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the top-

 

  砰!

 

  穿著駝色長馬靴的雙腿正斜斜放於鐵製辦公桌上,女人看著自己的紅色指甲,形狀不算工整,她從左邊第二個抽屜拿出修甲刀,磨起右手的食指與中指。刷有濃密睫毛膏的眼睛眨了下,她似乎想到什麼般將電腦打開,頓時艾拉費茲潔拉的歌聲充斥整間辦公室。

 

  距離不遠處,她禿頭又矮小的老闆史蒂凡諾正盯著她。老闆是義大利裔,標準的立體五官,但沒有艾爾帕奇諾帥氣。史蒂凡諾總是穿著白襯衫加藍色緹花吊帶及灰色西裝褲,一板一眼的打扮。他是想以緹花吊帶作為整體服裝的重點,可在這樣素淨的搭配中,吊帶顯得非常突兀。

 

  「妮姬,這期的專欄妳寫好沒?」史蒂凡諾的皮鞋踩著地板,妮姬感覺步伐聲越來越近。就在史蒂凡諾距離她的範圍只有一步時,她迅即將雙腿踢出,史蒂凡諾因此後退了不少步,就怕妮姬踢中了他那話兒。妮姬站了起來,一手叉在腰上。「早寄到你信箱了。請確認。」她以俯視的角度看著史蒂凡諾,兩人身高差距大約有兩個頭左右。史蒂凡諾上下打量妮姬今日的穿著,相當火辣,深藍色的背心連身裙,合身剪裁,搭著紅黑格紋長襯衫外套,黑絲襪配上駝色馬靴,看著她紅色長捲髮,讓史蒂凡諾不由得想到茱莉亞羅勃茲在《麻雀變鳳凰》裡的模樣。

 

  妮姬見史蒂凡諾想要靠近,便一掌抵在他光亮額頂上。「老闆,這裡已算我的私人領域,你再踏進一步我會給你一記飛踢。然後告訴瑪莉安你上次的醜事。」

 

  瑪莉安是史蒂凡諾的妻子,個性非常兇悍,不喜歡女人接近丈夫半步,也痛恨丈夫看別的女人一眼,可偏偏史蒂凡諾是個大色胚。在報社時,他經常窺視派報小妹、妮姬,甚至負責清潔工作年長史蒂凡諾十歲左右的芬妮,他也在她跪著擦地板時,從後探看。上次報社有客人來─其實是來催討稿酬的─就是原本負責寫兩性專欄的作家艾倫,因頗具姿色,史蒂凡諾看了色心大起,一見到艾倫就狠狠抱住她,當然也沒忘頂一下,拿起她的手往嘴唇親。艾倫狠狠甩了史蒂凡諾一巴掌並咆嘯說:「你這死變態,快付我稿費。要不然老娘不寫了。你這破爛報就只有我這專欄還有些莫名其妙的八卦在撐著,否則誰要看垃圾!」她丟下這句話後,便轉身離去,奮力甩上大門,力道之大連門都被她關壞了─其實那扇門早已年久失修,不敷使用─。

 

  於是,在史蒂凡諾的請求下,以艾倫的名義,由妮姬代筆繼續讓這份八卦小報最紅的專欄持續下去。反正艾倫是不紅的作家,而且每次只署名名字,並無署名姓氏。應該也沒有著作權等法律問題吧。史蒂凡諾這樣認為,加上妮姬看在加薪的份上,也沒想這麼多了。

 

  史蒂凡諾撇了撇嘴,他知道妮姬是說到做到的人,雖然身材火辣卻不無腦,還是別隨便招惹好。「好啦,對不起。我去確認妳的稿子了。」妮姬挑眉冷笑了下,她將修甲刀丟在桌上、手機丟入白色布包中。拿起包包往後一甩,抵在背上。「很好。我要出去了。」她對坐在位子上的史蒂凡諾喊道。

 

  「去哪裡?」史蒂凡諾拉長了脖子問。

 

  「去找找看有什麼東西可以寫來當獨家或頭條的!」妮姬邊回答邊走向大門。

 

  「還會回報社嗎?」史蒂凡諾問。

 

  「不會!」妮姬的聲音和關門聲一起發出。史蒂凡諾看著大門,搖了搖頭。而坐在他斜對角的眼鏡男則是抬頭望了一下大門,便繼續工作。小小辦公室裡,艾拉費茲潔拉的歌聲仍在整個空間遊蕩著。

 

***

 

  妮姬漫無目的地走在街上,她不確定今天是幾月幾號,只知道是星期三,交稿日。她抬頭望向天空,初秋的天空很藍,那藍色偏淺淡,不如她連身裙的顏色深。突然,她不願意去想的事情卻記起來了,今天是十月八號,她前男友的生日。那個讓她耗了兩年青春的男人,竟然搞上她最好的朋友。於是,她帶著心碎離開了洛杉磯,隻身飛到東岸的紐約,重新開啟人生。起初,她很難適應這裡的生活,感覺自己格格不入。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她讓自己學習「淨空」,把對洛杉磯的一切記憶全部放掉,把自己當成一個空白的人-或說是個嬰兒-重新學習、習慣,才漸漸融入紐約。今年是她來紐約的第五年,而這五年來她從沒有和任何一個男人約會過。已不信任愛情的妮姬,只想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不是為了給誰看,只是想要開心。她認為自己還很年輕……才二十九歲。

 

  二十九歲!

