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說:生平無大志,只想寫自己喜歡的故事。
-請注意!!-
創用 CC 授權條款
十一月鄭十一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釋出。
閱讀文章時,請注意"紫色粗體"為連結
若要轉載或引用任何圖文都請先告知我,謝謝。

我很開心各位朋友們願意留言給我。
但若是廣告或垃圾留言就不用了。
自己的文章自己寫囉!(我講得很含蓄了)
抄襲實在下流,但抄得爛更可恥呀~

mauricep.jpeg

 

 

  大概是一個月前,反正就是前陣子的事情,我同學邀我去看台北電影節的電影,她和我說這次影展主題是倫敦,還有不少同志片。在我大學同學裡,偏好同性情節的不少,我自己也喜歡看這類型的故事或是電影。總覺得,有種刻骨銘心的深刻在同性愛情中。

 

  說好要一齊去觀影,但也無疾而終,最後只剩我一人買票進場。這次我的片單是《墨利斯的情人》(Maurice)、《魔鬼一族》(Shallow Grave)、《犀利人夫》(Super)、《戀愛從游泳開始》(Jack Goes Boating)這四部。目前看了開幕片《吐司:敬!美味人生》(TOAST)及28日播映的《墨利斯的情人》,我都相當喜愛。在我看來,上述兩部都有水準之上的實力。

 

  《墨利斯的情人》是一九八七年的英國電影,改編自E. M. Forster的同名文學作品,描述同性之間的愛情羅曼史。其中出演的演員,於台灣較為人知的是Hugh GrantHelena Bonham Carter(她在本片裡屬客串性質)。整部電影色調唯美,打從開頭就令我著迷。將近兩個半小時的故事裡,最讓我感動的部分是結局,堪稱「完美」。除了這兩個字以外,我想不到更切合的詞彙去形容我的感受。雖然明白這世上沒有完美的事情,但對於本作結局的那份悵然,我著實認為這部電影是讓我感到「完美無憾」的作品。

 

【性向】

  有人很清楚自己天生是對異性鍾情,或是迷戀於同性;有人則覺得只要是愛,毋需在乎對方是男是女,或許男女女男皆非,沒有所謂的性別區分。《墨利斯的情人》裡,主角之感情對象明顯地只限於同性。原因有二,一是天性,二是環境。Maurice(James Wilby)天生就對與自己同樣性別者感到欣慕與景仰。對於女性,他曾靠催眠的方法來嘗試接受,但仍然無法違抗自己的心之所向,他愛的就是男人,也只有男人可以挑逗起他的情思及愛欲。

 

  從小便於男校成長的Maurice,家中雖有母親及兩個妹妹,但他卻不曾對女性感到好奇或欣賞。相反地,他在放眼望去全是清一色男子的世界裡感到自在與舒適。他與同性的同學們談論、討論或玩樂、彈琴,他享受著這樣的生活。儘管初期他意識到自身性向時,是慌張且不知所措的,認為那是胡說八道,但之後敞開心房的Maurice卻於夜裡克制不住思念到戀人Durham(Hugh Grant)的房裡,給了他一吻。多麼可愛!他到底無法抗拒自己真實的情感。他沉浸於這樣美好的國度裡,喜愛與Durham的一切互動。而他也深深地被所學之文章影響,或許該說「引領」更為正確。神話裡描述的情節,在他眼裡看來並不如齷齪骯髒,反而是再自然不過的愛情。Maurice大半時間接觸到的,是男人;所閱讀的書籍也描寫了同性之間的情誼,更是美妙的情誼。環境,對Maurice而言,有一定程度的潛移默化及影響力。

 

maurice1.jpg

maurice8.jpeg

 

【抉擇】

  二十世紀初期的英國無法接受同性戀者的存在,認為他們妨害風化且違反了宗教規定。一旦自身性向被暴露,將會墜入萬劫不復之深淵。聽來可怕,這卻是事實。然而,在看到現今,過了一百年的社會,大部分的人們對於同性戀仍舊抱以有色眼光。

 

  一九一○年代,身處英國的同性戀者並無人權可言,若想要抒發己身情感或欲望就得暗著來、偷著來,而此行為勢必要承擔風險。他們面臨了選擇,選擇愛情就得丟棄人生。相反地,選擇保有自己的社經地位,就必然要強迫自己無視或忽略自我感受。當時英國容不下同性戀者,倘若坦誠己身性向,甚或將其暴露在公眾之下,說他們的愛是「與危險共行」也不為過。

 

  片中,Maurice與Durham顯而易見就是一組對照。Maurice為了愛,可以不顧一切,捨棄他所擁有的聲譽、名望;而Durham見到好友因同性戀而被判罪,甚至被奪去了所有,下場淒涼更淒慘。Durham為此心痛又震驚,他選擇藏起自己的感情及對Maurice的愛,並將其深埋至內心最底處。他們還是一樣交好,但在愛情這條路上卻已漸行漸遠,各自往相反的方向前行。選擇向現實妥協的Durham並沒有錯,他只是缺少了那份得義無反顧的勇氣。Durham對Maurice仁至義盡,即使不作戀人,仍將他視為一生知己。Maurice雖無法割捨Durham,但為了Durham好,他只能暗自糾結於心。

 

  陷入兩難處境,當你非要作出抉擇不可時,你會妥協其一,還是毫不後悔地跳進另一個改變裡?《墨利斯的情人》裡,那份取捨被描寫得既糾結又困難。無論選擇了哪方,都必有缺憾。

