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ne

 

 

  晚去參加了二姑姑的婚禮,燦爛耀眼如她,初見她時,我差點要哭出來,因為太感動。二姑姑和我年紀相差不遠,只長我六歲,是爸爸的表妹。她們家一共三個姊妹,三位姑姑都很疼我,是我小時候最好的玩伴。記得當初南下搬家,我最不捨的就是她們三人,之後暑假必回台北找姑姑玩。看到姑姑幸福,很是覺得高興、神奇。一個人或許可以過得不差,但若兩個人能夠開開心心恩恩愛愛地走一輩子,相信那個中滋味會更為甜美。

 

   承我上一篇心得,說了上星期二去光點華山看郝杰導演的《鐵蛋兒的情歌》,一部非常觸人心弦的電影,便決定要把郝杰的前一部作品《光棍兒》給找出來看看。幸虧有好心讀者告知Youtube上就能欣賞全片,趁著今天就趕緊把《光棍兒》消化到腦袋裡。同樣地,我也很喜歡《光棍兒》,且不管到底中國農村的真實面為何,卻讓我想到媽媽和我說過外曾祖父他們那代的一些故事,說村子裡誰和誰好上了,縱使名不正言不順也胡搞亂搞;說哪個有夫之婦照樣和其他光棍有一腿什麼的……本以為鄉下很是純樸、在久遠的年代裡,人們性觀念沒那麼開放應是相當保守的我,聽到媽媽說了這些故事有些訝異,但細想,這不就是人麼?原始欲望一旦被挑弄起,什麼道德禮教都被拋在九霄雲外。何況是民智較沒開化的鄉間,很多事情都是想了就去做,不認為抑制本能是好。

 

   看完《光棍兒》,我第一個感想不是人口販子的事情,而是──如果可以的話,誰願意打光棍一輩子?哪個人不想要身邊有個人好好陪著、愛著、疼著?故事裡邊的老男人打光棍各有其理由,不是愛男人,就是殘缺沒人要,或者心裡有段放不下的過去,要不老婆跑了一去不回,各式各樣各形各色。找對象不難,但要找個能夠與自己廝守一生、白頭偕老的人,很難。人海茫茫,大家不都或觀望或盼望,期待有緣且有心的人?但來者為誰、善或不善,卻很難用片面的觀察或短暫的時間來予以證明。

 

   光棍兒期待有個人來愛來陪,卻落得淒慘的結果。獨坐在炕上聽著電視台流瀉聲音,卻不見得聽進了耳裡;偶爾來村裡搭台的劇團或電視裡的歌者句句戲詞唱盡心底,辛酸呢,不用出口也得聞之。一個人的寂寞更與何人說?只是眼神一沉,天色一暗,轉眼間,一天一年一生就過去了。我從不認為有人可以真正地享受寂寥,因為那太過清冷太過淡離,只能說:「我耐得住寂寞。」是的,就是挺得住而已。

 

   再談片中提及的人口販子問題,站在女性的角度來看,我覺得辛酸卻無奈。懵懵懂懂就被賣了,賣給一個是自己不喜歡的人。不喜歡就算了,妳無從瞭解眼前可能要跟一輩子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難講他有什麼癖好,也不清楚他究竟會待自己好還不好。好的話,是運氣,不是應該的(因為自己是如貨品還牲口般被賣出去);不好的話,是否只能牙一咬眼一閉就可以過得去?暫且不論人口販賣有多麼殘忍多麼踐踏人權,光想像和一個我無法愛或根本不想愛的人共處一室及一世,我就要喘不過氣,更何況真實生活中這並不是不存在的,那些女人有多麼受折磨呢?我不知道。但或許,仍有些女子是幸福的吧。

 

   《光棍兒》和《鐵蛋兒的情歌》都有濃濃的鄉土情懷,郝杰目前的作品都沒背離他對那塊土地的熱愛。看了他兩部電影,更覺得他有趣,希望未來能夠看到更多郝杰的作品。由於我看的版本,於電影結束後有一小段郝杰的採訪,說由於《光棍兒》拍攝了農村生活,而招致了不少惡言。我想,真相(或說真實)總是令人感到難堪,當局一味想抹滅過去,或以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沒水平沒文化的那面,反而更會讓其浮上檯面。但可以的話,我願意學習當一個只接受事實的人,而不去逢迎那些看似美好實則腐敗、只做表面工夫的人事物。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