是肉慾交流,但「作愛」做得卻是「愛」,「愛」字中間是有個「心」存在的。可見,尤利克純粹將「性」視為一種溫暖的陪伴與安慰,經肉體的接觸,傳達到了心,是具有「溫度」且美好的事。所以,他這麼做了。我不希望沒有讀過的人曲解這涵意。只要讀過《寂寞的公因數》,仔細思考主人翁尤利克的行為,我相信這些「作愛」橋段的安排是能夠被清楚理解的。

 

  我想,這部小說欲傳達最重要的訊息,那就是──不管女人或男人,我們彼此都渴望「愛」,渴望有個「伴」,沒有人會真正願意一生與孤寂廝守。

 

  哥哥(張國榮)有一首歌,名為《作伴》,其中歌詞寫道:「讓你我好好作個伴,別浮在情海團團轉。用力地相擁傳遞溫暖,從此不感嘆。讓你我好好作個伴,別再對癡狂的愛貪婪。也許一起過得平平凡凡、恬恬淡淡,幸福就不會不安。」

 

  縱然身處的世界如此殘酷不堪,但我們也沒有必要「堅強地獨撐」到底。女人仍要一個肩膀在她累時可以依靠、男人也想在他倦時有個懷抱。那麼,就讓我們,好好作個伴。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