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arness of you-

 

 

  公園裡,人們三五成群。在妮姬的眼前,有位老先生正牽著老太太的手緩步走過、滿臉鬍渣的大塊頭男子抱著他的小女兒;靠近噴水池附近,三四個媽媽聚在一起,其中一位還懷有身孕,她們邊聊天邊看著在旁玩耍的孩子們。這裡的每個人感覺都被幸福包圍。妮姬低下頭,她不願再看,只怕傷感。她不自覺地看了自己的左手,關節骨微微泛紅,剛剛她就是用這隻手狠狠揍了那男人一拳。她開始細想自己揍他的理由,是因為她覺得他在挖苦她?但就算是,她為什麼要抓狂到這種地步-揍他一拳-這應該不是淑女會做的事情。她想,面對他的嘲諷,她應該一笑置之才對。但他真的很讓我生氣啊!妮姬心想。在湖畔,她隨便找了塊地坐下,撐著臉頰,對著一片湖景發呆。

 

  或許……

 

  或許是因為他長得很像費傑吧。所以過去的一切,那讓她心碎的一幕幕又浮現腦海。當初她看見費傑和雀爾西赤裸地躺在床上時,她雖然憤怒,但終究沒有衝上前去揍他們,只是雙手握拳「逃離」現場。沒錯,「逃離」,她逃走了。因為她沒有勇氣面對這樣難堪的事。那時的她,想起初戀時的心痛,原本以為費傑不會讓她再次承受這種巨大的痛苦,卻沒想到,那男人把她推到更可怕的地獄去。於是,妮姬為了盡快切斷整個人像是被掏空的感覺,她馬上將自己與所有會讓她想起費傑與雀爾西的事物隔開;於是,她逃來紐約。但妮姬始終沒想到,她在這裡也會遇到一個和費傑有著幾分神似的男人─但可能只有髮型和髮色相似─。

 

  「鬍渣男比那個垃圾帥多了。」妮姬覺得自己愚蠢至極,她不該揍鬍渣男的,到現在手還是好痛。嚴格說來,鬍渣男其實挺有紳士風度,萬一他是個狠腳色,自己早就被揍扁了吧?怎麼可能在這裡欣賞這片……美好的景色?妮姬扁嘴吐了口氣,額前的瀏海也微微飄動。

 

  距離不遠的一方,男人穿過小徑,來到了湖畔。他也吐了口氣但卻是為了調整呼吸,從背包中拿出水瓶,大口喝下,同時迅速地掃瞄周遭,尋找好位置以便待會作畫。然而,身穿紅黑格紋襯衫的女孩盤腿而坐的模樣再次落入眼底。他吸了好大一口氣,「又是她?」他低語。男人一步步往妮姬所在的方向走去,他不打算驚擾她,只想坐在一個視野還不錯的地方寫生。

 

  當他越靠近越感到那裡的氣氛不大對勁。他看向妮姬的側臉,她的神情頗為悲傷,眼睫毛相當濕潤,臉頰上殘留著淚痕。男人很想問她怎麼了,但實在怕她再度「施暴」。鼻梁被揍上一拳的滋味相當不好受。他想,如果他開口詢問,這次她會揍他哪裡?肚子?還是下巴?或許會朝他那裡踢過去也說不定。可是,不知為何,他不想看到她傷心的樣子。他很討厭看到人們難過、哀傷、哭泣,尤其是女人,又尤其是她。打從在街上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認定這個女孩不適合感傷,她的臉上應該總是充滿笑容,她笑起來應該很美,就像夏日裡的涼風般令人舒暢。

 

  「嘿!」

 

  妮姬轉過頭,她的呼吸暫時停滯,是鬍渣男!這讓她不知所措。她現在該道歉呢?還是繼續維持剛才張狂的狀態?

 

  「嘿。」

 

  她平淡地應了聲,便又轉過臉。男人見她沒什麼激烈反應,勇敢地走上前,在妮姬旁邊坐了下來。「我剛剛不是有意冒犯。」

 

  「我……」妮姬看向他,「我想我知道。很抱歉剛剛打了你一拳。」她低下頭。妮姬知道,自己已不是個孩子了,作錯事情,那個人並不會摸摸自己的頭,然後柔聲告訴她:「沒關係、沒關係。」

 

  然而,奇蹟總是來得如此突然──

 

  男人伸出了手,輕拍妮姬的後腦杓,細聲說道:「沒關係,真的。沒關係。」

 

  妮姬抬起頭,望著男人,眼眶泛滿淚水,但臉上卻掛著笑容。她無聲地說了句「謝謝」。她的聲音頓時出不來,彷彿有個東西卡在喉間。也或許因為,她怕聽到自己的聲音是顫抖的、是哽咽的。

