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032 

 

 

在我小學的時候,『作文』這個科目是我最不拿手的,寫得不但是流水帳還差勁到讓老師當著全班同學說:「我看了妳的作文,真想把妳的作文簿撕掉。」我從娘胎出生以來就是個好勝心很強的傢伙,老師這等評語無疑是給我最大的打擊。因為我本來還很自豪自己文章寫的不錯,標點符號打得很適宜。無奈自我感覺太過良好,聽到老師這樣說我時,而且還是當著全班小朋友面前這樣說我時,我真是窘迫到無地自容。那時我低頭也不是,雙眼直盯老師也不是,不知所措。

 

媽知道了這件事,她給我請了個家教,作文家教,是個國立某知名大學的中文系女學生。不是漂亮的類型,卻充滿氣質,長髮飄逸,皮膚白皙,身材高挑。我也不知道媽從哪裡找來這樣的人間極品給我當家教。她說不要喊她老師,喊她姐姐就好。她要我每週都得交三篇文章給她,每個禮拜要讀一本故事書,閱讀完後要寫讀書心得,還要朗誦給她聽。

 

姐姐待我很好,她常送我糖吃,寫作文時她常在我身後幫我梳頭髮、編髮辮等等。偶爾她會摸摸我的臉、我的背,親親我的手、我的唇。姐姐說,她很喜歡我,要是以後有我這樣的女兒她會很高興的。我也很喜歡被姊姊擁抱、撫摸的感覺,很像被羽毛還是棉花輕觸那樣。每當與姐姐肢體接觸時,空氣中都散發著一股甜味,是綜合水果的味道。我問姐姐,她說那是她的香水味,之後她說那是我們彼此的味道。

 

她總是被一個剪著短髮、穿著破破爛爛牛仔褲的女孩載來我家。不知道為什麼,隨著姐姐親吻我的次數增多,我就越討厭那個短髮女孩。我甚至討厭她對姐姐笑,對姐姐說再見,讓姐姐抱住她的腰。

 

「姐姐,每次載妳來我家的人是誰呀?」

 

『是我朋友呀,怎麼了呢?』姐姐那雙眼睛真是又大又圓,黑白分明,眼睛裡總有湖光閃爍不定。我到現在都記憶猶新。

 

「我討厭她。」我嘟起嘴,玩著手指頭。

 

姐姐摸上我的後頸,『雅雅,不要討厭她喔,她是姐姐最好的朋友。』

 

「那我不是姐姐最好的朋友嗎?」當我聽到那句話時,真的很難過,好像還差點要氣哭了吧。

 

姐姐並沒有馬上回答我,她摸著摸著,漂亮的粉色唇瓣也貼上來。她邊吻著我邊說,『雅雅是我最喜歡的人喔。』

 

小孩子的情緒是很容易被安撫的,姐姐說她最喜歡我的時候根本是比考班上第一名還要高興,應該是說,興奮!對!興奮!那時,姐姐有買一本成語小事典給我讀,有句作『一飛衝天』,該是形容那時那樣美妙美好的感覺。

 

我和姐姐維持這樣微妙曖昧的關係到我小學畢業為止,三年吧。這段期間,託她的福,我獲得大大小小國語文競賽的獎項,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前三名。作文比賽第一名根本就不是難事;朗讀或演講比賽的話大概就是第二或第三了。因為我不太愛在外人前面賣笑裝傻,那種比裝腔作勢的競賽我是真的不太在行。

 

小學畢業後,姐姐就沒和我連絡了,不知道她是否安好。不過,當我寫文章時,總會想起她,是她讓我享受到創作的箇中滋味。同時,她也讓我明白和同性親密的幸福感。沒錯,我現在的伴侶也是個女生,但她不讀中文系,不寫文章,只畫畫。她畫一切她想說的話,畫她愛我,畫我愛她,畫了好多好多的話。

 

事過境遷,我心裡最喜歡的是現在和我在一起的她,但我最愛的,還是那位教我寫文章,也教我愛女人的──姐姐。

 

 

 

 

 

 

*僅為小說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