 

【愛人】

  A. Durham

  Maurice生命裡的第一個愛人Durham,佔了舉足輕重的位置。他不僅與Maurice情同手足,更讓Maurice正視自己性向的開啟者。若不是Durham那句動人告白,Maurice或許一輩子都處於蒙昧之間,不敢想他對Durham的情誼是超出朋友界限的「愛」。

 

  一份思念,使Maurice與Durham確認了對彼此的愛意;來往於雙方家裡,在相愛時,是分不開的濃情蜜意使然;無法繼續相愛下去後,這一來一往,你到我家作客,我到你家住上幾晚當渡假,表面上和樂融融,卻是變相的「軟式制約」,只為確保兩人的關係仍有連結。

 

maurice8.jpg

maurice5.jpeg

 

  B. Scudder

  不同於Durham的冷調與退卻,Scudder(Rupert Graves)熱情奔放,卻因他倆之間的階級落差,使Maurice起初不敢放手去愛,深怕枕邊人只想利用自己。但經過時間證明,Scudder是真要與Maurice愛相隨,使Maurice將自己投身至水深火熱的危險裡也甘願。就如他曾說,他可以為了和Durham在一起而不去在乎將會因此失去的「NAME」。這「NAME」是聲望也是名字,反映於Maurice上,陷入愛河的他,可捨棄自身聲望與前途,更忘了自己的名。

 

  電影裡,Scudder夜半藉由梯子進入Maurice的房。有梯子出現的場景不算少,而那梯子是具有象徵意義的,它代表Maurice與Scudder之間的情感媒介。Scudder在下方,Maurice位於上方,Scudder需藉由梯子「往上爬」才能觸及Maurice。當然,這一上一下之間也暗喻著兩人的階級落差

 

  細觀這段三人關係相當有趣,這也為《墨利斯的情人》可看處之一。

 

【相對】

  本作裡所敘述到的「相對」並不是那麼明顯,但卻帶有諷刺於其中。

 

mauricepic.PNG

 

  宗教約束自然情感相違背。宗教不允許同性之愛,但這卻與主角的自然情感產生衝突。當時的英國人們奉宗教教義為圭臬,而主角於學校裡所學到的希臘神話卻描述了同性間的曖昧。教授老師雖於課堂上省略了那段露骨的描述,但他卻不知道這些早已植入學生的思想及印象裡。

 

  在不允許同性戀的英國,Maurice與Durham共譜禁忌愛曲。而在誕生出含有同性情節故事的希臘,Durham卻結識了日後的妻子Anne(Phoebe Nicholls),這倒為英國境內所支持的異性戀。其間的安排總有特意「唱反調」之感。

 

maurice3.png

 

【惆悵】

 

  前述提到整部電影裡我最鍾愛結局的部分,可謂「完美的悵然」。走於各自的路上,卻為彼此保留那份記憶與悸動。

 

  Durham凝視著窗外,他想起了Maurice,當時仍青澀的Maurice。腦海的影像浮現於眼前,Maurice詢問Durham是否要同行。見Maurice微笑轉身離去的身影,Durham該是婉拒他了。但Durham最後到底對Maurice說了什麼呢?無人知道,只有Durham清楚,答案留在他那雙瞳裡的惆悵。

 

 

 

 

 

 

《延伸閱讀》(不讀會後悔!!!)

觀影雜談:相見恨太晚的墨利斯情人(Maurice)(上)

觀影雜感:相見恨太晚的墨利斯情人(Maurice)(中)

觀影雜談:相見恨太晚的墨利斯情人(Maurice)(下)

 

 

 

 

 

 

 

 

 

 

 

 

*另幾款海報

↓ 我最愛這款

 mauricep0.jpg

mauricep5.jpg

mauricep2.jpg

mauricep3.jpg

 

 

 

 

 

 

 

 

 

 

 

, , , , , , ,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ao
  • 妮小小,其實我以前參加過一個文學與電影的讀書會,看了非常非常多電影,當然墨利斯的情人也在內,還有亂世浮生 春光乍洩(blow up)不是梁朝偉那個,這也是我有感官世界的原因~~當時是看電影之前必須先看完原著,很多人有壓力,不過還是持續了幾年,授課的老師很棒,現在想想還真是幸福的日子,可是已經一去不返了~~
    這個帶子我還保留著,再拿出來看一次好了~~
  • 哇,我好想參加這種讀書會。
    可以訓練英語能力又可以看電影,還能和同好分享。
    我真的很喜愛這部電影,也很想要把原著翻開來看。

    但我現在看"秘密花園"的原文小說就有一點點吃力。
    更何況是更高階的"墨利斯的情人"。(嘆)

    通常改編自文學作品的電影我幾乎都很少去看原著。
    尤其國外的。
    因為我是純論電影的人。很多看原著的朋友會將原著文學與其改編電影作比較。
    我自己不大喜歡這樣也沒有這樣的習慣。
    文學是文學,電影是電影,兩門藝術,都有他的價值。
    文學改編成了電影,就是以另一種形式呈現,產生了另一個與原本不同的藝術品。
    但的確很多時候,文學表達了電影裡沒說到的涵義,電影則實現了文學裡的影像。
    相輔相成,多麼美妙!

    十一 於 2011/07/02 10: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