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0a

Pic from:http://zff.com/en/programme/movies/2547/dans-la-maison/

 

 

  我來為你說個故事,一個妙趣橫生的故事,或許你可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它的確是個存在的故事。我無法告訴你這到底是真實還是虛構,總之它是存在的。請你沖杯熱茶或咖啡,放著輕快的法國香頌,好好地坐在椅子上或床上來閱讀這迷人的、關於窺視與慾望的故事。

 

  十六歲的美麗男孩Claude Garcia,沒有媽媽只有爸爸。爸爸半身不遂,只能靠他幫助過著乏味的每一天。男孩沒有什麼特別嗜好,但他喜歡觀察別人。去年暑假,他觀察到他的一個同校同學,在這種青春意識萌發的年紀裡,還讓爸媽來等他放學、接他一道回去。那個男同學很普通,沒什麼特別之處。只是,他難道不覺得很難為情嗎?他已經是個大人了,但為什麼還讓爸媽來接自己放學?男孩凝視著那一家人的雙眼透露出困惑。

 

  然而,一年後他竟和那個男同學同班了。為了更接近他,嗯,應該是說更接近他的母親,他主動與那男同學交好,說要當他的家教幫他提升數學成績以免被老師當掉。男同學欣喜接受,並認真地將他視為好同伴。

 

  某日,法文老師Germain要求大家描寫自己的週末時光。他向妻子抱怨這些小傢伙文筆爛到不行,這麼簡單的作業都寫不好,以後國家要怎麼交給他們?而在他無心再修改這些不算文章的文章時,他卻讀到了一篇文句還算優秀(其實已經到很驚人的程度)且耐人尋味的文章。名為Claude Garcia的學生,說他終於潛入了男同學Rapha的家,他母親身上的香味特別、穿著令人引起遐思的洋裝……

 

  Germain被這故事與筆觸吸入漩渦裡,他不禁為這男孩所寫的事情著迷,但他卻佯裝,或許也可說,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為這故事癡迷,甚至比書寫者更甚。他藉由與Claude交流的時間,借他看文學名著、提點他故事人物該如何塑造、發展、結構等等。漸漸地,男孩所寫的故事走向越來越偏離所謂的「正軌」,更誘發Germain的想像、刺激的情節不減反增。Germain疑惑,這樣具戲劇張力的小說,到底是真實上演還是一切皆為Claude之虛構?他告訴自己,這些故事人物其實不存在,但卻也在內心裡猜想……其實那的確是可能正在發生(或說「上演」)的事。

 

  渴望母愛的ClaudeRapha的母親得到慰藉,他認為這女人在那個家裡並不快樂。他想帶她逃離那個家,他想好好愛她。寂寞女人心底的火種被甜膩的小傢伙點燃的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Rapha的媽媽EstherClaude笑得柔蜜,而Claude也克制不住慾望,將自己的雙唇覆上Esther的。四片唇交纏得難分難捨,但卻沒意識到另一旁、窗戶後,小Rapha憤恨地望著他們。小Rapha氣什麼呢?氣Claude想要搶走爸爸的所愛、自己的親娘嗎?或許不只如此,因為他也喜歡Claude,或許比他媽媽更喜歡Claude。因為他曾在某個夜晚,吻住了Claude的唇。那是什麼?算背叛嗎?是媽媽背叛了他和爸爸?還是他恨Claude「背叛」了他?於是,小Rapha心一橫,上吊自殺。Claude並不難過,因為他想他可以取代Rapha在這個家的位置。

 

  Germain老師嚇傻了,他急忙問Rapha有沒有來上學,沒有人知道他為何沒來上學。他急忙衝向祕書室,「可以幫我打電話到Rapha家嗎?」他問。祕書打了電話,得到的答案是──Rapha感冒,所以今日沒來上課。Germain懸在半空中的心,終於回到原處,他如釋重負地吐了一口氣,決定要與Claude做個了結。

 

  GermainClaude停止這「小說遊戲」,Claude拒絕,兩人吵了一架後,Claude出了校門卻被Rapha痛揍。Germain撿起被Claude揉成一團的紙張,他畢竟還是喜歡這個故事,他希望讀到結局。他追了出去,看到臉上帶傷的Claude坐在地上,他要他繼續寫,Claude拒絕,並提出選項讓Germain決定結局。Germain堅持,好的小說結局應該不會讓讀者猜到,讀完會有──啊!真是想不到哇!可也確實只有這個方法可行,沒有其他解決的法子了呢!

 

  Claude離開現場,只留Germain在原地。幾日後,其實也不確定是多久時間,Rapha一家決定離開法國要到中國。Claude守在那家後方的小坡上,見到Esther時,他再度提出要帶她走的請求,並想重溫那曾經火熱到可以融化星星的吻。Esther冷靜處理與Claude之間的問題,以溫柔如母親的方式。Claude望著Esther回到丈夫與兒子身旁,他只是面無表情地凝視這一切,或許故事可以有個「意想不到」的結局。

 

  他去Germain老師家,見到漂亮的師母Jeanne,他將Germain借給自己的書全數奉還給Jeanne。此時,在學校的Germain正式丟了工作,因他之前直接在黑板上糾正Rapha的文章,讓學生感到恥辱,因此被投書。加上他幫Claude偷數學考題,以便讓Rapha通過考試,好讓他能繼續待在Rapha家,使故事可以繼續進行下去。Germain喪氣地回到家,妻子給了他一封信,他打開信,是Claude寫的一篇文章:「我到了Germain家,他妻子Jeanne也很美麗,同Esther一樣。我和她聊了幾句話,她是很好的人,還借了我Germain以前寫的小說,聽說是個浪漫的愛情故事。我猜想,她或許也和Esther一樣,過得不快樂。她邀我共進午餐,她說Esther不可能離開Rapha他們,因為他們的依賴很深。但她又說,她終究不是Esther……她領我進入臥房,原來GermainJeanne的房間是這副模樣。她半瞇著雙眼凝視著眼前的我,我試探性地前進了半步,一手搭上了她的腰,另一手則停靠在背膀,她對我笑得甜蜜,我也不想再克制慾望,將唇貼上她柔軟的唇。我們游移且探索著彼此,我前進、她後退,兩人最後跌在床上……她揉著我的髮絲,我輕吻著她的頸間,如羽毛般拂過,我們相視而笑,不確定Germain若看到這般光景會有什麼反應?

 

  Germain衝進臥房見到打包行李的妻子,他不敢相信她要離開。他衝上前質問Jeanne,到底是不是和Claude睡了。Jeanne沒有回答,現下的Germain是頭失控的野獸,她拿了一本《長夜行》砸在Germain臉上,男人登時暈了過去。

 

  不知又過了多少時日,或許只過了幾個小時,落魄又失神的Germain坐在長椅上望著對房的眾生。Claude坐到他身旁,他們若無其事地聊天。Claude又開始講起故事,但這次Germain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然而,說到底Claude的故事仍是比較迷人,讓Germain再度癡迷於他的故事裡。Claude心想:「雖然Germain現在什麼都沒有了,但我還在他身旁,而我會繼續為他說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那你呢?你覺得呢?我在想,人們究竟為何如此喜歡聽故事,是不是也是基於好奇、基於慾望,想知道其他不相干的或熟識的人其不可告人的祕密或隱私?想知道別人比自己悲慘或幸福,還是骯髒下流或清高無暇?因此,我們喜歡聽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等等,先別急著起身,我還沒說完呢,但到此的確告一段落。這時,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會對你說句──未完待續。

 

  未完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