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3

 

 

  和阿九許久未見,今天一看到他就來個大大的擁抱。我們走到忠孝復興站那間綠綠的百貨公司,在那附近閒晃,準備買個好吃的麵包回淡水配紅酒,聊聊彼此最近看了什麼、讀了什麼、玩了什麼。

  在挑麵包時,阿九將一顆圓形大麵包拿到我面前作比對,好像叫什麼土耳其無花果之類的吧。他說:「妹子雖看來憔悴,但一臉癡肥。」我白了他一眼,要說這話也看個場合,起碼回淡水再挑剔我也行,何必在眾人面前讓我出糗!

 

  買好麵包結完帳,坐上捷運時,看到了一個金髮老外,長相斯文、打扮文青,有種英國佬的感覺。阿九突然冒出一句:「我知道,妳在想如果他身旁的女伴是妳該多好!」他斜眼看向我,我不以為然地回答:「是啊!九哥還真是我肚裡的蛔蟲來著!」

 

  「嗯,他是妳的菜。是說,他女伴也的確是普通貨色。」九哥看著那對男女說,還抖了下肩膀,他看回我:「問題是,妳現在這鬼模樣,任何人看了都覺得倒胃口。成天穿著牛仔褲、款式寬大又顏色暗沉的毛衣,頭髮也隨便紮,不化妝,還有還有,那雙厚底恨天高,更凸顯了妳是矮子這點。不要和我靠吆妳沒桃花、沒人追,瞧妳這付德性,要是我今天喜歡女人也不會看上妳!」

 

  我從書頁裡抬起頭,看了阿九一眼:「喔!」阿九似乎對我的反應沒轍,於是他捏住我的蝴蝶袖,並用力往旁一轉。

 

  「喔!」我失態地大叫了聲,「做什麼啦你!」這時,我也被他搞得有點火。「每天下班回來累,我看電影看書都沒時間了,更遑論保養;從淡水到大安也要一個小時以上,我寧願睡覺也懶得早起梳妝打扮。」

 

  「SEE!」阿九以高分貝的音量喊著,就連那文青英國佬也看了過來,我立馬拿書遮住我的下半臉。「世上只有懶女人,沒有醜女人。妳就是懶到醜的代表!」阿九說完,又捏了我一下。他前世不是妓院老鴇就是壞心的後母,捏人功力超強;還是說九媽懷阿九時,吃太多螃蟹了?

 

  「不要煩了啦,知道了。」我隨便搪塞一句,揉著剛剛被阿九捏的蝴蝶袖。但我也真應該檢討,我去北京時下榻的飯店有電子體重計,我在這一年間竟然胖了七公斤,真是嚇死人!

 

  回到家,阿九準備著晚餐,其實所謂的晚餐也就只是把麵包切一切放一放、水果切一切放一放、紅酒不用切不用放,倒入杯裡,就這樣。喔,他還有逕自打開我的筆電,放個Swing Jazz來聽。

 

  「最近看了什麼電影?好像很少在寫文章喔?」阿九一手拿著紅酒杯,一手靠在沙發椅上,姿勢很像古代仕女圖,斜臥在貴妃椅上的那種。

 

  我灌了一大口紅酒,拿起一塊麵包大口撕下,邊嚼邊說:「我昨晚看了電影台播的《玩咖尬宅爸》(The Change-Up),還有前陣子的週末看了《空降危機》(Skyfall)、某部對岸喜劇電影、《亞果出任務》(Argo)、《即刻救援2》(Taken 2),然後去電影院看《林肯》(Lincoln)、《派特的幸福劇本》。」有點像女兒向爸爸報告今天在學校裡學了什麼的感覺。

 

  阿九點點頭,他嚼著麵包,若有所思地望著天花板,「《林肯》,Joseph Gordon-Levitt表現如何?」

 

  我一聽差點沒把口中的紅酒吐到阿九臉上,「你怎麼不是問我Daniel Day-Lewis?」

 

  「因為我對喬瑟夫先生比較有興趣。」阿九理直氣壯地回答。

 

  「喔,他在裡面就是插花角色,比跑龍套稍微好一點,裡面表現也沒有特別搶眼。說到他,還是最喜歡他演《神祕肌膚》(Mysterious Skin),和《大河戀》了。」我笑得甜蜜。

