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說:生平無大志,只想寫自己喜歡的故事。
-請注意!!-
創用 CC 授權條款
十一月鄭十一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釋出。
閱讀文章時,請注意"紫色粗體"為連結
若要轉載或引用任何圖文都請先告知我,謝謝。

我很開心各位朋友們願意留言給我。
但若是廣告或垃圾留言就不用了。
自己的文章自己寫囉!(我講得很含蓄了)
抄襲實在下流,但抄得爛更可恥呀~

DSC00058.JPG  

 

 

well,well.讓我看看。」翻著雜誌我自言自語著。媽從廚房端出一盤百香果出來,旁邊四支湯匙。

 

『在看什麼看得那麼專心?』媽問我。稍微抬起頭,我和媽解釋了下現在在看的文章內容──一個女人深愛年長她十歲的男人的緣故,太過愛太過癡情,於是女人決定割下男人的陽具作紀念。外傳男人的陽具非常驚人,但某記者實際採訪那為愛犯罪的女人後,真相大白。男人的陽具與常人無異,女人最愛的還是他愛撫技巧高明。

 

媽聽完,挑了挑眉說,『妳怎麼看那種東西。』我聽了不以為意,「什麼什麼東西?還好吧。寫作用。」拿起已經被剖一半的百香果及小湯匙,「而且這篇我記得小時候在報紙上就看過了。那時候好像是某作家針對這真實事件加以改編寫成的吧。對小小的我來說,很衝擊又很迷網。」

 

『喔。』媽很冷淡地回應我,她也吃了口百香果。『那個學長呢?』

 

太沉浸於文章氛圍裡,我差點意會不來。「我拒絕了。」學長是我這學期才認識的,同系,人很好,長得也好(以日文系的男生層級來說)。本來四月要去日本東北留學,不知道因為這次海嘯關係什麼時候才前往日本。

 

『妳之前不是很喜歡他?』媽問。『幹嘛拒絕?』似乎比本人還扼腕。

 

由於好好和媽解釋大概需要一段時間,只能先闔上雜誌。「首先,我沒有喜歡那位學長,只是有好感。其次,我有更喜歡的人了。」

 

『喔。誰啊?』媽又問。

 

「說了妳也不認識。」我正打算翻開雜誌時,媽馬上把球回丟,『妳那學長我還不是不認識。』

 

「嘖!」我又再度闔上雜誌。「有共同興趣啦!」

 

『看電影喔?』媽伸手拿第二個百香果。

 

「不知道。」

 

『那就是了。』

 

「不要自己決定!」

 

『肯定是了。』

 

「不要問我。」

 

『百分之百確定是了。』

 

之後媽說的話,我一字一句都沒聽到。

十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ao
  • 妳的散文不比影評沒有看頭喔~~
    看過大島渚的感官世界嗎?我有號稱一刀未剪的..
  • 天啊!我好害羞(臉紅)
    miao大大這其實是我的短篇小說(再羞)

    我沒看過!!超想看~~
    チャンスがあったら、ぜひ見せていただきたいと思います。

    十一 於 2011/03/15 23:20 回覆

  • 悄悄話