 

  兩人凝望著湖畔好一會兒,彼此都沒作聲,只是並肩坐著。男人看向妮姬,他的嘴角漸漸上揚,手中的筆開始動起來,他想把此刻的一景一物完整重現於紙上。

 

  耳邊傳來細碎聲,妮姬往右一看,原來他正在作畫,而且他畫的是……自己。妮姬有點好奇,她清了清喉嚨,打算開口。

 

  「別動,別說話。」鬍渣男抬頭看了她一眼,便繼續專心畫著。妮姬將視線放回湖面。有個小男孩抓起小石子一丟,打了好幾個水漂,一個個水漂泛起圈圈漣漪,而漣漪碰到了另一個漣漪即消失無蹤。妮姬含咬著下唇,她想掩飾內心有些雀躍的感覺。漣漪,此刻看來竟有些許魔力。

 

  「基恩。」

 

  「嗯?」

 

  「我的名字。」基恩指著畫的右下角。妮姬仔細端詳著他的名字與他的畫,但他卻將筆記本闔上收到背包裡。

 

  「等等,」妮姬拉住基恩的手臂,「我還沒看夠呢。」

 

  基恩笑了笑,回答:「這本來就不是要給妳看的。」

 

  「好吧。」妮姬收回手,她看向湖畔又看回基恩。「我叫妮姬。」

 

  「我喜歡妳的名字。」基恩說。

 

  「謝謝。我也喜歡你的名字,很特別。」妮姬甩了甩她的紅髮。那動作,好像是要讓風幫她梳頭似的。

 

  「剛剛……」基恩遲疑了幾秒鐘,他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這樣詢問。「為什麼……似乎很難過的樣子?」他終究還是問了。

 

  妮姬一面微笑一面搖頭,「沒事。只是想起了一個人。」

 

  妮姬的聲音於基恩耳邊消失的當刻,沉默在他們兩人之間悄悄發芽。

 

  基恩看了看凝視著湖面的妮姬,也將注意力聚焦於湖上;而妮姬看向身旁望著前方的基恩後,又細觀起湖畔景致。

 

  「嘿。」

 

  兩人同時看向對方,他們相視而笑。

 

  「你先說。」

 

  妮姬與基恩不禁大笑,實在太有趣了,連續兩次的異口同聲,讓他們覺得彼此之間似乎有種神奇的默契。

 

  「沒事。」妮姬咬著唇,低下頭,她想要基恩的電話號碼,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基恩看著妮姬,雖然被她揍了鼻梁,但他仍舊覺得這女孩很可愛。他不確定,要怎麼向她開口要聯絡方式才不會冒犯她。「妳住附近嗎?」

 

  「不遠。」妮姬問:「那你呢?」

 

  「我住在布魯克林。」基恩將背包背上,站起身來。妮姬見基恩站起,也拍拍衣服起身。基恩拉了妮姬一把,同時問道:「可以的話,改天一起出來喝杯咖啡?」他笑著,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嘴唇弧線迷人。

 

  妮姬輕輕點了幾下頭,忽覺自己的動作略顯笨拙,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面對男孩的邀約不知所措。她馬上抬起頭,故作爽朗地說:「有何不可!」看了下腕錶,妮姬假裝自己還有約會,急忙說道:「糟了!我快遲到了!」她拉拉肩上的布包背帶。「我想,我得走了。」

 

  基恩下意識地眨眨眼,以很小的幅度揮動著手,說:「再見。」

 

  妮姬尷尬地笑了笑,「再見。」轉身後,她快步往反方向走去。被她落在身後的基恩,望著妮姬的背影,紅黑格紋的長襯衫下擺在秋日的風裡微微擺盪,她的紅髮也是,如鐘擺般規律地左右飄動。基恩嘆了口氣,他並沒有要到妮姬的聯絡方式,要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什麼時候才能一起喝咖啡?

 

  一頭,妮姬轉過身,確認基恩已經完全不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後,她雙手握拳,跺了好幾下腳,差點就要把靴跟踩斷,在這麼多人的中央公園裡跌跤可是很糗的。

 

  ──該死!我沒有他的聯絡方式。

 

  妮姬在心底瘋狂地暗罵自己。終於有個比較有「感覺」的男人出現在自己面前,可她卻不懂該如何抓住這難得的機會,竟讓它從指間溜走了。

 

  「該死!」

 

  妮姬罵出了聲,音量不大,但足以讓經過她身旁的人對她行注目禮,她只好用尷尬的笑容來掩飾自己的不甘、填補自己的愚昧。還有,佯裝「一切都好」的淑女模樣。

 

 

 

 

 

 

 To be continued...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