 

  「老媽曾經說過女人過了三十歲,身價就是一年比一年……可惡!」妮姬低聲碎罵。轉了個彎,她走向地鐵入口。面無表情地通過閘門,快步走到月台。等待地鐵來時,她的肩膀被人撞了下。妮姬腦中閃過近日的社會新聞,一名男子被推落月台,當場被地鐵輾過慘死。她可不想在這種爛地方結束生命。妮姬往後退了一步,卻撞到了人。轉頭一看,原來是名男子,長相不算帥氣但渾身卻散發著迷人氣息,一頭褐色短髮,臉部線條溫柔卻不失陽剛。最重要的是,他感覺上挺懂穿著的,灰色合身T-Shirt外頭罩著一件藍襯衫,黑色牛仔褲與黑色亮皮短靴烘托出他修長的腿。妮姬笑了笑,向他說聲抱歉。男子也對她報以微笑,說:「沒關係,剛剛我也撞到妳。我們算是扯平了吧。」他的雙肩往後拉了拉,背包背帶也動了下。

 

  妮姬扯扯嘴角,便轉過身。這個男人讓她有點想念前男友,可能因為髮色有點類似吧。她低著頭往前走,剎那間她的手被人往後用力一扯,頭也狠狠撞上那人的胸膛。她正要抬頭罵人,沒想到又是剛剛那個鬍渣男。「嘿,小姐,妳在失神什麼?妳差點就要死在地鐵站了知道嗎?」他指著剛駛進月台的地鐵。妮姬這才明白,原來自己從鬼門關前走一遭,是他救了她。

 

  地鐵門一開,人們魚貫入內。鬍渣男牽著妮姬的手進去,「妳要到哪一站?」他問。妮姬回答:「到第五十九街那。」鬍渣男會意地點點頭,「啊,真巧,去中央公園?」他的手仍緊緊握著妮姬的。「是。請問你可以放手了嗎?」

 

  「喔!抱歉。」鬍渣男笑了,還露出一排牙齒。妮姬別過頭,她真是恨死了眼前這個傢伙,一直讓她聯想到之前那個爛胚子。為轉移注意力,她拿出耳機將音樂開到最大聲,走到一旁的位子坐下。鬍渣男並沒有跟來,只是從背包裡拿出筆記本,似乎在寫些或畫些什麼。妮姬看著他的側臉,有些出神。「費傑……」她想起前男友的名字。「該死。」打了下自己的額頭,妮姬便閉上眼睛,打算來個眼不見為淨。

 

  過了一站後,鬍渣男見妮姬對面有位子,便坐在她對面。這女孩似乎睡著了,想起她剛剛略帶怒氣的表情,他不自覺地莞爾一笑。鉛筆細細繪著她垂在肩上的髮絲。他始終帶著微笑素描妮姬戴著耳機閉目的模樣。不久,妮姬緩緩睜開眼,她看見鬍渣男正坐在自己的對面,頭低低地專注在他的本子上。她稍稍往前傾,想瞧他到底在玩什麼花樣。恰巧,鬍渣男也抬起頭來,兩人四目交接。妮姬縮回了身子,他戲謔地邊搖頭邊笑。妮姬撇撇嘴,別過頭,正好也即將抵達目的站。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向門邊。但她並沒有意識到鬍渣男也在她身後。門一開,她急忙走向出口。此時,鬍渣男從她身邊經過,對她笑著說道:「《You’re the top》?好品味。放心吧,女人不會因為年過三十就不值錢的,尤其像妳這樣的女人。」

 

  妮姬聽完鬍渣男的話,整個人僵在原地,臉上一熱,雙頰泛滿紅暈,既羞恥又憤怒,原來這男人一直跟著她,還偷聽她對自己說的話。真是夠了!她拔腿衝向樓梯,打算追上將要出了地鐵站的鬍渣男。妮姬告訴自己──她今天非往他鼻上揍一拳不可!

 

  「嘿!小鬍子!」

 

  男人一回頭便迎上妮姬的拳頭,他捏住了鼻子大喊:「妳這女人有什麼問題?」

 

  妮姬扭了扭頭,得意洋洋地做了個鬼臉。「女人不是好惹的,尤其像我這種女人!」

 

  男人作了個深呼吸,雙手握拳便甩頭而去。他本來覺得這個女人很可愛,但現在她竟莫名其妙打人,真是個瘋狂的小妞。他明明沒說什麼話激怒她,為什麼要白白受她一拳?難道她認為自己是語帶諷刺?可能他戳中了她的傷心處吧?男人搖搖頭,不願再多想。

 

 

 

 

 

 

 

To be continued...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