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張國榮與袁詠儀)

 

  昨天是光棍節,和阿九約好去吃下午茶,但很可惜不是忠孝東路一段那間,而是位於中山站附近的。九哥說,要等我生日那天才請我吃那家,光棍節就先以一家溫馨小店來塞塞牙縫、墊墊胃。赴約的前一晚,心血來潮查了下那家店,價位不低,一個小小「少女酥胸」就要一百二,什麼經典巧克力也要一百八,反正是阿九付錢,我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入席」就對了。

 

   早上,我挑了件白色洋裝就前往約定的下午茶點小店。阿九這次意外地沒遲到,竟早早就坐在裡頭等我。推開門,我緩步至他面前,他闔上雜誌,好整以暇地抬起頭,對上我的那雙眼睛慢慢地瞪圓瞪大。

 

   「我是女人。真的,真的是女人。你不相信嗎?」我傻愣愣地看著阿九。

 

   阿九緩緩站起身,對我說道:「男的也好,女的也好,我只知道我喜歡你。」他的手伸向我的脖子,閃著深情的雙眸是想害死誰?這齣戲要演到什麼時候?我忍不住翻了白眼。

 

12

 

    「妳這恐龍妹!萬聖節都過去了還給我穿一身白洋裝嚇人?自以為是袁詠儀嗎妳?」阿九狠狠捏住我的後頸。

 

   「痛!你這傢伙,別在那邊嫉妒我!是你自己想穿穿不到!」我反手扣住他喉結。兩人形成非常詭異的姿勢,與店裡溫馨的氣氛極度不搭調,所有客人都向我們行注目禮,連服務生都打算上前調解。

 

   查覺到不妥的阿九鬆開捏在我後頸的手,坐了下來,優雅地翹起二郎腿──每當他翹腳,我都會不由自主地想到及川光博。「我說妹子啊,這件窗簾布是十八年前的流行了,再加上妳的姿色和身高又比不上人家靚靚,乖,聽哥哥的話,下次不要再穿這件窗簾布了。」阿九邊揪著我的白色洋裝裙角邊說。

 

   我從他手裡奪回那一小片裙角,坐定下來,翻開菜單就點最貴的龍蝦海鮮焗烤飯。待服務生離開後,才對阿九開口:「這是精心打扮。」

 

  阿九一聽,含在口裡的紅酒差點噴到我臉上,「我呸!精心打扮?妳十八年前說這句話我還相信,十八年後妳這件裙子至少要剪到膝蓋上十公分、圓領剪成深V字領,露出那道比黑水溝還深的溝,妳祖媽才相信!」真愛說髒話,我白了阿九一眼。「但妳應該擠不出,能像菜園小水溝就不錯了。」

 

 

  「不知道是誰剛剛還跟我演了一段喔?」我摳著臉上的青春痘。

 

   阿九立馬打掉我摳青春痘的手,「髒死了!」收回手,他喝了一口紅酒,可能老人家想要順順氣。「那段可是《金枝玉葉》的經典,沒辦法,我愛慘那部了。」

 

  「妹妹我看了四、五遍。」我答。

 

  阿九不屑地啐了聲,一臉自豪地說:「四、五遍也敢拿來說嘴?我看了兩三百遍了,錄影帶看到壞掉,再從VCD看到DVD,現在就在等藍光。」

 

  「喔。」我冷淡地應聲。「了不起!」拍了幾下手,擺明敷衍的模樣,想要激阿九。果然,老江湖阿九不為所動,繼續開講──好想念哥哥呀,每每聽《今生今世》、《追》,我都潸然淚下。「這陣子有夢到哥哥嗎?」他問。

 

  我猛力點頭,說夢到哥哥有新戀情,然後夢裡的我拼命告訴自己,不可能不可能這不可能。九哥聽了搖搖頭,「想他想到都快病了。他的顧家明和他本身一樣,都好有魅力。看看劉嘉玲,現在都變成什麼樣了?」

 

   「變成什麼樣?」不預想阿九的答案,我就接了句:「很熟呀,挺美的。」

 