 

  「《神祕肌膚》的喬瑟夫美煞人,讓我好羞愧。他演小邪惡的壞壞角色最棒了!近期搞得很像熱血少年,《黎明升起》(The Dark Knight Rises)的小羅賓、《超急快遞》(Premium Rush)的單車小弟、《活個痛快》(50/50)的抗癌小鬥士……」

 

  當阿九細數時,我忍不出噴笑出來:「何以九兄都冠之『小』字呢?」

 

  阿九媚笑著,「唉唷,因為他是秀色可餐的小弟弟咩!」他灌下杯底的最後一口紅酒。「我還要一杯,反正等等叫按痛載我去他家。」

 

  我取下放在小冰箱上的紅酒,幫阿九又斟了一杯。「之前看了他和黛姨合演的一部The Juror,在裡面戲份雖少,但也比在《林肯》裡的他更亮眼。」

 

  「妹啊,這時候哥哥就要和妳說,粉絲如我聽到這句話給妳的答覆是:『《林肯》讓他發揮的空間也很少!』」阿九又吃了一口麵包,「他在《神祕肌膚》裡的那個小壞壞真的……眼神超級媚惑的。妳說,他有沒有成為queer的可能?」

 

  「我記得他說過他喜歡骨感女孩。」我也將杯裡的紅酒灌完,又替自己斟了一杯,滿滿的,但不算苦酒。「當初我看《神祕肌膚》時,完全被這個男孩的魅力震懾,他在裡面的表演非常精彩。我很討厭給電影或演員打分數,但他在那部電影中,表現是絕對讓人難以忘懷的。迷濛的眼神、恍惚的目光、亦正亦邪的氣質,在在都吸引著我。我那時還在筆記本裡寫著:『優秀的演員,鮮明的詮釋。』」

 

  阿九看到我書桌上的DVD戀夏五百日》,他很熟習地拿起放到包包裡。「下星期還妳,這樣妳也沒有藉口好推辭不見面。這部我還沒看呢!」

 

  「喔,好。這部的小喬瑟夫呢,很可愛、相當可愛,可愛且迷人,覺得他可以穿著二年代款式的復古西裝,然後帶著紳士帽,拿著拐杖,在舞台上唱跳爵士曲風的輕快歌曲,最好偶爾穿插一下吉他彈奏。」

 

  「嘖!聽起來他很忙。」阿九收拾了下,「這部電影評價不是不錯嗎?」

 

  「是很好。但我還是最喜歡小喬瑟夫的《神祕肌膚》。」我拿起紅酒瓶,所剩不多,索性直接對著瓶口喝掉。抹掉嘴邊的一滴紅酒,我看到阿九面無表情地凝視著我。

 

  「好不性感。任何男人看了都會熄火。」他將未吃完的麵包丟給我。「聊得我現在就好想重溫《神祕肌膚》,那片DVD好像在按痛那裡。」他拿起手機撥給按痛,唏哩呼嚕地說了堆,英文、義大利語還有中文三種語言夾雜。

 

  「按痛要來載你嗎?」

 

  「嗯。」

 

  我們突然沉默了半晌,阿九把頭靠在我肩上,他說,想起《神祕肌膚》接近片尾的片段,NeilBrian坐在沙發上,好像在互相取暖的感覺,有點感傷。我沉默地點了個頭,和阿九說──

 

  我們都熬過來了,不是嗎?但感謝《神祕肌膚》,拍出那個我們難以啟齒的痛。

 

  還有很多電影我們沒聊到,但今天聊到這,兩人都累了,其他的就等下次見面再聊吧。阿九這陣子應該很疲累,連電影都少看了。待門鈴一響,我輕輕推開阿九,請按痛進來,他和我說了句謝謝,接著便吻了下他愛人的臉頰,摸摸他,以極為溫柔的方式喚他起來。

 

  阿九揉揉眼,收拾了會兒,就和按痛手勾手、肩並肩向我道晚安。

 

  「妹子,早點休息,多多休息。」

 

  我邊微笑邊點頭。關上門,又吃了一口麵包,這香蒜口味好濃郁,好吃。細細回味方才九哥的溫柔。人吶,會由於某件事物而觸動心裡那塊最柔軟的部分。想必,九哥就是。

 

  晚安,早點休息,也多多休息。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