   阿九白了一眼,「一付晚娘臉,看她現在還敢不敢說:『靠近一點,你可以再靠近一點』。」說那句經典廣告句的同時,阿九的臉也一直向我逼進,「拜託!那張臉現在吃妝吃更重了唄!」

 

   「你講話有夠毒。我覺得她不錯呀,有熟女的魅力,那時候演玫瑰也很性感,但我還是喜歡阿Wing。聽說阿Wing出道的那個形象,是以我曾經的偶像小志當原型的。」我的腦中轉起《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的旋律,開始哼唱起來。

 

   「拎北今天不想要和妳聊那個現在在微博上自稱是『夢想家』的人,我要聊《金枝玉葉》!」阿九總是這樣,很愛主導話題,個性強勢,刀子嘴少女心,這就是他少真心摯友、多豬朋狗友的原因。

 

 

   《金枝玉葉》,一九九四年的電影,前一年的《霸王別姬》絕對是哥哥的代表作,《金枝》和《霸王》相比,《金枝》輕鬆好消化多了,但也隱含了不少意義。我聽著阿九的發言,心有戚戚地點頭,「是啊,愛男愛女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的心之所向就好。男男、男女或女女,在愛情裡,不是重點,不是說左邊的秤盤非放男人不行,而右邊的秤盤就一定要女人不可。」

 

  「某方面來說,這部電影是我的心靈導師、啟蒙教師。」阿九感嘆地說著,服務生此時將我的龍蝦焗烤飯呈了上來,阿九竟幫我向小男孩道謝,喔!獵物來了!他塞了一張千元大鈔給男孩當小費。服務生開心收下後,便轉身離去。

 

  我戳戳九哥的手臂,「見獵心喜啊?」

 

  「不錯,是我的菜。」阿九色瞇瞇地望著男孩的臀部,「看!那是有在運動的小屁屁,好翹挺。」我往他的視線看去,嗯,是不錯,果然還是九哥眼光好。

 

  我嚐了一口飯,蠻鬆軟的,粒粒飽滿有水分,口腔裡充滿海洋的氣息,「好吃耶!」阿九拿起湯匙,從中挖了一小口品嚐,過了不久,挑眉說道:「Antonio做的更好吃。」在此介紹一下Antonio,他是阿九的現任愛人,來自北義,在淡水開了一間義大利餐館。

 

   之前聽說過,《金枝玉葉》是阿九彷徨少年時終於面對自己,向他娘出櫃的「心靈勵志片」。他阿娘也真夠冰雪聰明,馬上明白兒子給她看這部電影的意涵。

 

   「唉,不過阿Wing終究是個女人,電影畢竟還是用『世俗』的眼光來看待這段愛情。妹子,妳懂我意思。」阿九的少女心一旦發作了,就會有點難安撫。我趕忙點頭稱是,怎麼可能不了解呢?就精神面來說,我很稱許這部電影;但論結局,縱使有了那段台詞,仍改變不了阿Wing終究是女兒身的事實。實質上,這部電影猶以「普世的眼光」在談愛情。

 

 

0904

 

   「續集雖然有梅姑,但整體來說就是沒有第一集好看。是強化了第一集的論點沒錯,可是好像……」

 

   「搔不到癢處。」阿九淡淡地說,拿著湯匙的手又從我的盤裡挖了些飯,放入口中。「但是,《有心人》這首歌實在……林夕的詞,哥哥的曲。」他的臉暗了下來,應該又想起初戀的那個「他」了。

 

  「如果真的太好,如錯看了都好,不想證實有沒有過傾慕。是無力,或有心, 像謎,像戲,誰又會,似我演得更好?」我哼唱起來,阿九望向窗外,他的眼眶泛起潮水,透著黑墨般的光。

 

  我們兩個低低哼著《有心人》,不管是哥哥的版本也好,還是梅姑的版本也罷,都是「有心」。

 

  窗外,開始下起安靜的雨。

 

  從眉梢中感覺到 從眼角看不到 彷彿已是最直接的裸露

  是無力 但有心 暗來 明往

  誰說 這算是 情愫

 

 

 

 

 

 

 

 

 

 

 

, , , , , , , ,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